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景点讲真相中修炼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刚开始到景点讲大法真相时,我自己对真相并不是了解得很好,所以我就从真相展板看起,再看真相资料,再从有关网站上了解更多的真相,然后再观摩同修是如何讲真相的,看起来好象并不困难。

但要自己开口时,却怕心很重,我鼓起勇气请同修抄了几句开场白,开了口了。但是由于紧张,刚刚同修给我的开场白全忘光光了,后来我仅仅讲了几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帮您取个小名做三退好吗?您入了党、团、队了吗? 对着一位先生说就给他一个小名,这时他们的车子也来了,他不理会我给的小名,直说:我叫王某某。起先我也没反应过来,再一次给他小名,他又重复了一次:我叫王某某,是党员。因这时他已排队要上车了,后来在他上车之际,我突然明白,很紧张的问他:您是要用真名退吗?他说:是!一边排着队,一边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然后上车了。我却站在原地内心非常的激动,我想这一定是师父的鼓励,我第一个劝三退的人,居然是这么勇敢的喊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做了三退。

师父说:“法轮功的高深法理常人理解不了,也不能讲高了,要想正面介绍大法真相的资料,就是讲最浅白的道理,法轮功是什么,最浅白的讲法轮功的做人道理与功效。不管你们讲多少年真相,这都是最根本、永远都要讲的。因为有很多人对法轮功的不了解还是从最基本上不认识,所以这是将来永远都要讲的。至于说法轮功修炼的更高深的东西,对常人那就一点都不要讲,对常人来讲那只能起到负作用,因为常人理解不了。”[1]我从师父的法中掌握了讲真相的基本要点,越讲越顺,再加上天天到景点,以及在化名上的用心,有时一天光要想化名就要花了我一个多钟头的时间,那时進步的非常快,由一个月退十几个、到三十几个、到七十几个,到连续三个月,每个月能劝退三百多个。

每次讲完真相,身体充满正能量、全身发热,一路骑车背着《论语》回家。师父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让我在一次上班即将下班时,接近深夜十二点多,眼前看到的前方停车场的车子,不是这个物质空间场的形状,而是象师父说的:“整个身体是一个松散的、由小分子构成的,就象沙子一样,颗粒状的、运动的”[2]。当我把视线拉回到眼前的桌子也是一样,颗粒状的、也在蠕动着,再把视线移到其它桌子也是一样,当时吓了一跳。再仔细看时,没了!我知道是师父的鼓励,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物体的形状,增强我修炼的信心。谢谢师父!

在景点的考验

任何地方都是修炼的场,当然景点也不例外。刚在景点没多久,也是遇到方方面面的考验:游客及导游的辱骂、导游的恐吓等等。有一次导游拿手机给我看他拍的照片,说我们学员骚扰他的游客,他去报警,警察来开罚单的画面,叫我不要骚扰他的游客,不然就报警,问我怕不怕?我说:我也没骚扰你的游客,他们有知道真相的权利,我只是告诉他们所不知道的真相,愿不愿意听随其自然,怎么会是骚扰呢?然后他就不讲话了。我想这是在考验我的怕心吧!这时我想到了师父说:“你在讲清真相的时候碰到的各种各样不同的人、事,都不是简简单单的,可是你们只有抱着慈悲的心去做才行。对常人的态度误解不要计较,只为救人、救众生,我想那个效果就能改变一切。”[3]

在景点上,方方面面的心性考验都有,来自于陆客及导游的考验我都能过的去,但是来自同修的心性考验却没过好。我感觉自己已经很认真、很努力在讲真相救人了,但同修却说我不应该天天来这里讲真相,应该拨些时间去别的地方,把这里让给其他同修去讲。我心想:这景点是我最方便讲真相的地方,离家最近,时间点跟我工作可配合,况且讲真相地方也广,并不局限在哪里,有何不可?我没跟同修起矛盾,也没多做解释,只觉委屈,眼泪不自主的就往下流,我以为同修会安慰我,没想到同修见我流泪,接着说:你这眼泪并不是为了不能救众生而流,而是为了你自己的私对不对?这下泪水更溃堤,无法讲真相就回家了。

原本觉的自己做到了忍,没有跟同修起矛盾,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4]看来,我还是没有做到真正的忍。

在景点曾经有一位来高雄某大学读书的陆生,他在展板前看了很久、很仔细。通常在看展板,我们会让他先看,等差不多看完时,才会上前和他交谈。他说他在中国大陆读书,总感觉无法完全了解中国的历史,所以到台湾读书想寻找完整的中国历史,但好象也没找到。当看到我们的展板,他觉的不可思议,我给他讲了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相,送了他《九评》及《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两本书,也帮他做了三退,他很高兴的拿了书走了。我真为他感到高兴,他真的是为了得救而来的。

正念闯关到香港讲真相

在今年的过年前,刚好有个过年的长假十一天,可以到香港讲真相,这一直是我的心愿,因为常听同修说,香港陆客多,很缺同修去讲真相,因为当时没有同修可以一同前往 , 所以只有我一个人独自去。就在取票的前一天晚上,到景点讲真相途中发生了车祸。救护车来了,念不正,上了医院,照了X光,说是锁骨骨折,要开刀。我意识到不对,坚持不开刀,医生看劝说无效,只好让我背了一个固定骨头的带子,自己离开医院回家。

香港窗口给我发了一则讯息说:要不要去香港是自己说了算,不是邪恶说了算,并要我多发正念铲除干扰。我说:对,我说了算,我明天去取机票,香港如期成行。当天晚上回到家,肩膀及周围整个都肿起来了,我把医院给我戴的固定带给拿掉,心想炼功人不需要这个,起先要发正念三个手势无法做,床也无法躺下去,就坐在靠墙边发正念,一直发到手可以做手势了,也可以躺下来睡了,体验到发正念的威力。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刚开始虽然无法五套功法都炼齐,但到了第六天就能炼齐了,虽然还不是太标准,到了第十三天,我就如期搭飞机到香港讲真相去了。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们此生的目地,我个人的理解是,发好正念、学好法,才能做好救度众生的事。虽然不知道跟师父签的是什么样的约,但是我想只要我们能做的就尽量多做。坚守景点救人,把真相散播全世界。

以上我的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