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真相的世人抵制“610”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我是一名教师,二零一七年十月去外地同修家,警察闯入同修家,把我和几位同修一起绑架,我被非法关押了五天,当地“六一零”要单位开除我。

在这次经历中,师父安排了不同岗位上明真相的世人帮助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度过了难关。

一、明真相的学校领导不配合“六一零”

回到学校上班半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我刚给学生上完课回到办公室,学校书记到办公室找我,说政法委的人来了,让我过去一下。在校长室,我看到两个陌生的女人,她们做了自我介绍。随后,我与这两个“六一零”人员去了学校会议室。其中一个拿着录像机给我录像,另一个问几天前发生的事,问我是不是为法轮功去过北京、是不是写信控告过江泽民、是不是曾经進过看守所……

我没有配合她,我给她讲法轮功真相,告诉她我为什么一直坚持信仰法轮功。当时由于情绪不稳,跟她们讲着真相,我就哭了起来。她们一看没法问下去,让书记在一张纸上签了字,就到校长室去了。

书记一直在会议室陪着我,她告诉我,先前在校长室,她跟“六一零”的人说我为人和工作都非常好,是学校公认的,校长也说了我很多好话。书记又说:“谁要说我这位姐姐不好,我都不让。”书记还说了许多安慰和理解我的话。

大概又过了一个星期,“六一零”人员给我丈夫的单位领导打电话,让我丈夫陪我去“六一零”签“三书”,否则就开除我的公职,我丈夫也要受到牵连。我坚持不去,可丈夫逼着让我去一趟。

到了“六一零”,那个主任拿出“三书”让我签字,我告诉她:“我不能签。”当时丈夫发现我脸色不对劲,一摸我的手冰凉,马上把我扶到沙发上躺下。我在心里不停的发正念,想着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六一零”的人看到这种情况,有些慌了,要打“120”,被我丈夫拒绝。十几分钟后,我平稳下来。

“六一零”主任把我丈夫领到另一办公室,让他看我以前控告江泽民的信,还跟我丈夫说我不让学生戴红领巾。“六一零”主任想用他们的黑证据构陷我,迫使我签“三书”。

回家后,我就给校长打电话,把“六一零”找我的事说了。校长说:“对,不能签,那是后遗症。你在家休息几天,调整一下情绪,然后回来上班。”

休息几天后,我就上班了,校长又说了许多安慰我的话,还告诉我,在一个场合,他看到那位副书记了,并告诉那位副书记以后不要再找我的麻烦。

学校领导明白真相,面对“六一零”的人敢于为法轮功修炼者说公道话,坚持正义的态度,让我感动不已。

二、明真相的政府领导抵制“六一零”

在那之后,“六一零”头目又给我丈夫打过几次电话,让我去签“三书”。丈夫告诉他们我身体不好,需在家疗养,不能去。

我对这位“六一零”头目好象一点善心也没有,甚至怨恨,真相也就没有讲明白,导致她多次骚扰我。我发正念清除对她的怨恨,准备找机会再给她讲真相。

有一天,我拨通了“六一零”头目的电话,在电话里,我用和善的语气告诉她:《新闻出版总署废止第五批规范性文件的决定》以及现政府“关于中国宗教政策”讲话的有关内容。开始她还挺客气,听了几句,她就不耐烦了,说:“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挂断了电话。

两天后,丈夫单位的主管领导把我丈夫叫到他办公室,告诉他:“政法委书记和六一零主任来过了,他们想把你妻子的事递到大书记那,被我制止了。我告诉他们不能那样做,否则会影响到她本人的工作。你去找政法委书记,别让他们把事闹大了。”丈夫单位的这位主管领导明真相,他的好朋友的家人就学法炼功,他对修炼法轮功的人印象极好。

丈夫去见了政法委书记,他说:“你去找六一零主任吧,她说你妻子跟她叫板。”丈夫又见了“六一零”头目,她说再和副书记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丈夫又去找副书记,这个副书记说我问题严重,应如何如何。

当然,我是决不承认的。后来我又两次去见了这位副书记,也给他讲了真相,他承认对法轮功的迫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三、纪检委退回“六一零”材料

半个月后的一天,一位纪检委的中层干部告诉我丈夫,说“六一零”把我的事递到他那去了,让纪检委处理。很巧,第二天我碰到了这位纪检委干部,我告诉他,没有一条法律规定不让学法轮功,学法轮功是合法的,当年江泽民看修炼法炼功的人太多十分妒嫉,就开始疯狂的迫害,制造“天安门自焚”骗局栽赃陷害法轮功。法轮功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他听了没有说什么,匆匆上班了。

晚上,我去了纪检委干部家,准备進一步给他讲真相,可他没在家。我就给他妻子讲,主要讲法轮功给个人、给家庭、给社会带来的好处,并告诉她法轮功洪传海内外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谁学谁受益。他妻子听了也很认同。过了两天,我又去他家,可他还没在家,这回我又把现政府执政这几年提出的一系列规定以及新公务员法,办案终身制,谁办案谁负责的有关规定讲给他妻子,希望她能把这些规定讲给她丈夫。

今年一月末的一天,和那位纪检委干部同住一个小区的王姐告诉我,该纪检委干部去她家的小卖店,说到我的事,他说已把“六一零”材料退回政法委了。王姐对我说:一定注意安全,可不能出事,别把工作弄没了,赶紧给政法委写个保证吧。我告诉王姐:“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合理合法,错的不是我,是他们,我在大法中受益无穷,我不能背叛我师父。”王姐不再说话了。

丈夫听王姐说后,也提出让我写个保证,我严肃的告诉他:“我不能写,做好人还有错吗?我不能没有大法,我不能脱离大法,我的生命就是为法而来的。”丈夫听后就说要离婚,我说:“行,明天咱们就去办手续。”第二天吃过早饭,丈夫就去上班了,也不提离婚的事了。

三月初的一天,“六一零”又找了我丈夫一次,让我丈夫背着我在“三书”上签了我的名字,并按了手印。就在丈夫背着我签字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丈夫从外面回来,我看见他就开始打他,然后就醒了。我感觉很奇怪,就把丈夫喊醒,告诉他我刚才做的梦:“我怎么会打你呢?”他说:“这是梦,别当回事,快睡觉吧。”

半个月后,丈夫把背着我签“三书”的事告诉了我,也就是我做梦打他的那天。丈夫很后悔,知道自己错了,并写了郑重声明。

结语

这学期结束时,我正常退休了。在学期结束的总结会上,校长把我当成重点進行表扬,说我人品好,为人善良,工作认真负责从不挑挑拣拣,让当班主任就当班主任,让当科主任就当科主任,没有任何怨言,学校以往退休人员提前两个月就可以回家休息,而我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直到退休这一天。

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感谢师父让我懂得怎样做一个超越常人的好人,感谢师父对弟子的一路呵护度过了难关。

再说说我们这位校长。去年上级让他退居二线,可谈完话后却不了了之,现在他仍在自己的岗位上,而且学校工作一切顺利,学生中考成绩在我地名列前茅。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