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万块钱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快二十年了,自认为对名利和亲情都看淡了。没想到更大的考验象巨大的海浪一样,向我扑来,险些被巨浪吞噬。幸运的是在师父的法理指引下,我闯过了难关,思想境界升华了一大节,轻松、美妙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描述。感谢恩师让我更上一层楼。

事情是这样的:二零一七年五月,我原来所教学生(已毕业)的妈妈电话联系我,说她弟弟的孩子要到我们的学校上学,没有其他关系,只认识我。因为她们家的双胞胎儿女都在我这个班学习,我对俩孩子非常关心、负责,又不求回报,她信任我,便求我帮忙找人办理。我告诉她,我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办不了。经不住她再三的央求,我心软了,答应帮她找人办理。

我侄女认识一个人,说能办理此事,费用八万元,并答应办不成,退还全部费用。家长说不放心他们,但出于对我的信任,把钱打到我的卡上,由我转交我侄女,再让她转交办事人。给钱的时候,是他们三方一起清点的,以后的事情他们自己联系。由于我对社会上的事情知道的太少,以为只是好心帮忙,与我再无关系,没想到这时已经落入了圈套。

二零一八年九月,我突然接到学生妈妈的电话,说由于种种原因,此事没办成,找办事人退钱,办事人不露面。因钱打在我卡上了,钱是经我手出去的,这笔钱应该我赔偿。

我一听就炸了:我没得你们家一分钱,平时对你们家孩子尽心照顾,使两个孩子都考上了大学。并且是她从百公里外打电话求我帮忙,我看她来回开车几个小时不方便,在她的哀求下,才同意把钱打到我卡上。现在真是翻脸不认人,非要我赔偿她。她一家人就象疯了一样,什么招都使出来了,电话里说要到学校里威胁。

我拨通了她女儿的电话,没想到她女儿更绝情:说她是学商法的,这个钱无论谁花的,只要打到我卡上,就应该我补偿。这就是我亲手培养出来的学生,会用法律对付她的班主任了,而且是一直关心疼爱她的班主任,我太寒心了。今后我还以什么心态面对我的学生、面对学生家长啊?

我找来律师,律师也说:这种事只能由我赔,没有别的办法。

我实在是想不通,那几天就象过了几年一样,吃不好,睡不好。于是我坐下来学法。看到师父讲:“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1]

师父的讲法让我豁然开朗,心里堵的那个大石头一下就落下来了,心平静了许多。原来是我还有利益之心,我之所以认为苦,认为不公,认为难,是因为我还有那个心。这是在去我的利益之心,让我长功呢。可能是我上辈子欠他们的,这一世应该还给她们。

我含泪给师父上香,心里对师父说:我一定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不能给师父抹黑,不能给大法抹黑。连续几夜都睡不好,那一晚睡的很香。

我开始筹划着还钱。当我找到侄女,跟她商量,先把这笔钱还了,她坚决不同意,说自己没拿钱,凭什么给搭钱。我们就商量着一起去找办事人,去派出所、刑警队、法院、律师咨询如何能找到当初办事的人,所有人都说:那人不是本地人,无正式工作,人又联系不上,根本无法解决。

在这过程中我才了解,侄女认识的那个办事人是一个大骗子,有过多次作案记录,和当初侄女介绍说的完全不一样。当时我心里就来气了,她怎么能跟这样的人交往呢?怎么不了解清楚就把这么多钱交给一个陌生人呢?难怪我学生在电话里也这样埋怨我,看来是我错了,是我没了解清楚,认为自己只是中间人,帮个忙,与我就没有任何关系了,真是太大意了。难怪家长说对他们不信任,坚持把钱打在我卡上,他们实际上是在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他们这样做也没有错啊。

自己学法这么多年,其实还是法理不清,作为修炼人,这种事自己根本就不应参与,对这种不正之风应该坚决抵制才对。再看看侄女的表现,更是让我心寒,费尽心机,想尽种种办法,逃避责任,这事好象与她无关。这就是我从小呵护,上学、结婚、生孩子、找工作都是我帮忙操办,为了她我操尽了心,谁要说她一句不好听的,我都不愿意。到如今,却也成了一个冷漠无情的人。我都不敢相信,这是我亲侄女,我的心说不出什么感觉了。

学生家长逼着要钱,侄女不管,我真是感到“百苦一齐降”[2]。我反复看、背这一节法:“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

是啊,我应该放下对侄女的情了。她的每一件事都牵动着我的心,这是我修炼的障碍,并且通过此事,我也认清了自己有一颗非常不好的心,我对她有强烈的依赖心。因平时我俩做事总能聊到一起,感觉很贴心,感觉她能帮助我。现在要彻底去掉对她的依赖心。

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为什么断了几年联系的学生家长主动给我打电话,为什么我把这件事交给侄女办理,会是如此的结果。这都是为提高我的心性而来的。瞬间我对学生家长和侄女的怨恨就没了。实际上她们也都是受害者,她们为了我才吃这么多苦。

我决定这个钱由自己来还,也不去追究办事人的法律责任了。心一下子轻松了许多,那种美妙的境界无法用言语描述。

当我心里真的放下了,事情就出现了转机,侄女一个月后,就给我送来了四万元。单位三年来都不发的奖金也开始发放了。正象师父讲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在此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帮我度过了一个非常大的难关。如果不是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开导我,后果不堪设想;我也很感激我的孩子(同修)和丈夫(同修)对我的开导和帮助。他们从来没有埋怨过我,而是一直陪伴着我,帮着我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我也感谢侄女与学生的家长,是他们让我去掉了许多执著心,使我的思想境界又升华了。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