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的修炼路上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有精進正悟,也有历经魔难时的痛苦。但是走到今天,我已越来越懂得珍惜自己与珍惜自己的修炼历程。我想要借这次法会的机会与大家分享的是我的部份修炼历程与体悟。

一、从懵懂少年到正法弟子

我生于一九九四年,在我的家中,奶奶在一九九二年最早得法,有幸参加过师父的早期讲法班。我母亲在怀孕的时候就随着奶奶炼功, 所以我在娘胎里就已听闻佛法,从小随母亲和奶奶一起炼功。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由于压力我们一直处于自己修的状态,我也带修不修。直到二零一零年,一个昔日和奶奶一起炼功的老同修找到了我们, 给我们带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和真相期刊,我们才知道有“正法时期”这件事。师父的新经文和与同修的交流让我如梦初醒,决心好好修炼,并讲真相救人。

那时我上高中,我在高中同学间讲真相,还因此找到了另一个小同修。当时她的母亲正被非法关押,于是我定期给她带师父的新经文,与她交流,给她的母亲发正念。她的母亲被释放后加入了我们家的学法小组,和我母亲成了好搭档,并和本地其她几个中年同修一起做资料发资料。

由于心性不稳定,我在高中同学间传真相的过程中也有过干扰。我给政治老师讲真相后,她举报了我,六一零警察上门骚扰。我们知道这是旧势力在背后干扰,我有很强的显示心和争斗心,做事不理智,被钻了空子。我记得当时六一零警察上门调查,要和我单独谈话。我在房间里听着外面警察和爸爸谈话,我就把《转法轮》打开,翻到师父法像这一页,请师父加持。我很犹豫要不要给他们讲真相,想来想去还是正念战胜了怕心,我就想,得讲!警察也是要救的人。于是我就给警察讲了真相,讲了大法洪传的形势以及从法律方面讲迫害非法等。后来这件事也不了了之,警察也没再找我。我知道师父保护了我,有惊无险。

就这样我高中毕业后来到海外,大学期间主修艺术专业。学校的艺术专业总是教一些现代派的变异东西,完全不教正统画法与基本功,学生作业的作品也是画的越丑越好,只要能够自圆其说,画的美反而得不了高分,还会被批评没有自己的理念。为此我很头疼,但想出了一个对策,既然不可以画美,那么我就画揭露中共迫害的丑恶。就这样,在一门高年级的绘画课上,我准备画一个关于中国历次政治运动迫害民众的作品,其中包括迫害法轮功。但同时,我的内心又有很强的顾虑和怕心。教授是个大陆来的中国人,我怕他不能接受,反而对我另眼相待。我还顾虑我的中国同学会举报我,造成麻烦。经过一阵内心争辩,我想还是应该去掉私心, 给和我有缘的教授和同学讲真相。于是我鼓起勇气,和教授说了我的想法。让我吃惊的是,他非常的理解,因为他当年就是六四屠杀时在天安门广场的一名学生。我在很长的一个宣纸轴卷上用墨笔画下了从中共建政以来的历次政治运动。当我在课堂上展示我的作品的时候,我感觉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的在看在听。当讲到迫害法轮功与活摘器官的时候,同学们的目光中流露出震惊与悲伤。在展示过后,有个中国同学走到我的面前,我还在想,她是不是来找我麻烦,结果她对我说:“你这画太好了,应该裱起来! ”这件事情为我以后用绘画方式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奠定了基础。

