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病业”干扰的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所谓的病业假相无论“七·二零”之前还是之后,一直都存在,但是“七·二零”之前我们都把它当作是对自己信师信法、心性的考验,是消业、是好事,很快就过去而且很少出现反复。那么现在病业干扰为什么还这么普遍哪?虽然有旧势力的干扰,但是我们从法理中都知道了,真正的修炼人是没有病的。出现病业现象是考验,是消业的一种表现;如果干扰到了我们做三件事,干扰到我们的日常生活,那可能就是旧势力在钻我们某些方面修炼不在法上的空子,我们就得正念对待这件事情。

一、法理清晰,突破干扰

有一次,我全身痒的难受,用手去挠,一片片的红,越挠越痒,越痒越想挠,白天还好点,一到晚上就严重,发正念也发不下去,学法也不入心,反正就是闹心,身上恨不得挠破了,挠出血才能好受点。

刚出现这个现象,我就找自己哪方面有漏,也没找到,一天天在煎熬中度过,很是苦恼,感觉越来越严重,有时候也冒出想用什么方法能减轻点痛苦的想法,这样持续了大概一周时间。

有一天,我就在用法衡量这个事情:我为什么被它带动哪?为什么去想办法解决这个痛苦哪?我这不是还是把它当作病对待了吗?严重下去也就是生死考验呗!我就在问自己:你怕“死”吗?如果怕“死”,为什么怕?是不是放不下常人中的名、利、情?留恋人中的一些执著。我的主元神是不怕“死”的,因为人中的死只是脱离了这个空间,不是生命的真正死亡。

我就在想: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名?不在意;利?无所谓;亲情?人各有命,我左右不了,师父法中讲:“朝闻道,夕可死。”[1]师父法中还讲:“人和神的区别,就差在这儿。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2]

既然我从法理方面,清醒的认识到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也不该有什么是放不下的,为什么还害怕哪!法理清晰了,心态调整过来了,也不去在意身体的感受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体就好了。

二、及时向内找,否定干扰

还有一次,突然间我的一只耳朵开始耳鸣,后来听声音就越来越费力,用手压住耳朵才能听到声音,松开声音就极其微弱,感觉再发展下去就会一点也听不到了。

我就向内找,我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事情,我就在回想过去的事情:我的岳父耳朵很聋,小声说话听不到,看电视放的声音非常大,吵的四邻不得安宁,我就征得他的同意,给他买了一个助听器。

买回来后,他嫌佩戴不舒服,戴了一、两次就不戴了,看电视声音还是那么大,邻居有个小孩要考试,复习功课受到干扰,来找过好几次,我的岳父还是不太收敛,看电视的声音还是很大。

有时候我心里就很不平衡,你怎么就不考虑别人呢?给你买助听器了你还不用,这么贵的东西放那多浪费啊!你要不用,将来我老了,听不见了,我用。这个想法出来,我当时就认识那不是我的想法,就排斥掉了。我就在想是不是我那时的这个想法造成的我的耳朵也听不见声音了?感觉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我身边也有耳朵听声音费力戴助听器的,同修A,B同修跟我说:A以前能听见,后来当协调人了,听不進去不同意见,而且总去“损”(挖苦)别人,既然你不想听不同的意见,干脆就不让你听到声音了,是不修心性造成的。

我当时虽然提醒B同修不要被旧势力干扰,与同修间形成间隔,不要去看同修的不足,要找自己,但是我的内心也有些认同B同修的想法,觉的A同修做事很多不在法上,跟他沟通很费劲,不大声喊,他都听不见。

是不是我对A同修的想法造成了我的耳朵听声音也费劲了呢?是不是我也有听不進去不同意见的情况哪?感觉自己也有这些观念,提醒自己在这方面要多注意。就不去想这个耳朵了,就放下了,也不知道啥时候,就不知不觉恢复正常了。

通过自身对待病业干扰的考验,我悟到:当病业干扰来的时候,我主意识要清醒,法理要清晰,要知道怎么去对待它,不要顺着观念去想会如何如何。同时我第一时间要向内找为什么在这时会出现这个事情?是对我哪方面的考验?是旧势力在钻我哪方面的空子?如果找出原因最好,找不出来,我就不总去想这个事情了,不能形成新的执著,把干扰看得过大,就不好过,就当作是消业,是生死一念的考验吧。心放下了,自然就会另一番景象。

修炼人出现任何事情都不用害怕,物极必反,我们绝对会朝好的方面发展。另外,当我出现干扰的时候,我必须信师信法,知道师父在看护着我,相信再大的干扰,自己都可以排除掉。

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帮助别人

C长期处于病业干扰的魔难中,很多同修都在从不同的角度帮助她。当然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修自己,但是只能用帮助这个词来说明这个事情。往往同修们在做的过程当中忽略了修自己,完全按照常人的做法去做了。例如,帮助C洗衣、做饭、买菜、买生活用品,收拾屋子等事情,而不是去鼓励C力所能及的去做一些修炼人该做的事情,做正常人做的事情。

时间长了,使同修C产生了依赖心,懒惰的心理,对修炼也懈怠了,慢慢的不知不觉的就会觉的同修们为她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对同修们做的事情不顺心时,就会生出气愤、埋怨、指责、妒嫉等;去帮助她的同修觉的为你付出这么多,你还这样对待我们,觉的委屈,反过来也去指责、埋怨、议论同修C,不自觉形成向外找的环境,不断出现矛盾,不断形成间隔,被旧势力利用加大同修C的难。

