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新疆石河子戒毒所“学习班”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新疆来稿〗在新疆石河子到一四五团的半道上有一个戒毒所,内设一个“学习班”,其主要负责人是洗脑班主任王永康(石河子“六一零”副主任)、陈宏伟、朱德春、贾贵健(现“学习班”主任)。很多迫害的事情都是王永康指挥干的。这里曾经关押近八百人,有信仰的人占到三分之二,一家一家的人被抓进去,很多人失踪很久家里都不知道。

戒毒所“学习班”里面基本上是看守所的设施,所不同的是一些可以打人,辅警也可以打人,没有地方告。

被绑架的人遇到的第一件事就要被抽血检查身体(这个环节的参与医院有八师医院、绿洲医院),然后分成两部份,身体不好的人被拉到绿洲医院(精神病医院),身体好的被关入戒毒所“学习班”,拉人的时候都是天黑以后进行。刚进戒毒所“学习班”的人都要被脱光了检查,做下蹲,有的人觉得受到了侮辱、痛哭。

在戒毒所“学习班”,被关押者每天早晨六、七点钟起床、叠被、打扫卫生,然后跑步、军姿正步训练、上课学习,就这样一天下来几乎没有空闲时间,到晚上十一、二点睡觉,夜里每个人轮流值班,来回走动,看别人睡觉。时间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有时是两个小时 。

戒毒所“学习班”每个星期一升国旗,被关押者被迫宣誓、读决裂书(名曰“发声亮剑”),内容是听党话,跟党走,感谢党及时挽救了自己。每天吃饭前,必须唱《东方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各种红歌。所谓学习就是背《去极端化条例》十五条、二十六条等,看自焚片、《辉煌中国》、《厉害了我的国》、《大国重气》、《大国外交 》等宣传片。每周被逼写思想汇报、写“发声亮剑”的心得体会和信仰决裂,由辅导员(辅警)打分、写评语。

被绑架者在戒毒所“学习班”里,被无死角的摄像头时刻监控,三人包夹、管理人员无处不在,不让互相说话;上厕所、洗澡都有辅警看着,摄像男警察都可以看,不屏蔽。一个星期左右把所有的个人物品检查一遍,看有没有违禁品,纸条等,叫安全检查;还有防恐演练、防火演练,所有人抱头蹲下,还有过冬天穿单衣服被赶到楼下的情况。

戒毒所“学习班”教唆被关押者互相举报、揭发、打人、骂人,打有信仰的人可以能早出去。

戒毒所“学习班”号称自己是学校,学法律、学技能、去宗教极端化,最后回归社会。

酷刑演示:蹲马步
酷刑演示:蹲马步

如果被认为不听话,就会遭各种惩罚,包括罚站、罚跑步、罚打扫卫生、长时间蹲马步十几个小时,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甚至被绑坐老虎凳、遭辅警殴打,甚至连老人都不放过,并且连坐整个监号的人,让整个监号的人整那个所谓不听话的人;被折磨致病的人就会被送绿洲精神病医院。

被绑架者出戒毒所“学习班”时要签所谓保密协议,不让泄露里面的任何事情。出了“学习班”的人也没有恢复自由,被交给社区,要天天去社区报到,一个月后每周报到,不让去外地,三个月后仍遭当地中共人员各种借口的骚扰。

这个戒毒所“学习班”从二零一八年开始,陆陆续续绑架各个团场、石河子市区的法轮功学员八十人左右,年龄最大的将近九十岁。现在里面还非法关着近一百人,其中法轮功学员有十几人,包括宫润忠、杨红、薛建丽、吕明霞、马舒婷、栾桥、邓燕玲等,这些法轮功学员在这里已经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

法轮功学员马舒婷二零一七年因讲真相被绑架,先后被关押在老街派出所、看守所,后转到洗脑班、戒毒所,后被关到戒毒所“学习班”。

法轮功学员栾桥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后被关到戒毒所“学习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