二、营救母亲与提高心性

我的母亲去年十二月在北京街头给路人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并抄家。得知消息后,我开始大量为母亲发正念,我心想,邪恶别想动摇我,我要解体迫害母亲的邪恶因素,这样她很快就能回家了。我当时有个想法,一般拘留在派出所不会超过十四天。但十四天过去了,又传来消息母亲被转到了本地区公安局,这时我的心里开始感到不安和焦虑。又过了一段时间,还是没有被释放的迹象。我开始回想和母亲相处的一幕幕:母亲因为牵挂独自在海外的我,时常打电话无微不至的叮嘱,但我有时就会嫌她唠叨,觉得她不了解海外的一些情况还老想管我。我觉得自己真是不够成熟理智,对母亲缺乏耐心。自己也从法上知道母亲这种过于牵挂的亲情和我的反感是不正确的状态,但却从来没有在这方面把母亲视为同修而好好交流。找到这个漏后,我的心里并没有轻松,反而陷入了一种愧疚的萎靡状态,觉得自己做的实在是太差了,在房间里嚎啕大哭起来。我与同修交流此事,并告诉他我的心理状态,他给我指出师父去年在DC的讲法:“你不知道珍惜吗?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众弟子热烈鼓掌)所以自己更应该珍惜自己。”[1]我忽然醒悟,这其实是我长期以来修炼的一大漏洞,一旦在哪方面没做好就会非常愧疚,并在不自觉的加重这种物质,认为不够悔恨就不会痛改前非。有时强烈到甚至觉得自己不配做大法弟子。但仔细想来,这种方式非但没达到帮助去执著心的目地,反而使执著心更难去掉,从而又加重了悔恨,形成恶性循环。这其实是一种变异的心理状态,造成了我时常觉得对修炼信心不足,感到压抑沮丧。我开始发正念清理这些物质,每当这种念头反映出来时我就能够分辨出它不是自己。在很短的时间内,我感到自己的主意识变得清晰强大。我的心态也变得十分明朗,仿佛阴云一扫而空。

过了不长时间,公安局将母亲转到看守所,并开始搜集所谓“证据”,将母亲的案子构陷到检察院。这时我已经和身边少数常人朋友讲过这件事情,其中一个朋友帮我联系国际特赦组织,国际特赦与我通话,问我要不要采取“紧急呼吁”(Urgent Action), 即给中国大使馆写信,并呼吁群众写信给检察院要求不起诉。常人父亲极力反对,怕把事情闹大,让检察院以此为证据对母亲進一步构陷。我的各种顾虑和怕心也翻江倒海,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让此事走入公众视野,检察院会不会以此报复母亲,等等。

我知道只有学法才能解开我的心结,于是我静下心来读法。当时正在读《转法轮》第七讲,读到这句话时我全身一震:“我叫你打扫的是浴缸”[2]。我突然领悟到,那些另外空间的邪恶与恶人就好比浴缸里的虫子,师父叫我打扫浴缸是清理邪恶,我为什么要在乎虫子的想法呢?或者害怕虫子是不是会伤害到我呢?想到这,我就回复了国际特赦,请他们发布紧急通告。就这样,比较好笑的是,每当我心里犹豫不稳时,我就想“我要打扫的是浴缸”,然后我就能越来越坚定下来,不被表象带动,怎么做能震慑邪恶,清除邪恶,我就怎么做。

很快国际特赦的紧急呼吁文件在网上发表,正当我忙着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消息,呼吁人们给检察院写信时,同修建议我在大法活动上发言,并为母亲征签。这下我在短时间内又要准备发言稿,征签表和做海报,同时还要为母亲写不起诉申请书。这一下仿佛八百件事同时压在了身上,我每天还要去上班,干好工作,又要顶着家人反对的压力。那些日子,脑子中经常反应出师父的一句诗: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3] 。师父在用这件事情锤炼我,让我在反迫害救度众生中建立威德。通过学法,师父点化我要“一心不乱”[2]我突破了紧张、焦虑的状态,有条不紊的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好了。

在向世人讲述迫害情况并征签的过程中,许多人表现出的良知与正念让我感动。在社交网络上,许多我的朋友和不认识我的人都纷纷转贴了国际特赦发出的紧急呼吁,很多人给检察院寄了信呼吁不起诉并释放我母亲。在单位中午午休期间,我向坐在餐厅里的同事征签,所有人都二话不说就签了自己的名字,并开始讨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个同事和另一个同事开玩笑说,你看都没看就签名了,万一签的是让你把你的钱都给她(指我)怎么办?另一个同事就回答说,那我的钱还都用在正义的地方了呢。

今年六月初,检察院不顾民众劝善,执意构陷我母亲,将她的案子交到法院。我听到消息后心情有些沮丧,难道是做的事情没起作用吗?我开始对自己有些怀疑。我接到了我不修炼的小姨给我打来的电话,叮嘱我不要担心等。她告诉我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全家人去野外郊游,她和我的母亲坐在长椅上,看着我在草地上踢球。母亲在梦中笑眯眯的,对小姨说不要担心,我一个人在这里修呢。我听后就想,怎么我在踢球呢?这不是在说我有有求之心吗?我理智的想了一想,我的确是陷在做事中了,追求常人表面的结果,所以心才会被各种表象带动。同时师父也可能在点化我要对母亲的信念足一些,不管表象如何变化,母亲也是个修炼人,不管她在哪里,师父都在时时刻刻看护着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

