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使我成了最幸福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一名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在师尊的看护下走到今天,我成了最幸福的人。

一、得法、洪法的幸福

那是一九九六年的一月十四日,丈夫晚上下班,進屋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同事炼了法轮功,挺好的,今天晚上邻居家放法轮功录像,你先去看看吧。”我说孩子怎么办啊?丈夫说他带,当时孩子才三岁。我吃完饭就去看录像,一進门,邻居大婶热情的给我倒茶,气氛非常祥和。看录像时,我整个人都溶進去了,看着师父慈悲的面容,我觉的这就是我要找的,我好象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

回到家后,我心中说:今天才是我真正的生日,我一定把今天记下来!找到笔后,我在屋里转了一圈,好象记哪都不合适,又生一念:“不用写,记在心里,好好修。”我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進了婆婆的房间。当时,我住西屋婆婆住北屋,進屋后我对婆婆说:“刘婶家放法轮功录像,今天我去看了,明天咱俩一起去吧,可好了。”婆婆答应了。

第二天,婆婆和我一起去看录像,回来后,就发高烧,还拉肚子,但精神很好,我说:“真棒!师父管您啦。”到了晚上,我们又去看录像,回来后,婆婆就好了。后几天,婆婆又叫碰巧遇到的两个邻居一起去看录像,她们也得法了!随着我家三人修炼受益,丈夫家的嫂子、妹妹、妹夫也都得法了,婆婆家自然成了学法小组,丈夫当了义务辅导员。那时早上大家都集体炼功,每周一、三、五晚上学法,二、四、六在公园炼功。随着炼功人数的增多,在我家附近百货大楼前成立了新炼功点。

从此以后,婆媳、姑嫂、妯娌关系融洽,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后来,婆婆还带上《转法轮》到丈夫的叔叔家、舅舅家、姨家,向她们推荐法轮功,北京城里的婶和河北农村的姨都得法了。丈夫的叔叔写诗赞颂大法,还特意请人写了书法。我娘家人虽然没正式炼功,但按真善忍做好人,大家族也是和睦相处,关系和谐。

我得法后,病都好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我在幼儿园工作,领导、同事也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我和领导、同事、家长的关系相处更友好,工作不挑不拣了,他们都看出了我的这些变化,有几位同事也得法了。领导很支持大法,还提供场地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不炼功的同事也都认同真善忍。当时幼儿园有前后两座楼,我担任一个楼的组长,我连续两年被选为先進,我知道工作是大家做的。记得有一次,幼儿园门口修路,路边有一些石块没清理,家长送孩子很不好走,两个炼法轮功的同事,找到我,一商量,我们等大家都走后,一起给清理了。第二天同事上班一看路,都说肯定是法轮功(学员)干的。领导工作特别好做,幼儿园里一派祥和!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荣耀。

当时每周六上午,全县同修在街心公园集体炼功,举办洪法活动,有想学的,辅导员义务教功。我们全家得法后,辅导员同修共同商量,周日到各个乡镇洪法免费教功,有热心的同修和当地村委会联系场地,提前准备,用大队大喇叭广播,让村民来看、来学,有时间的同修都自愿参加洪法。

有一次,在县城附近的一个村洪法时,开始炼功后,就下起了雨,后来越下越大,村里来看我们炼功的人都跑到商店里避雨。功友们整齐的炼着,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没有一个人动的。旁边还有辅导员认真的教新学员动作,一点不受影响。都炼完后,雨还在下,大家谈笑风生的往回走,晚上交流集体炼功体会时,大家都是一身轻。当时得法的一个同修,在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现在仍然坚持每天学法。记得那时,一到周六功友就问,明天哪村洪法?

我的老家是离县城一百里路的小山村,爸妈搬到县城住已经好几年多了,丈夫家在县城,他曾在那里的一所小学支教三年,结婚后,我们在县城住,孩子才五岁,我一直没有回去过。但我们深爱着那里的人们!我们有个愿望把大法带给家乡的父老乡亲。一九九八年下半年,我们联系好到我老家洪法。

记得洪法那天,功友们自带干粮和水,租了两辆大轿车,开了近两个小时到了我的老家。我们乡共有五个村,当天我们在两个村洪法。我们到了大队部,大队干部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我的爸爸妈妈非常善良,在老家人缘特别好,乡亲们都跟我很亲热,让我代问爸妈好。大队长大爷说我丈夫是“咱村的姑爷”。接好电源后, 我大声的广播:“村民们,大家好!我是某某,我回来了,有愿意学法轮功的朋友,请到大队部来学功,免费教功。”有好多人来了,他们见到我都非常高兴,问我:这些人都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邻居婶和姐姐让我们到家里吃饭,我说不打扰了,我们都自己带着吃的和水。看到那么多人炼,有的当时就请了《转法轮》,跟辅导员学功。真是喜闻佛法心花放啊!辅导员商量再安排时间给大家放一轮师父讲法录像。

