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岁月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我曾在一所职业学校任副校长,于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得法前,我被多种疾病缠身,久治不愈,心脏病,失眠,扁桃体炎,内、外痔,光消化系统的炎症就有六种,特别是一年三百六十天的腹胀,让我备受煎熬。身体瘦弱,面无血色,四十来岁时,就像个年过半百的小老头儿。

修炼大法仅一个多月,所有的顽疾不翼而飞,年龄倒退十几岁,体重增加了二十多斤,脸色白里透红,骑自行车像有人在后面推着一样。当时,对师父的感激敬佩,绝处逢生的愉悦,实在是无言以表!更重要的是,知道了人生的真谛。我暗暗发誓:一定要珍惜万古机缘,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心去执,返本归真,圆满随师还!

初读大法著作《转法轮》,师父举的一个例子,特别令我震撼:“有个学员是山东某某市针织厂的,学法轮大法之后还教其他职工炼,结果把一个厂的精神面貌全带动起来了。针织厂的毛巾头过去经常往家揣一块,职工都拿。学功以后他不但不拿了,已经拿家的又拿回来了。”联想到自己,也曾因职务之便,占过单位的便宜。现在,我修大法了,不该自己得的决不再得,已经到手的“好处”,想办法退回去。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来,让我达到无病一身轻,我要在修炼中纯净自身,达到无“债”一身轻,以报师恩。同时,让身边的有缘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得到大法的恩泽。

十三年没报销一张条子

我在职期间,负责教学和学生管理。校长对我很客气,事事开绿灯。单位的小轿车我没少用。买东西找校长签字报销,他从来不问不看,接过去就签。有时买家庭日用品,也开成“办公用品”报销;买自己看的书,和练毛笔字的字帖、笔、墨、纸之类的,也是单位买单。

修了大法以后,我才明白,那些利用职权占便宜的行为,失去的是珍贵的德,换来的一团团黑色的业力。我修了真、善、忍大法,应该重德向善,正己惠人,像圣洁的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散清香于人间。

以前报销过的书籍,我悉数交给了图书室。办私事外出时,不再用公车,而到车站去买车票。在此过程中,虚荣心,面子心时而露头,过去坐单位的小车习惯了,不花钱,又体面,现在换成挤大客车,亲朋好友会怎么看?心里翻来覆去的。当想到师父讲的法理,慢慢就坦然了:自己以前有很强的虚荣心、显示心,很肮脏,这正是修去的好机会。

我家离单位远,过去,雨天下班时,司机往往先开车送我回家。炼功后,听师父的话,遇事先为别人着想,我就让司机送奶孩子的、路远的女同事先回家。而我则骑车打伞,风雨中,体悟着为善的快乐,修炼的美妙!

以前,我几乎每个月都会报条子。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二零零九年退居二线,十三年中,我基本没报过一张发票。有时因工作需要买点东西,我就自费支出。心想,过去报销不该报的,到手的是“赃款”。现在颠倒一下,该报的不报,就算是“退赃”吧。

在处理公务时,经常需要打手机,按照规定,手机费不能报销。校长关照两个副校长,提出每人每月贴补一百元的手机费,不直接以“话费”名目,变通一下,开成“餐费”或“办公用品”领取。我悟到:变通,那是弄虚作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真”。大法弟子做什么都应该是堂堂正正的!另一位副校长看过《转法轮》,我们交换了看法,感谢和婉拒了校长的美意。

我炼功后的一尘不染,校长和会计最清楚。学校主管会计是个年轻女士,曾当众感慨:“我有时感觉自己亏,但是跟某校长(指我)比起来,我不亏。”

把“含金量”高的先進名额让给别人

有一次,校长跟我谈,说上级分给我校一个省级“先進教师”指标,考虑到我对单位的贡献,决定把这个指标给我。他强调说:“这个指标含金量高,退休时可以享受百分之百的工资。”我想:这指标不能要,越是“含金量”高的名额,越要让给别人,才是大法弟子的风范。我对校长说:“您对我的关照已经很多了,我已经很满意了。我是个修炼人,又是班子成员,努力工作是本份。为了办好学校,还是把这个指标给天天站讲台的骨干教师吧。”校长听了我的话,会心一笑。

每年的岁尾,上级主管部门要来人对全校教职员工進行年终考评。发三张表格,按领导班子成员、教师、后勤三个类别,印着每个人的姓名。每个员工按“优秀、称职、不称职”三个档次,在表格上“打勾”,给全体人员(包括自己)评格。领导班子中产生一个“优秀”档次,教师、后勤按人数比例产生若干“优秀”。连续三年获得“优秀”者,晋升一级工资。我反思,自己对工作虽然尽职尽责,但用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衡量,差距还不小。所以,在给自己评格时,我都是打“称职”,从没在“优秀”一栏打过勾。