虽然这件事还在進行中,我感到我的心性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感谢师父与大法给予我的威德,让我在营救母亲的过程中同化大法,救度众生。

三、用画笔证实大法

师父在《洪吟二》中写道“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5]。师父赐给我一只神笔,让我用绘画技能证实大法。

今年四月起,我开始为明慧网曝光各种酷刑画插图,从中对我的心性也是很大的考验。除了一天八小时在动画公司画画之外,我还有兼职的插画师工作,再加上画酷刑图片,在工作日经常每天画十到十一小时画。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因为画的内容是大法弟子被残忍迫害的手法,我一开始画得很慢,技法不够熟练,再加上画一会儿就要停下来哭一会儿。我想到师父诗词里说的:“神佛转法轮 法徒血洗尘 为的是苍生 救你实在沉”[6]。慢慢的我能够不被感性的一面带动了,我觉得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同时我在画画时听《普度》与《济世》,有助于我保持慈悲理性的心态。

我切实的感受到,绘画技法的提升与心性的提高紧密相连。从传统文化中我领会到,“画如其人”,要想画好画,必须要先当一个好人,把各种名利、争斗与妒嫉心放下。我在社交网络上关注了一千多个画家,我每天都会去浏览看看这些人又发表了什么新作品。在浏览的过程中,不自觉的就会把自己和他们比较,我会想,比如“这个人没有我画得好”,或者“这个人怎么画的这么好,比我画的好多了”,我总是陷入一种攀比的状态,不是自满就是自卑。有时自己也会往上发一些作品,然后不停的看谁给我点赞了。我从小学习画画,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父亲为了激励我進步,经常拿我与别人比较。我意识到长期以来激励自己在画画技能上進步的并不是正念,而是想要超过别人的心。我很苦恼这颗心总是去不掉。一天当我在读《转法轮》时,一句话突然让我一震:“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2] 我仿佛忽然大脑开了窍,一下子都明白了,眼泪也止不住的涌了出来。其实所谓天赋、技能,看似是通过先天才智与后天努力达到了一定水平,其实本身都是由大法所成、所造。“天赋”本身就是上天赋予的意思。既然这一切都是大法给的,我为什么要用它来求名利与常人争高低呢?

师父说:“有这种艺术技能的大法弟子是有能力的、是有能量的,你们做出的事情如果不是正的,或者是不够正的,你们就会加强那个不正的因素,会更加影响人类社会。”[7]

师父说:“大法弟子不但在挽救众生,也给未来的众生开辟着一条真正的人的生存之路。这都是大法弟子证实法中正在做的。”[7]

我悟到,我们肩负重大使命,必须把路走正。社交网络上的很多画,其实都是有变异因素的存在,并不适合参考,又助长妒嫉和争斗心,我就把它删掉了,不再去浏览了。

当我一点点放下长期积存的名利、妒嫉心,明确了怎样走好这条路后,我的心胸变得开阔了,绘画水平也有了明显的提高。这只“神笔”是师父与法赋予的荣耀与使命,我要用它来解体邪恶,证实法与救度众生,这就是我要走的路。

前不久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城市里仰望夜空,这时许多繁星陨落了,化作陨石落下摧毁了一些建筑,就象师父讲的:“天体更新众神惊 天崩星灭人不清”[8]。星尘陨落后,天上随即出现了各种颜色的大法轮与无比璀璨的星云。我正想转身和身边站着的两个人讲真相,只见他们冲我一笑,我才看见他们已经穿上了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我想,这个梦在一定程度上是法正人间的景象,天体更新,新宇宙无比美好。和宇宙正法这样伟大的事情相比,自己的各种人心都太小太小了。

师父讲:“修炼哪,就是成就生命。”[1]我以切身经历感受着大法成就我的过程,我无比珍惜这段与师父和正法同在的日子。感谢师父与法的赐予,感谢同修的帮助与支持。能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我们生命永永远远的荣耀。

以上为个人修炼所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震慑〉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救你实在沉〉
[7] 李洪志师父著作:《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惊〉

(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