一九九八年底,县城的老弟子找人开车拉着电视机和录像机,分三组到三个村放录像。功友们每天往返百里山路,在一九九九年元旦前夕放完了法轮功师父的九讲讲法录像。丈夫在中国新年放假,坐班车去老家和他们一起学法,互相鼓励。得法的同修现在依然坚信真善忍,有一个老人今年七十九岁,还能自己做家务,而且上山、种地,完全是一个壮劳力。从得法到现在,她每天学一讲《转法轮》,从没间断过,真让人感动,这都是大法的力量。

感谢师父将真善忍的种子,播撒在了家乡亲人的心里!

二、迫害中我们更成熟

我和丈夫亲历了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中南海和平上访,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七月二十一日连续两天,我们也去和平上访。在这几年邪恶的迫害中,丈夫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判刑,我三次上访被非法拘留两次,我们都失去了正式工作。十九年的正法修炼之路使我们变的更成熟,我的同事、家人和朋友认可大法,都得了福报,有的朋友成了真修的大法弟子。警察也明真相,不愿参与迫害,为自己选择了美好未来。

丈夫被非法关在监狱,爸爸问我,修大法,挣不挣钱,我说不挣钱。爸爸说:没挣钱,怎么这么卖力气?我说:“这是做人。”爸爸说:象我闺女!爸爸曾经帮助我保护大法书。全家都知道要按真善忍做人。

二零一四年的年底,妈妈患脑血栓后遗症,双腿无知觉不能走路,只能坐轮椅,医生形容就象树老了,烂了,放弃治疗。我跟妈说,妈,您为人善良,您站不起来,是这几年我们老被非法抓捕,您吓的正气不足,真善忍没错,您发自内心的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一定能站起来。妈妈从心底里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妈妈站起来了!过年的时候,妈妈又下厨房给我们做饭了,家里充满欢乐!

二零一五年夏天,妈妈吐血,送医院,我没在身边,送急救室时,姐姐告诉妈妈记住念法轮大法好,妈妈照做,安然无恙,十天神奇出院。

二零一七年年底,八十岁的妈妈大胯摔骨折,全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个月后妈妈能走路了。现在妈妈爸爸头发变黑,象返老还童一样。家人再也没有恐惧与担忧,一切越来越好。

婆婆家这边我们恢复学法小组,一周两次。其乐融融!

二零零零年底,丈夫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上边施压让我在工作和大法之中选择,我说都要,园长几次去替我说话,无效,我选择修炼大法,失去了正式工作。我办完离职手续,家长听说我的事,在幼儿园墙壁上贴大字报,表扬我和班里老师,找到园长说:“我不管她炼什么功,就要这样的老师。”结果园长留下我当了临时工,工作不变,待遇降低。我借机给她讲迫害真相。

原来说大法被迫害,幼儿园老师有的不相信,现在我丈夫就因为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他们都觉的冤,也说政府不讲理。有一天,和我一个班的老师,悄悄对我说:“原来你干的好,你是小干部,我觉的应该的,现在你挣的少了,还这样干,我真服你!我是看着你的,我还多挣着钱呢。”我笑了笑,表示信任她。从此以后,老师们看真相资料了,还说:“想看就看,不想看不看,举报人家缺德。”

一年后,上边又施压,我被迫离开幼儿园。我走到哪儿,就把真善忍的美好带到哪儿。

三、警察的选择

迫害之中,警察抄家,我不开门,我的手被划伤,片警给买来创可贴。警察非法抄家抄走电脑,队长后来给我送回来了。有一次,我单位老师看见片警说,你别老骚扰他们家,让她过几天安稳日子。通过接触,警察了解了真相。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县大法弟子,六、七十人在县公安局院内,连续上访一周,讲自己炼功受益的事例,大法弟子把要说的话“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等诉求,写在一起交了上去。公安局政保科长和警察都认真倾听,理智处理。没有拘留大法弟子,是难得的一次集体和平上访。

二零零三年,丈夫流离失所期间,四、五个警察在我工作的幼儿园抓我,把我强行塞進后备箱带到派出所。有个警察问我,丈夫对不对,我就给他讲大法怎么好。他说他对大法能够认识。我说,您要是让我回家,我该走了,晚了婆婆该着急了。他让片警开车送我回家,在车上我才知道那人是副局长。

二零一七年,新来一位警察,参加“敲门行动”,到我家,我们谈的象朋友,给他们讲了大法好,他们走时连说:“打扰了。”

通过这么多年,大法弟子讲真相,很多警察也都尽可能保护大法弟子,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大法弟子讲真相,不求回报,走到哪,就把真善忍洪扬到哪里,感动着善良的人们,觉醒的世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