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修炼的初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三日】

一、平衡家庭 证实大法

我跟小梅认识二十多年,结婚也十几年了。结婚前,我刚得法不久,戒掉了抽烟、泡舞厅、打麻将、行为不检点及自私自利等不良习惯,小梅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感受到大法的超常。然而,自修炼后,考验就接踵而来。只要我去参加学法交流或证实法的项目,她就跟我吵架,回到家,真的感到胆胆突突,甚至好多次要闹离婚。我有时跟她开玩笑说:没有人刚结婚就这么快离婚吧?这些过程真的就像师父所说的:“可是,只要你一炼功,他就跟你连摔带打。有人因为炼功,俩口子干的都要离婚了。”[1]

我时常在想我要怎样兼顾好家庭,同时又能做好修炼与救人的事,有时自己的状态不好或没有多为她着想,她对我的考验就大,我也提醒自己不要对她的要求过高,尽量多从她的立场想。

几年后,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她想修炼!还跟我出国洪法、讲真相。我记得有一次她的心得发言稿中提到以下内容:“先生刚开始带我到学法点的时候,都会说附近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或者学法点结束后就陪我去逛街。他总是对我说:我们拥有再多的东西都带不走,世界上给你永远珍贵的东西只有大法。”

然而好景不长,没有法的深厚基础或有求于学法,碰到考验还是很难过去,小梅因为有一次跟同修产生很大矛盾,就不修了,后来才知道,她進来修炼目地是为了要跟我一起过生活,如果没修炼,她认为我们迟早会分开的。

之后几年下来,婚姻生活就维持一个平衡关系,我知道没办法常常陪着她,我要上班,也有很多证实法的项目要做,所以我就尽量照管好家:洗碗、洗衣、烫衣、打扫等家事,我都尽量做好,不让她操心。常常告诉自己碰到问题要向内找。但有时做起来就不太容易,曾经有两件事惹恼了她。

一次晚上给大陆民众打电话讲真相,她已睡着,我没注意,我的声音有些大,把她吵醒,她就大发雷霆,将电视声音开到最大反制我。我真心跟她道歉,说我下次会注意,她说家里隔音不太好,你的声音有穿透力,你知道吗?我听完不知是喜还是忧?!之后如果时间晚或她已睡着,我就换个方式去外面坐在车上打电话,毕竟救人的事是停不了的。

另一次香港大游行的时间,刚好是她出国旅游期间,我没有告诉她就直接去参加香港游行。当天清晨,我已出发到机场,她突然打电话,叫我拍照家中的一件东西,当时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如果说实话,后果恐将引来轩然大波,所以我选择圆谎,说我参加台中的交流,晚上回去再补拍给她。

到了香港,其实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但既然来了,就提醒自己要放下心,同时保持着正念。走了几小时的路程,加上太阳的曝晒,身体已经有些疲累了,最后走在中国人最多的广东大道上,在旁边有个天真可爱的中国小女孩问我:“大哥哥,累不累?”我说:“不累!”当我要再讲下去时,她父母就快速将她拉走了,当时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谢谢师父给弟子的鼓励。

我想很多同修出来讲真相可能都要经过层层困难或干扰,其实是很不容易的。回台湾几天后,怎么也没想到,小梅找资料,居然翻我的抽屉(以往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刚好就看到了我的香港机票卡,说我骗她,又大吵起来。后来我知道就算是证实法的事也都必须走正。

二、突然来袭的离婚决定

小梅这两年全心投入事业中,将全部的积蓄都投入進生意中去了,过程中经营的很辛苦,我们都还在上班,同时没有人脉及经验。在经营亏损的情况下,我告诉她如果真的不行,我们就把房子卖了,我虽然不同意她做生意,但是既然是夫妻,就应该是有难同当。

小林是小梅的事业伙伴,一直在帮助她做市场经营,先前我见过他,因为生意方面我不懂,也没有时间经营,所以我很感谢他帮助小梅。今年三月,小梅跟小林从大陆出差回来,突然告诉我,她已经跟小林在一起,提出要跟我离婚。她告诉我,离婚最主要的原因是跟我的价值观不同,没有爱情般共同生活的感觉了,她早想离婚了,只是暂时找不到像我这么好的人……

