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工作中向内找 为整体负责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一段时间来,在媒体中遇到的问题,引发了我对正法实修中如何为整体负责的一些深思,交流出来与大家一起切磋。

我在媒体中是做对华广播的播音工作,随着不断深入参与,一些问题也随即而来,例如一些播音员不按要求的时间签到、上下线,播音文章不按要求署名,检查其他人员的音档敷衍了事,甚至不检查,造成播出时有误,也有的播音员对别人给他(她)查出有问题的音档不改正,不予回应等;而编辑的稿子也常问题百出,如:语句不通、张冠李戴、成语解释是非颠倒,名称或数字译错、写错等等。

起初,我对出现的问题还会耐心指出来,但随着问题不断重复发生,逐渐开始有了反感情绪,开始议论,之后发展到内心不平、振振有词的指责,完全陷入是非、对错之中,就事论事。向外看的人心,看到的都是别人的问题,忽略了自己作为修炼人的表现,却还觉得自己是在为整体负责。直到近期,项目负责人出现病业表现,引发了我在整体证实法中对实修的反思,师父说:“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1]“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2]

我开始静心向内找,惊讶的发现隐藏着证实自我的私心、看不起人的妒嫉心,爱着急的心,不吃亏的利益心,得理不让人的争斗心,在人中形成的责权分工有制、对人对事如何做的观念等等,这些人心和人理强烈的让我去执著着同修的对错表现。

师父说:“所以你们要不放弃常人社会中所认识的那些东西,你就看不到宇宙的真相。”[3]“你所执著的一切,这就是你的障碍,在修炼中所要遇到的这些关,其实那也是你自己的难。我利用它的目地就是打开你执著的锁,叫你能够看到真相,使你的思想能够得到升华。”[3]

我悟到这一切表现,其实都是自己人心的对映,它障碍着我在整体中无法理解和包容出现的问题,无法配合好整体。我们这一法门是真、善、忍同修,只是单纯真实的反映问题,没有善心是不在法上的。

在发正念全面否定清除这些人心和执著的同时,悟到了,就去做到。于是我开始重视对待自己冒出的念头,每当有不良想法和负面情绪时,先让自己冷静,不随着动,先摆正自己的态度,要求自己没有任何负面思维,没有无可奈何的悲观想法,对出现的问题,自己能解决的去解决,不能解决的,反映给协调人,请她帮助联络,遇到协调人不方便时,让我联络,也要求自己无怨言去配合。

同时重视听直播,这一档节目录完后,我会去听直播,去学习其他播音员的优点,并收听此档节目的资讯,了解当下时事。

同时,每天浏览明慧网,了解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修炼情况以及阅读交流文章,及时对照自己,还要求自己每天利用碎片时间快速阅读了解当天国内外新闻时事,以便自己在上常人班时,也能跟上时局发展,了解新闻动态,跟上媒体报导的進程。

逐渐的,我发现再遇到问题时,不会马上激动、向外看了,反而会站在对方立场为同修设想,比如:一次稿子中把3250亿元,写成了325亿元,在即时修改时,心里很平静,没有再想编辑或是主编如何,反而心生体谅之情,觉得媒体中无论全职同修或是义工同修都很辛苦,顾不得吃,顾不得睡,为了同一个目标全力投入走到一起很不容易;又想到有的年轻同修放弃自己在人中所谓前程和职业发展,全职投身媒体中,而心生感慨“真的不简单”、“挺了不起的”……

恰逢此时,在一次晨炼时,因提早到炼功点,看到两三位早到的同修在拣报纸、塑胶袋等垃圾,清理周边的场地,让大家有一个干净的环境炼功,顿时心里很温暖,也很感激。而这让我联想到了媒体,初创媒体时的艰辛和困难、以及是否能立足于常人社会、怎样发挥作用等忧虑,今天早已走过了那段时期,步向成熟,同修们为我们创造好了这个平台,现在的我身在其中,只须要把自己该做的认真做好,配合好就可以了,由衷的感到媒体走到今天的不易,开创的这个环境应万分珍惜。

在放下了自己的人心和观念后,内心清静、思想集中,心情也变好了,我的心不再被迷中那些看似真实的问题表象所带动,然后发现问题没有那么多了,真是境由心造。

师父说:“因为每个人都有他执著的东西,每个人都觉的他在常人社会中有一个自己认识到了的真理,他就固守着这个东西维持着他的人生。其实我告诉大家,你在常人中无论悟到了什么理,在高出人类所有层次的生命来看都是错的,因为整个人类社会都是反过来的。”[4]

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在衡量问题和做事的基点上,能按照法的标准思考,随时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不陷入到具体事中去,把持住自己的思想,时刻能用真诚、善良、包容的心对人对己,这就是在正悟与为整体负责了。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