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 走向坚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得法时,很年轻。当时父亲病了一年刚过世。

在我记事时,我就知道母亲有精神分裂症,一年要发病几回。兄长一个在外地,一个刚结婚,父母主要是我照顾,特别是母亲发病时,我要照顾父母两个老人,还要上班。身心俱疲、焦虑忧郁,心脏也出了问题,上来一阵儿,心跳加速,浑身无力。家中无钱,父母有病,我更不敢说自己的病,寻思着能撑一天是一天吧!又赶上国企裁员,由于我三天两头请假,年轻的我竟也是裁员中的一个。

大概一九九七年四月,母亲好一点,我出去打工,认识了一位姓陈的大哥,当时他正学炼法轮功,他送我一本书《转法轮(卷二)》。我看了很好,也挺感兴趣,冥冥之中感觉这本书很珍贵,所以就接受了这个礼物。但并不想学,当时的我就想挣钱。

即使这样,师父也管我了,奔腾的思想可以控制了,随之心脏也好受多了。这让我挺兴奋,见到好友,就告诉她们法轮功好。

大概是一九九七年十月份,我工作上又一次遇到挫折,回到家中,心情沮丧。我大概记得我看了一份报纸,有一篇是讲世界末日的,有一个强大而严肃的意识直达脑海,大概是:孩子,再不修炼,就没机会了。当时的我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颤动。第二天,我就去市场的书摊,又请回一本法轮功著作《转法轮法解》,我一口气看完,对气功没有多少概念的我对修炼有了大概的了解,这也让我更着急想看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

第三次,我如愿的请到了《转法轮》这本书,一口气读完,我平生所有解不开的事都有了答案,我的人生观也彻底的改变,我决定炼法轮功做一个好人。

很快,我的身体就完全恢复了健康,我也结束了与另外一个男友的不正当关系,一心一意的对待已确立关系的男友(即我现在的丈夫),我快乐的走在了返本归真的路上。

走过劫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黑云压顶,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践踏宪法,迫害大法。我的关系在下岗办,不是在职职工,单位领导也不知道我炼法轮功,单位没找过我,周围的朋友都知道我按真、善、忍做,是一个好人,也没有出卖我的,我的压力最主要是来自家庭。

丈夫原本不管我的,这时也吵着让我为了家庭放弃修炼,不然离婚,而我刚刚怀孕。我回了娘家,母亲、哥哥、嫂子没有支持我修炼的,我只好去找同修,本单位有一个同修,是我技校的同学,被单位保卫科看着强制洗脑,我经常去学法的老阿姨家也不让我去了,电视里铺天盖地的谎言……

我没经历过“文革”的邪恶,茫然不知所措,有空就抱着《转法轮》哭,哭完了再看,我悟到:

1、书中讲的句句是真理,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

2、我是关着修的,但师父讲的炼功中的一些现象,我有过切身的体验,我的身体确实没有就医,就康复了。这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身上的。

3、我想起那天去老阿姨家学法,她正点香敬师父,然后给师父磕头,我也想敬,我也想磕头,但香是老阿姨的,我没好意思。回家躺床上,似睡非睡中,就看见师父来了,我下地,工工整整给师父磕了三个头。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我想什么师父知道。

4、师父说:“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炼功人在修炼当中会遇到难,这个难来的时候可能表现在人与人之间的摩擦当中,会出现勾心斗角等等这些事情,直接影响到你心性上的东西,这方面比较多。还会遇到什么呢?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而现在你就那么不稳,要是现在给你出现这个魔难,你根本就不悟了,根本就不能修了。方方面面都可能出现魔难的。”[1]

我悟到这都是考验,考验总会过去。

大法加持着我,我的情绪稳定下来,我心里跟师父说,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一定要跟您走到底。

正法修炼

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与加持下,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有去执着的剜心透骨,有升华后的殊胜美好,也有摔倒的悔恨,也有看众生明白真相的喜乐……仅举几例。

