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善念感动家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我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丈夫是公务员、副处级领导,女儿在省城工作。可以说,这样一个家庭令身边很多人羡慕。

可我在这个家庭里并不感到幸福,因为丈夫从小在家里上有哥姐、下有妹,父母宠爱。几乎不会干什么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且喝酒、吸烟成瘾,性子急,脾气大。居家过日子,哪能总是和风细雨,遇到不顺他意的,无论什么原因,就对我恶语相加,甚至动手,把我搞的心里积满了对他的怨,多次产生离婚的念头。

二零零八年,我严重的妇科病——子宫内膜增厚,导致下身长期流血,经地级、省级医院专家诊治也未能治愈,当时还伴有冷空气过敏的症状,只要遇到冷空气就咳嗽不停。特别是入秋以后更加严重,要持续到来年春暖花开才能渐好,用了很多药,未能见效。这两种病虽然没有马上危及到生命,却给我的工作、生活带来很大不便和影响。

二零零九年,面对这种身体的状况,我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看我要炼法轮功,即使是为了治病,丈夫也百般阻挠。怕我受迫害,更怕因此影响到他和孩子的前程。

一、坚定一念 排除万难 丈夫变了

通过一段时间学法修炼,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作为修炼人,就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逐渐同化真、善、忍,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得道者,也明白了做人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多苦难,都是自己欠下的业力所致等等。

由于受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的诬陷、抹黑,和对法轮功修炼者“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灭绝政策的影响,丈夫很害怕,看到我学法,就大发雷霆。有时会偷偷把书藏起来,阻止我学法。我告诉他:大法书中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事先考虑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要为别人着想。如果人人都能这么做,我们这个社会人人都能和睦相处,社会多和谐呀?!渐渐的,丈夫也看到了我的变化:身心愉悦,工作态度积极向上,做家务任劳任怨,两种病也不翼而飞。

一次,丈夫告诉我不回家吃晚饭了。我吃完饭后收拾完,就开始双盘腿学法。丈夫回来后,对我出言不逊。看我不动声色,趁我不防一脚把我踹到床下,并说我自私,不为他考虑,跟政府对着干没好儿,会让我蹲大牢,说着用手做枪状对着我的头说下一个挨枪子儿的就是你。我被踹到床下时,两腿是叠在一起的,导致右小腿前面有一处很长时间呈青紫色到现在还凹陷着。我怒视他说:你不让我炼,你就是在逼我死,我只要有一口气就炼到底。转念心想:我是修炼人,不能跟他一般见识。但心里还是有些怨气。我就学法:“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我想到丈夫在外也不容易。大陆这个环境,人与人的关系很复杂,稍不留神,就会被别人算计。特别对法轮功问题都很敏感。是中共的迫害给他造成很大思想压力。逐渐的,我放下了对他的怨。每天早起炼完功,照常给他做饭。他有睡懒觉的习惯,我总是把饭菜做好、凉好再叫他起床洗漱、吃饭。

因工作原因,我和丈夫一直都很注重衣着、仪表。修炼后意识到应该放下这个心,不再追求所谓的时髦、时尚,不想在这方面浪费精力、时间,只要穿戴得体、整洁就可以了。但是考虑到丈夫每天工作,以及出入一些场合,我也尽量用些时间为他洗涮、熨烫,打理好他的生活。有时他回来已经很晚了,却说明天有什么场合要穿哪套服装。我就放下自己的事,找到他要的熨烫好。可第二天并没穿。多次出现这样的事,开始时心里抱怨他在有意折腾我,渐渐悟到这是在去我的怨恨心,怕麻烦的心,为私为我等人心。

修炼前,我和丈夫晚饭后就坐在沙发上一同看电视节目。修炼后,我知道时间很珍贵,加上现在的电视节目内容对修炼人的危害和干扰严重,就不再执著电视,而是把时间都用在学法、炼功上。丈夫感到孤独,时常抱怨,为了安慰他,我会偶尔陪他一下,并借机讲大法真相。

一天晚上,丈夫在外喝完酒回来,躺在床上耍起了酒疯,骂我不识时务,只考虑自己,骂我娘家人不阻止我炼功。当时我正在床上学法,就起身要去另一房间,他一抡胳膊,拳头打在我的左眼上。当时我就眼冒金星,视物模糊。我心里委屈着到另一房间,他却说我心狠,不管他死活了。我按捺住情绪,回来帮他脱去外衣,倒一杯水,一直安抚他睡下。师父在法中说:“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3]师父还讲:“所以你遇到什么矛盾,我说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转化成德。”[3]我想丈夫在帮我往下消黑色物质啊。我对他没有了怨,只觉的人活的太可怜。过后,他看到我的左眼都充血了,问我原因,我告诉他事情原委。他觉的对不住我,下楼买了眼药水要给我上,我说不用,过几天就好了。

女儿多次看到爸爸遇事不理智,对我言行粗鲁,我还这么迁就他,很不理解。心疼的说:“妈妈,就凭你的条件,再找个比我爸爸强的太容易了。我已经长大了,别为我太委屈了自己。”我说:“妈没修炼前为了你有个完整的家,委曲求全,忍气吞声,可现在妈妈修炼了,师父让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对别人有伤害的事就不能做。而且还要做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

去年十月,丈夫因四高(血糖、血压、血脂、尿酸)住進了医院。为了不耽误做三件事,我把时间安排好,每天利用上午时间陪护他输液和做各种检查。借给他买早餐、午餐的时间在外讲真相救人(因我被当地邪恶重点监视,怕他为我担心,所以没有告诉他我讲真相的事),午后回家学法。住院期间,给他讲大法在世界洪传,有上亿人在修炼。嘱咐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到医院人满为患的病人,我说若不是江氏流氓集团欺骗蛊惑,邪恶打压,得有多少人受益于大法呀!