师父说:“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1]师父还讲:“表面上,形式上的苦并不算什么,而真正的剜心透骨的苦是在割舍那个心时,放下执著的时候才是最苦。”[2]

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听到这一消息,内心感到非常难受,虽然她先前几次提出了离婚,我内心也都挣扎过,但我还是不轻易的同意。我家人口单薄,我们没有小孩,小梅从以前到现在好象就是我唯一的依靠。听到提出离婚消息使我修炼十几年来第一次连续几天失眠,这么多年的回忆及不舍,我把家里照管好、对她百依百顺等等,这样还不好吗?!

那几天,思想业干扰的很厉害,走在路上一直流泪,一直哭,觉得非常委曲及痛苦,当我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我心里就默念着求师父:“请师父帮帮我,弟子真的很想过这关,弟子也一定要过好这一关,绝对不让旧势力用这种形式将我击倒或让我消沉。”心里一直背着:“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3]还背:“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4]。只要有空闲思想要乱想时,或是觉得“恨”那种物质要上来干扰我时,我就不断的提醒自己、告诉自己:“既然错在我,我就不可以怨人家,不要怨、不要恨、要放下……”此时内心都会平静下来,有时真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泪水就会止住了。

三、痛苦中以平静的心面对

在难中真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记得离婚几天后,正逢清明连假,有个念头说:利用假期独自开车去南部走走,抚平那伤感的心吧!但转念想这样不行,时间很珍贵,为什么不多利用假期学法呢?因为只有法才能帮助我、法才能坚定正念。回到家,看着师父的法像,师父好象对我慈悲殷切期盼着,内心感到非常温暖。之后照样去学法点、参与项目工作及香港游行等,没有几个同修知道我发生了这件事。真的,如果没有修炼大法,我是做不到的!

常人离婚也许可以各奔东西,但我想离开都不行,因为我们住的房子要卖,需要一些时间,小梅跟我都没有其它地方住,我们还有不小的贷款要一起分担,为了体谅她的情况,我不能这么自私撒手都不管,现在就搬出去住,所以我俩暂时就分别住在上、下层楼,房子持续進行出售。

房子是两层楼的,上、下层楼中间相连的通道要封起来,以免彼此干扰相互生活,封道的材料费很贵,小梅就请小林来帮忙,施工只要花材料费就好,相对便宜很多。施工当天我发了讯息给小梅:“我买了附近好喝的绿茶,请帮我拿给小林,同时替我谢谢他。”当我说出这句话时,感觉我的怨恨心淡了许多,心里想明年神韵来台湾演出时,再邀请小林去看。师父说:“把心放大到原谅你个人修炼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谅你的敌人。是因为,你所说的敌人是人所划分的敌人,是人为利益而划分的,而不是神的行为。”[5]

我不清楚上辈子跟小梅有什么因缘关系,或是欠什么债我要偿还。这么多年,我把小梅当成家人相互照顾,或许这个时候,我俩夫妻缘份已尽了!我跟小梅道歉说:“在婚姻生活中,我没有做好先生的角色及应尽的责任,目前小林在事业上可以帮你这是最需要的,希望你们事业能顺利,同时过的好,这是我内心希望的。”

师父说:“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1]我常常告诉自己,先前没有做好这次要做好。我们从夫妻变成了朋友、再变成了邻居,倒垃圾时,我会随手问她有没有垃圾要倒,有时物品要搬运时,我也会帮她,虽然偶尔手会刮伤也平常心以对;有时她也会顺手带水果给我吃。

我从怨恨不平,变成了体谅及相互照应。我想,当我放下更多执著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好,同时真心希望小梅能再走回修炼的道路上。

四、结语

近期参加学法交流活动后,夜色已晚,走在回家途中感慨万千,以往那种要回家面临紧张及压力的感觉没有了。有时想到师父对弟子的承受,大陆同修在流离失所或生命遭受威胁或在极端痛苦的情况下,还在坚定着修炼及救人,相对我这点的关难是无法比拟的。我仰望着天空,谢谢师父!在痛苦过关中,莫忘修炼的初衷,莫忘大法弟子神圣的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