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闯过生死大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今年过年,过得可真艰难,又闯过一次大的生死关。

今年是黄历戊戌年,我和孩子们从城市里搬到农村老家来过年,初一晚上,我到邻居家歇了一会就回家了,觉的有些疲惫,便准备睡觉。

可是,突然肚子痛,而且越来越痛,后来连床也上不去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又吐又拉,弄得屋里脏兮兮的,过年过节的,真是闹得不可开交!于是赶紧给同修们打电话,来了三、四人,都帮我发正念,我自己也发,有了很大帮助,疼劲小了许多。

第二天(大年初二),脊梁沟象是有条线从脖子到臀部直通下来,顺着这条线有股凉风“忽”的压下来,随即肚子又疼起来,而且疼得比初一更厉害了,而且还发起烧来,烧的、疼的双手揪在一起打哆嗦,全身也颤抖。

孩子们要送我去医院,我不去,我说我是炼功人,这不是病,去医院干什么?孩子们看劝不了我,正月初三就叫我回到城里。他们说家里没暖气,太冷,还是回城里住吧。他们本打算就把我送到医院,可是我不允许,所以只好回到城里家中。

后来烧得我迷迷糊糊的,竟然有些昏迷了,可我还是不去医院。这时孩子把我的妹妹叫来,我妹妹好说歹说叫孩子们把我抬上车,硬把我送到医院,先做检查,抽了血,做了CT,当时也没看出是怎么回事,医生说:“还得化验,分析,诊断,结果还出不来。”我这时清醒过来了,对孩子们说:“那咱先回家吧。”

后来,高烧不退,肚子也照样疼。孩子们又让我去医院,我说:“不去医院了,医院也看不了,我是炼功人,这不是病,我没事,你们就放心吧!”孩子们说了很多好话,费了很多口舌,可我还是不去。

孩子们没了办法,就又把我妹妹叫来了。妹妹认为我是怕花钱,就说:“你甭怕花钱,咱有钱,你住院我给你拿钱。别说咱有钱,就是没钱,借钱咱也得看病啊。”我说:“我不是心疼那钱,我是炼功人,我没有病,住什么医院呢?这是假相,你们就放心吧,我有师父保护,不会出问题的。”她说了很多劝慰的话,说不动我,后来就急了,拉下脸来训斥我:“你炼功炼傻了,有病不说治,等死啊?”还说:“你炼功就炼呗,我们又不反对,可不能拿着命当儿戏!”她还拿出钱来让我看,说:“钱,我都拿来了,住院不住院,就看你自己了。”我给她讲了邪党搞得所谓“一千四百例”,告诉她那都是造谣欺骗,制造仇恨;还有什么“天安门自焚”,都是栽赃陷害,千万别信邪党那一套。

我还给她讲了前人大委员长乔石和人大离退休老干部经过数月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她无话可说了。

她临走时说:“调查归调查,你现在有病就得治。可是,八头大牛拉不动你这么个老太太,别人没辙了,那就你自己定吧!”

我觉的,这也是修炼,这也是考验。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心里踏实,尽管看起来好象病的多么厉害,我深知这是假相,我根本就不承认它!全盘否定它!

此后,我再没去医院。正月初三,我和孩子们回到城里后,同修们三三俩俩天天来看我,跟我一起学法,一起发正念,一起向内找,一起互相切磋,还交流并讲述其他同修过病业关的情况,使我得以借鉴。虽然是过病业关,可是天天都有所长進,有所提高。

这些天,肚子还是一阵阵的疼,我大孙子很孝顺,很会体贴人,常给我捶背,胡噜肚子,他在伺候我时,发现我的腰部右侧有个大疙瘩,跟个大糰子那么大,把他吓了一跳。他说:“奶奶,怎么有这么大的疙瘩你也不说呢?”我说:“告诉你们干什么?大惊小怪的,又要把我弄到医院里去了!”孙子说:“奶奶,还是应该去医院哪!”我说:“别说了,你姨姥姥不是说了吗?——八头大牛都拉不动我这个老太太吗?”

这大疙瘩硬乎乎的 ,好象还有根儿,有一寸那么长,在肉里扎着。疙瘩也疼,肚子也疼,疼起来真难承受!就这样,一直疼了十二天,也吃不下东西,也睁不开眼,很是难受。

我觉的疼起来有三种情况:一种是象把竹板儿削的薄薄的、尖尖的,往身上划,往身上扎,然后喷药,真疼啊!另一种象是往伤口上撒辣椒面,火辣辣钻心的疼!再一种就是象荆棘扎脚心那样干巴疼,生疼生疼的,真疼得我焦头烂额,心慌意乱!疼的到了极限,觉的一松劲,就真会叫邪灵把魂魄弄走。但我是大法弟子,多么痛苦,也不喊不叫不吵不闹,绝不呻吟,不能象常人那样。这时我又想起了师父的诗词:

“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1]

师父的法更坚定了我驱除病魔假相的干扰,战胜死神纠缠的决心!确实,心更坚定了!

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没有间断学法,师父讲:“作为大法弟子,能够做好正法的事、圆满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学法。无论怎么忙都不能不学法。这是圆满的最大保证。”[2]

所以,身上不管多么难忍受,都坚持天天学法,同修来帮我也不嫌麻烦,天天来帮我一起学法,也使我信师信法的信念越发坚定。正念也越来越足,这就是战胜一切困难的基石!

一天,有个同修过来跟我说:“师父教给我们神通,怎么不用?让这神通在咱们大法弟子身上显现 !”这句话提醒了我,就象在我背上猛击一掌一样,我想:是啊,我们是大法弟子啊!能象常人那样吗?任病痛折磨,任病痛摆布?当然不能。

师父告诉我们:“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3]

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4]

这时我想:那么大个疙瘩,为什么不对着它发正念,消它?!不能让它任意逞凶!于是再发正念时,就用手指指着它念 “灭”字,同时用手指比划着在疙瘩上写“灭”字。这一来奏效了,真是立竿见影,疙瘩立刻移动了位置!我心想:你移动到哪儿,我就指着哪儿念“灭”,写“灭”。你跑到哪儿,我追到哪儿!另外,我还采用用手抓的办法,对着疙瘩抓一下,口里念一声“法正乾坤,邪恶全灭”[5]接着,把抓在手里的邪恶东西扔出去,摔在地上。

这样疙瘩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大糰子那么大的疙瘩逐渐缩小,逐渐缩小,到还只剩下象核桃那么大时,就不那么疼了,可是那个一寸长的根还有。除恶务尽,我继续发正念,不留后患。一直到彻底消失,疙瘩全消下去,根也没了的时候,那才叫彻底根除。这样,历时十二天,这场生死大关终于闯了过来!这时肚子也不疼了!看起来是那个邪灵彻底被灭掉了!

回顾这次突破生死大关的过程,之所以能突破这一关,能走过来,根本的根本就是毫不犹豫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我疼痛到极限的时候,我都没有退缩半步,在我疼痛到迷糊过去的情况下,我都能坚守信师信法的正念!再有就是师父的加持和慈悲保护,以及同修们的帮助、关心和不辞辛苦的照顾。深深的感谢恩师的大恩大德!感谢各位同修的火热心肠!真诚无私的帮助!

现阶段体悟,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