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病业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二零一七年秋季的一天,我与外甥女出去发资料,被恶人构陷,我俩被绑架到公安局后,又被抄家,大法书和师父法像都被抢走了,非法拘留十天回到家。家人看管得更紧了,自己怕心也起来了,被绑架的阴影老往外翻,学法、炼功懈怠,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连想都不去想了。

两个多月后,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虚弱,周身乏力,连洗件内衣都洗不动,眼睛视物模糊。家人让上医院检查,我就顺从了,一点正念也没有。到医院检查说是轻度糖尿病,大夫给开了一些降血糖药回家吃,那时我完全把自己当成常人了。

离我家很近有位同修大姐,听我外甥女说了我这段时间的修炼状况、身体状态,就来我家跟我丈夫说,让我去她家和她一起学法、炼功,保证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丈夫勉强同意。我们俩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一段时间后,身体一天天好转,走路也有劲了,也能跟她出去救人了。

一天学完法回家,抬头看见大姐门前的大树上有一个摄像头,吓的我一宿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负面思维不断往上翻,怕被摄像头照進去被抓坐牢,怕被迫害承受不住,怕家人不理解对大法敌视而犯罪等等,信师信法大打折扣。从此我再也不敢去她家学法了。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一天晚上,我正做饭时,感觉精神恍惚,菜也做不好了,拿东忘西,说话语无伦次,迷迷糊糊,丈夫看见了觉的不对劲,就叫来救护车把我送進医院。大夫检查让做CT、磁共振,结果说是大脑供血不足、糖尿病、高血压,住院打针吃药半个月,花去一万多元。出院时医生嘱咐:得这种病的人不能多吃、多喝,得忌口,大夫给开了很多药。回家后,丈夫每天早上起床把药和水端到我床前看着我吃,饭前半小时丈夫先给我打胰岛素,饭后各种药我都记不上名一小把又送到我嘴边,看着我吃完他才放心离开,真的把我当成病人,精心伺候。

可我吃完药身体更难受,头晕眼花,整天被药物折磨的生不如死,痛苦极了。功也炼不动了,法也学不進去了,身体一天天消瘦的非常快,腰都直不起来了,头晕眼花,走路没劲,仅几天时间人瘦的皮包骨,我的精神压力也很大。

这时我想起师父说:“你是把它当作病呢?还是当作修炼人在消业呢?”[1]是呀,我这不是病,是消业。我不能再打针吃药了。我要好好学法炼功,努力做好三件事。就求师父救救弟子,请师父给弟子做主,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因为我动了坚定的这一念,二、三天后,偶然别人找我丈夫去外地干活。他走后,没人看着我吃药打针了,我自由了,精神也放松了。

我到同修大姐家住下,每天和她一起加强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切磋交流,大姐说:你这不是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不放吗?顺着旧势力的路走吗?不能承认它,都是假相,咱该干啥就干啥。每天晚上大姐带我出去讲真相救人。师父说:“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2]牙一咬、心一横,放下吃药打针吧!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就帮你了。她话是这样说了,可开始我还是有点放不下,怕丈夫回来说我,因丈夫每天一个电话问我吃药情况,问我孙女给没给奶奶打针,其实自己也怕停药病情加重,怕死了给大法抹黑。

那天学法,师父说:“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3]师父这段话敲醒了我,我大喊一声:师父我回来了!我错了,我再也不吃药、打针了,我痛下决心,把所有的药烧的烧、扔的扔。

就这样,很快我全好了,能吃了,能喝了,人也胖了,走路也有劲了。丈夫回家看到我学法炼功二十多天,不吃药、不打针身体就恢复正常了,再也不管我做三件事了,有时没出去讲真相,他还问呢,今天咋不出去了?家里人也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以前还曾经被车撞过两次,电动车撞出去十多米远,胳膊腿都撞出了血,身体却没有出现大问题;有过眼睛突然睁不开、只有一条小缝,嘴歪、吃饭掉饭粒、喝水流水的状况出现后,靠着学大法,半个月也走了过来。

那么这次,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闯过了严重的病业魔难,我感恩师父给了我新生的同时,认识到,修炼是多么的严肃!我看到了自己长期以来自己不精進的原因,没有在法上真正实修,没有把修炼摆在第一位、把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由于怕心、对丈夫的怨恨心、不平衡心、妒嫉心、对儿子情也重等等这些人心长久不放,招来旧势力对我的一次次迫害。要不是恩师的不离不弃,精心保护,也许没有我的今天了。写到这我已泪水涟涟,我很惭愧,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弟子感恩师尊,在今后不多的正法修炼路上,多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