经过这几年深入学法,实修,自己的心性不断在理性上升华。偶尔面对丈夫无理谩骂、横加指责,都能坦然面对,静心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在法上提高。

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让丈夫切身体会到了我作为修炼人的宽厚、忍让的胸怀和品格。

二零一五年,我去同修家里学法遭到恶警绑架,被关在当地看守所。丈夫在外为我奔波,并让律师捎话给我,让我放心,他会尽力,不会放弃。我在取保候审期间,有天晚上,在家里他接到一个市级有关领导的电话,那个领导问他:“你那个媳妇你还要啊?”他说:“领导啊,你不知道她有多贤惠,这个家要没有她就完了!”简单一句话,却道出了他对一个大法修炼人的评价和肯定。

一次,丈夫感觉心脏难受,去医院检查。大夫告诉他这个病最怕生气。知道他是单位领导。又说:“最怕在家里生气。”丈夫说:“我在家里最省心了。我对家人发火,人家都不跟我一般见识,总让着我。”回家和我说起此事,我笑着对他说:“你是托了大法的福,沾了大法的光。”

现在丈夫很支持我修炼,学法、炼功从不打扰我。由于我上了当地邪恶的黑名单,大陆的邪恶株连政策,影响了他职务的升迁和女儿的事业发展。偶尔抱怨几句,可看到我身心的巨大变化和现在和睦温馨幸福的家庭,怨气就消了。无论家里、外面有什么事情或吃饭晚了,他总是让我把自己的事情做完。

二、解除婆婆心中的怨

婆婆今年八十多岁了,是个很精明、明事理的人。二零一二年,我在修炼上经历了一次生死病业大关,最终靠师父的加持和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走了过来。所以老人对大法有一些正面认识,心中常念“法轮大法好”。丈夫的兄姐妹们都在外地,都想把老人接去尽孝,老人身体好,喜欢独居。这样我和丈夫几乎每周休息日都去看她。到那里我也是里里外外能干的活都干,不嫌脏,不怕累。老人喜欢吃火锅,我们就带她去吃。

二零一六年夏季,老人听说了我二零一五年被迫害的事。既为我担心,同时也产生了怨气。一次看到我本家大姐,哭诉让我姐姐劝我别炼了,怕再招来迫害,更怕牵连到我丈夫和女儿。姐姐知道我家电话、手机都被监控,就把此事告诉我哥哥、弟弟。他们一齐对我形成攻势,说为我的事整天提心吊胆的。好就在家炼,别到处去说。我安慰他们说,我会注意安全,让他们放心。

之后我到婆家,对婆婆说:“妈呀,这些年,我对你咋样?对这个家咋样啊?”她说:“好哇!”这时老人已明白了我的来意。说这么长时间都瞒着我,接着问我在里边(指看守所)挨没挨打,里边伙食不好,挨没挨饿?我扶着婆婆坐在沙发上,拉着她的手,说:“妈,大法叫我做好人,大法救了我的命,也成全了这个家。如果我不修炼,头些年把你房产证的名,只写上大伯哥的名,你的几个女儿都抱怨不公平,我能坦然接受吗?如果我不修炼,你儿子的脾气那么暴,你都受不了他,这么多年我能忍气吞声,甘愿付出,善待这个家吗?逢年过节,大家聚在一起,我忙在前吃在后,最后还要把一切都收拾完了才走,没有任何怨言,不图任何回报。我要不修炼,我是绝对做不到这一切。”我边说边流泪,心里也满是对师父的感激。

听了我的一席话,婆婆默不作声。因为我知道,在老人的心里,这个炼法轮功的儿媳妇,绝对和她其他的儿女不一样。以后婆婆再也没提不让我炼功的事了。

三、精進实修 多救人

因为工作性质,通过工作让我接触很多主流社会的人。在本地,我是我所从事专业的学科带头人,有一定的影响力,且有良好的口碑,这些为我后来讲真相救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零九年走進大法后,知道我们修炼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还肩负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师父说:“大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4]。为了兑现这个誓约,为了多救人,我利用各种机会、条件,对不同的有缘人讲真相。上至地市级领导,下至社会底层民众。只要有机会,就理智、智慧的告诉他们,大法是来救人救世的,“天安门自焚”是中共编造的谎言欺骗老百姓的,讲大法在世界上洪传的形势,很多人接受了真相,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二零一五年我经历了遭绑架后,一向很尊重我的单位领导迫于上级的压力,停止了我的工作,一些以往走的较近的朋友怕牵连到自己也远远的离开了。对于单位领导的决定和远离的朋友,我没有怨恨他们,并深深的理解他们。生活在大陆这样一个人心复杂,人人自危的社会环境中,本来就活的很累,谁还会为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这几年,我静下心来多学法,背法,并注重在法中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努力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5]。一年四季,无论风寒雨雪,都走出去,多多救度有缘众生。

自己修炼已经九个年头了,修炼当中,走过的每一步,每一个小小层次的提高,都溶進了师尊对弟子的无量慈悲和悉心看护。只有做好三件事,惟愿师尊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