二零零二年初,我终于联系到我同厂的同修,他也终于敞开心扉,告诉我他还修。问我要不要看“七二零”之后师父的讲法,我就象在大海中迷失的小舟,终于看到了大路,我告诉他我要看。

他把我领到一个老年同修家(我至今都不知他叫什么,只知他姓郑,我管他叫大爷),我在他那儿陆续看了师父当时所有的讲法,知道了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我要了一些真相资料出去发,我也知道我不能再偷偷摸摸的,得讲真相救人。我要继续炼法轮功的事,也得在家族中公开。

回家,我首先向我的丈夫说明,丈夫受中共毒害很深,反对我炼,也听不進我的话。结婚三年,第一次把我推倒在地,把我给他的“自焚”真相光盘一掰两半。我知道他是受谎言蒙蔽才这样,我尽量守住心性,保持平和。

他一看动不了我,堂堂男儿在大屋呜呜哭,我在小屋的床上感到心如刀绞,但我不想动摇,当我思想坚定下来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似乎進入一个安静、舒适的空间,前后几秒钟却是不一样的感觉。我悟到,这是师父替我承受了。之后,他告诉了我的亲戚、朋友及他的家人,大家没有支持我的,整齐划一的劝我放弃,我大量的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努力的做到真善忍,给他们讲真相,给他们看小册子。

丈夫看没劝动我,由悲变恨,非要到派出所去揭发同厂的同修,怨恨他把我变成这样的。我当时拽着他劝他:“你可别干坏事,他是家中独子,上有老,下有小,万一有点什么事,可怎么办,你要气不过,就揭发我吧。”这几句话或许触动了他心中的善念,这件事也就作罢了。

但事情还没完,过了几天 ,他打电话给我的次兄,一定要把我送進洗脑班迫害,让我的兄长同意,当时我的兄长严词拒绝了他,丈夫也就只好放弃。后来我问起兄长这件事,兄长对我说,那几天,单位派他出国,他遇上十几个台湾大法弟子,围了一圈给他讲真相,他最终尊重并理解了我的选择。事情过去了很久了,我都感叹于师父的巧妙安排……

之后,婆婆因我们的事从农村过来,婆婆是朴实的农村老太太,我们相处也不错,她劝他儿子接受我,丈夫不松口。一日夜里十二点,我起来发正念,他把我赶到地下室,此后几天,他下来和我商量离婚事宜。晚上,我坐在楼前的马路牙上,看着楼上亮着灯的我的家,心中象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但不后悔。晚上梦中,我骑着摩托车飞呀,一直到那个宝塔尖上,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第二天早晨,丈夫抱着孩子下来(之前他不让我见孩子),一扔,说了声,给你吧,我不要了,就走了。我抱着孩子上楼,婆婆告诉我,丈夫出差了,我自然就搬到楼上了。半个月后的一天夜里,他回来了,气哼哼的躺在我身边,也不理我,背对着我,我想我是炼功人,不能跟常人生气,你不理我,那就问问你吧!结果没说几句,他突然抱着我,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们不离婚了,太痛苦了。”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让人们尽快了解中共的邪恶成了当务之急,当时真相资料急缺,我就把《九评》光盘录制成磁带,磁带再翻录磁带,但我担心世人听不听?(音质不是很好)一次,我去修车子,问修车的大爷我给他的磁带他听没?他感慨的说:“我听了,我们全家人都听了。”十几年了,大爷感慨的模样依然在眼前,同时我也知道师父就在身边,知道弟子的心思。

大概二零零八年左右,我地的四个资料点被邪党破坏了三个,我萌生了学电脑的愿望,我当时失业在家,次兄背着丈夫偷偷给了我几百块钱,我就用它买了一个二手的电脑,由于价格便宜,内存很小,速度很慢。一天,我去同修那里,他的电脑也很老,他就把系统做了一下精简,速度就变的快了许多,我心想:“师父,我的电脑要是这样一个系统多好。”回到家,惊奇的是我的电脑系统也精简了。

二十余年的风风雨雨都是在师父的慈悲与细微呵护下,大法的法理引导下,师父的加持与给予下走过的,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描述浩荡佛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