我觉的去帮助同修C的人应该都是自愿去的,既然我们有心想做这个事情,那就用心去把这个事情做好,就得明白如何才能真正的帮得了同修C。我个人觉的从修炼的角度上讲,帮同修C尽快走出魔难,一个是通过发正念帮她清除外来干扰,加强同修的主意识,加强同修的正念;另一个帮助她的同修,通过陪她学法或背法、通过交流等方式使自己真正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找出有漏被旧势力钻空子的方面,找到不符合法的地方,尽快提高上来。

更重要的是摆正基点,时时处处、高标准要求自己,修好自己,要时刻认识到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修自己,不是常人中的工作。不能用常人的做法帮,只能按照修炼人的做法去做!当面指出同修的不足是下策,使她自己悟到提高上来是上策,背后议论同修的做法更不可取。

我发现一个问题,有的同修在帮助同修C时,对C要求过高,觉的C都修炼这么长时间了(其实修炼时间的长短代表不了什么,修得好不好只能看同修的心性和对法的理解,其实这些也不应该看,不去评价、分析、想同修修的好与坏,因为他们修好的那面不表现出来了,看不到),觉的同修大关大难都过来了,这么容易分辨的事情,为什么自己就看不出来呢?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就过不去呢?时间长了对同修C就产生了执著,形成间隔而不自知。

往往我们做事情总有个目地,达到了目地就高兴,达不到目地就不高兴,付出就想获得回报,没有做到随其自然。我觉的在做事当中,摆好心态,在做的过程中,时时用大法对照自己,不断的修好自己,不去在意结果,就做自己该做的,真能做到,结果一定是好的。就象师父讲的那样:“无求而自得。”[3]

我们当地这些年也有很多同修在“整体配合中”离世,有同修自身的原因,也有我们的责任。今天说出这个事情旨在交流,不是指责。

我为什么说是“整体配合中”呢?因为有的同修出现病业干扰很严重的,有的协调人就会在同修中谈论、分析此人的病业状态,协调同修们大面积去帮助病业中的同修,当然协调人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忽略了安排去的同修是否心性、境界参差不齐,有的名义上去陪同修学法、发正念,可是到那却用法去衡量病业中同修,瞧不起、指责、挖苦同修,学法、发正念时,思想都是在想同修的不是,这样的人去了,能起到好作用吗?

我觉的病业中的同修有几个适合的同修帮助就可以了,如果协调很多同修去,一方面会干扰到一些同修正常的做三件事,也会使旧势力以考验其他同修为借口加大同修的魔难,旧势力觉的她能牵动整体。我们必须识破旧势力的诡计。

师父法中讲:“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4]

四、看到对方的不足,反过来看自己

有一次,大组学完法后,有个同修说:D同修现在状态可不好了,学法念不成句,吐字不清,念念法,就睡着了,而且很长时间了。她说完,有个协调人就带头说同修D的不足,说他这不符合法、那不符合法,说给他提出来很多次了也不听,也不改。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在谈D的不足,好象是在想办法如何帮助D,其实都是在倾诉自己内心的不快。

D自从被迫害致残后,很多同修在他身上倾注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甚至花了很多钱。可我们帮助同修不都是发自内心的吗?不应该是无怨无悔的吗?师父在法中讲:“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5]我看到在二、三十人的场合,绝大部份人都在谈论这个事情,都在找同修的不足,我心里很难受。修炼就是修自己,为什么去看别人的不足呢?

我知道D同修的状态有大家的责任,例如手机或电脑等技术方面的任何事情,同修们都去找他,有时候D黑天白天的忙,极少有人替他分担,不自觉的使D形成很强的干事心,使D学法时间少,学法质量差,被旧势力干扰。在生活方面,D同修其实吃喝不愁,生活自理完全没有问题,很多同修却总花钱给他买吃的、喝的,帮他做家务,表面上看好象为他好,其实也慢慢的养成他依赖、懒惰的习惯,助长吃、喝、要的欲望,形成对钱财的强大执著等等。

我想出来制止大家的谈论,可是我也有埋怨大家向外找的心,知道自己的心态不好,说出的话不能平和,会带有指责大家的情绪,容易引起矛盾,而且那时协调人跟我之间矛盾很大,我没有放下自我,怕说出来,加大我们之间的矛盾,影响别的同修,话到嘴边就是没有说出来。

我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心态,没等调整好,时间到了,大家就散了。我当时没有指出来,过后非常后悔,因为第二天早上,D同修摔倒在地上,出现脑血栓的症状,一半身体动不了,吐字不清,同修七点多去他家学法时才发现。后来D同修虽然在同修们的积极配合帮助下,身体逐渐恢复正常,但是最终还是离世了,对当地的助师正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详情这里不谈。教训是深刻的,希望我们能以此为戒。

最后以师父的一段法与同修共勉:

“神:我看不能当神的就不要再拖下去了,其实他只能是人。

师:(自语)在人世中,他们真的迷的太深了,最后只能是这样了,就怕最后连人都当不上啊!

神:其实能在新的世界里当上人也是不错的了,比起宇宙中被历史淘汰的无数高层生命来说,已是无比幸运了。

师:我还是想再等一等,看看把更微观的破坏人类的物质清理干净时,再看一看怎么样,再下决定。他们毕竟是来得法的。

神:这批人目前而言,他们有的来学法是因为找不到人生目标,抱着这样的不想改变的认识。

师:这样的人新学员比较多。

神:他们中还有来找法对他们自己认为好的一面,却放不下导致他们自己不能全部认识法的另外一面。

师:这样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个最突出的表现是: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

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师:是应该叫他们清醒了,使他们的环境变成一个真正修炼的环境,做一个真正的神。”[6]

本人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