围绕此事有个小插曲。有一年,新年开学后,微机教师悄悄告诉我:“去年考评后,主管部门的科长让我去输入微机存档,评您的优秀票最多。他让我把您的票数改成了校长的。”我听了,感到有点不平衡。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师父要我们明明白白的在现实利益当中吃亏,这不是给自己提供了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吗?同时我想到,要体谅别人,珍惜别人的声誉。我嘱咐那位老师:“刚才你说的这件事,请不要再对第二个人说,说了不好。”他说:“行。”

校长曾在与其好友聊天时,讲到法轮功,谈到了我,说我炼法轮功以后,像换了一个人。我和校长搭档长达十八年,他对我一直很尊重。所不同的是,以前他尊重我,是想让我为他补台;后来他尊重我,是对一个大法弟子品格的敬服!

退礼还“债”,虽难犹行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前后,我校比较受青睐,可以“农转非”,毕业后多数能安排工作。一些家长为了把孩子送来上学,带着礼物登门。礼,我收下了,该帮的忙也帮了。当时觉的心安理得。

自从学了大法,才知道那些属于“不义之财”,应该退回去。但是,在真正实施的时候,曾一度为难。原因是:牵涉的人数多,退谁的,不退谁的?牵涉的人员分散,本市的,还有各县乡镇的;关系拐弯抹角的,平时没啥交往,找到他们不太容易,有的连叫什么名?哪里人?都不清楚。随着学法的深入,境界的升华,最后,正念战胜了人念:知错必改,欠礼还钱,再难也做,做到才是真修。

我寻思,没有名目的“直接”退礼,显的唐突,会使对方难为情。所以,具体操作的时候,我采取了单向随礼(自己办喜事不通知他们)、看望病人等方式。

有个做生意的熟人,曾销给我校几十部电脑,用以配备微机教室。事成后,他给我个一千元的红包。

我关注着这位熟人的信息。多年前,得知他唯一的女儿即将结婚,便随礼一千元贺喜。并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听的很明白,退的很爽快。临别时,紧紧握住我的手说:“电视说的都是谎言,法轮大法就是好!”

我妻子的叔伯弟弟的大舅哥,老家在几百里的外地,他在省城做生意。为了送女儿上学,他和内弟一起,携带礼品来我家。结果目地达到了,他很感谢。

为退这份礼,颇费周折。因妻子的叔伯弟弟已于十几年前病故,弟媳改嫁。多年来,我多方打听无果。

后来,在一个结婚喜宴上,我与改嫁的弟媳“巧遇”,得知那大舅哥已退出了生意场,回家乡养老。前不久,因患严重心脏病做了手术。不巧的是,弟媳和大哥弄的关系很僵,已多年没见过面,也没通过话。弟媳想了想,打电话问女儿。曲径通幽,才问出大哥的手机号。大舅哥接到我的电话,格外高兴。临近年关,我给他物流了几百元的特产,告诉他:“我们是亲戚。当年,你跑几百里路到来看我,我心里一直没忘。听说你做了手术,我略表心意,祝你健康平安,新年快乐!”

二零一五年春,前面提到的学校女会计患脑溢血住院,做了开颅手术。我与同事们去看望。几天后,我又单独去了一次,给她一千元现金,并道明原委:“当初你毕业时,想進学校工作,你三舅找过我,带了两瓶高档酒。我和你三舅是多年的老朋友,我很敬重他,为这事心里一直过意不去。现在,你住院要花不少钱,我表示一下心意。”我说:“只要你们夫妻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证会有奇效。”女会计满眼含泪。她丈夫紧紧握住我的手说:“我们俩口子一直很敬重你,我听你的,为了保平安,退出党、团、队!”后来看到,女会计果然康复的很快。

有一年,我初中时的老师,领着他的同事,以及同事的朋友来找我,为他同事的朋友办事。礼收下了,事也办妥了。

退这份礼也不容易。因老师和他的同事都早已退休,各回本乡。一连两个年关,我利用回老家探亲的机会,慰问老师,说出了退礼的想法,请他抽空与同事、同事的朋友联系。老师的态度是:“不要退!你为他操心了,他花点钱应该。”去年,我干脆把钱交到老师手里,请他代我了却此愿。老师接钱时说:“你的人品,让为师感到自豪!”

结语

二十三年来,我少得了一些钱,退礼用去了一些钱,为救人的善事付出了一些钱,而家庭状况却越来越好,一家人健康富足,温馨吉祥。这都是师父赐给弟子的福份。同时,也印证了大法的玄妙和超常!

衷心感恩慈悲的师父!感谢伟大的法轮大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