去掉求名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从小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我性格内向,胆小、怕事、懦弱,受了欺负不敢与人争。只能在心里生闷气,心胸狭小,常常几日都缓不过劲。年纪轻轻就患有多种疾病,头痛、失眠、多梦、心悸、经常浑身无力等。

一九九九年,我修炼大法后这些疾病都不翼而飞,性格开朗了,心胸宽广了,不再为生活琐事烦恼生闷气了,见到邻居和熟人都热情的打招呼,许多人都夸我性格开朗、心肠好,我心里也美滋滋的,是大法改变了我,让我的生活有了快乐。

人都是围绕着名、利、情活着,作为修炼人要逐渐看淡和放下这些,最后跳出名、利、情的束缚,不被它所左右,取而代之的是慈悲、善念。名、利、情,我掂量着:求名的心,我没有;利益心,我有;情,我有;我只要修去利和情就行了。我高兴自己没有求名的心,修起来容易些,然而事情并不象自己想的那样。

下岗后有段时间我在物业做保洁员。那是一片新建的楼区,开始住户很少,只有两、三个保洁员,工作量不大,每天干完自己的,我就去帮助别人,大家在一起很祥和,领导也很满意。随着天气转暖,楼房销售量增多,入户装修的业主越来越多,我们的工作量也逐渐增多,每日都汗流浃背,保洁员也增加到十人左右。

随之而来的是不良风气在我们这个小群体中尽显:有维护班长说话的、有请吃饭的、有送礼的、也有出谋划策整人的,班长的胃口也被撑大。作为修炼人,我的标准是每天干好自己的工作,不随波逐流。我每天都把辖区范围打扫的干干净净,深受业主们的赞誉。每天回去时,看到那些会来事的在那里聊的很开心,我从不嫉妒、羡慕,也从不抱怨自己累、干的多,因为心中的法指导我明白失与得的道理。也明白好人就应该认真完成本职工作。

有一天,通知我们开会,大家说笑着等候领导的到来。不一会领导来了,面带怒色。某某你辖区内的某某单元你已经好多天没有打扫了,罚款五十元。某某干的很好,提出表扬。我的头如同五雷轰顶,怎么会这样?因为这个单元恰恰是我每天要多次打扫的,因业主在装修。我解释说:业主在装修,我每天都打扫了。领导说:楼梯扶手摸上去有灰,说明你多日没打扫过。看着她恼怒的脸,再看看班长那幸灾乐祸的表情,我明白了,任何解释都是徒劳的没有意义的。我的心开始不平衡,怨恨心、利益心、争斗心、攀比心等等,开始涌出,我想去找她们理论,更想揭穿她们。然而从小养成的懦弱性格,加上想与周围人友好相处的心,我没有那样做,我压抑控制着自己。可心中的苦和怨并没有随着时间的过去而过去,相反好象越来越不平衡。因为往日工作过的地方领导都很满意,是大家公认的好员工。如今却被认为工作不认真被罚款,我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心中还是愤愤不平,这几天学法也不入心。

有一天,学法学到:“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我想起自己是个修炼人了。哦,这是去我什么心呢?怨恨心、争斗心,我不要,哦,这是利益心、攀比心,这我也不要,我要用法归正自己,去掉这些心。

我不再那么难受,可心中还象有块石头压着,我问自己这是怎么了?是非常在乎那五十元钱吗?答案是否定的。如果那天是受了表扬,我会高兴这么多天吗?答案是否定的。那这是怎么回事呢?头脑中反映出“求名心”,啊,是求名的心,是呀,在众人面前挨批评这面子过不去。我的心一下敞亮了,压在心中多日的石头飞走了。

原来名、利、情并不象我表面认识和理解的,我有求名的心,而且还如此的顽固、强烈。我想起法中的一段:“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2]在法中修去执著,心性提高上来了,才真正体会到修炼的美妙超常和轻松愉悦。

我的心彻底平静了,没有了怨,取而代之的是理解和宽容。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师父赐予的“向内找”的法宝,让我体悟到宽容别人的美妙。那不是嘴上说和想象就能达到的,那是在法中真正实修才能做到的,那是心性提高境界升华后的自然体现,那是法的伟大。

修炼多年还有很多心没有去掉,我愿意在法中归正自己,圆满随师还!

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