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和丈夫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七十多了。二十多年来,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坚定的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自己多次去北京护法,为大法讨还公道、为师父讨还清白,曾经被公安局国保多次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迫害,但是我信师信法的心从来都没有动摇过。

一、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一九九六年过年,我丈夫回武汉老家,回来时给我带来了大法书,有《转法轮(卷二)》和师父讲法录音带、炼功带。因为他的弟弟、妹妹、弟妹及孩子们都炼法轮功好几年了,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她们知道我身体不好,就让我丈夫把书带回来让我也学。

可能是缘份未到吧,我一眼也没看就放在枕边了。记不清是因为什么事了和丈夫吵起来了,他骂了我,我就受不了了,心里委屈的不行,再加上身体不好,一年住好几次院,心想不活了,死了算了,主意已定,又一想死了孩子怎么办?老娘怎么办?真是想死死不起,活着又憋屈。

就这样哭了好几天,有一天哭着哭着一抬眼,看到书上面的法轮图里边有一个象老师讲课的教鞭一样的白棍,和书上的笔画一样粗,我当时觉得很神奇,一连看了三次都是一样的,什么意思呢?我明白了是让我看书哇!这时忘了生气了,也不哭了,就下楼去找人打听炼功的事,别人说当地已办了四期法轮功录像班了。

这样我有幸参加了第五期法轮功录像班,一个班下来什么病都没了,从此我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二、病秧子变成了健康人

学大法以后,我由原来的病秧子变成了健康的人,整个人从身体到精神象换了个人似的,丈夫孩子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所以都支持我修炼大法。

记得有一次闯病业关,好象常人的心脏病的症状,人躺在床上不能动,喘气都困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知道这不是病,是旧势力迫害,不承认。同时向内找,一直不缓解,丈夫问我要不要通知孩子们,我没让,丈夫又说:求师父吧。我说这回不求师父了,师父让我死我就死,就交给师父了(因为以前过病业关求师父都闯过来了)。此念一出,立马感到有人用手扳我的肩膀,矫正我的身体,大概扳了三次,我的心脏立刻不难受了,当时就起来下地了,真是瞬间即变啊,太神奇了!我和丈夫赶紧给师父叩头,跪谢师恩。

过后一想,是师父看我真的放下了生死给我拿掉了那个东西。孩子们听到后都感叹大法的超常,师父的伟大。

三、放下生死 丈夫过关

再说说我的丈夫,他在职时是个局级领导,人很正直、善良,退休之后来病了得了一种“脑血管狭窄供血不足”,多次住院治疗也不好,家人和朋友都劝他炼法轮功,可他就不敢炼,他说炼功过关太苦了、太遭罪了,不敢炼。可有一天一个老朋友(大法弟子)跟他唠了嗑后,他开窍了,这才接上了圣缘。

刚炼功,丈夫的天目就开了,经常看到师父。有一次他闯病业关,肚子痛的难以忍受,真是疼的直蹦。他偷偷的写下遗嘱,告诉孩子把他的遗产(四十个月的工资约二十万),除给我两万外(送给一个困难户),剩下的全部捐给大法,并要求子孙后代都永远供奉师父。他不怕死,放下了生死,放下了名利,他过关了。天亮时他象正常人一样去早市买东西了。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生死关头真的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