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中提高 走过家庭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早上炼完五套功法,发完正念,有时再学一会法,六点半左右,我走出卧室。这时,丈夫早就熬好了粥做好了饭,间或还炒个菜,就等我出来开饭呢。看到丈夫今天的变化,我真的是感慨万千,这要在几年前,是万万不可能的事,也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

一、大法指引走过魔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后,丈夫受邪党宣传蒙骗,每天自己躲進书房,把门插上。开始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他怕我打扰他。后来他说怕我半夜起来杀了他,当时我听了感到很震惊:我一个弱女子,他一个身强力壮的青壮年男丁,竟然怕我会对他造成威胁?想来真是可笑。要知道他可谓力大过人,很多男人都没有他的力气大呀!有时他抓住人家的胳膊,男人家都会疼的嗷嗷直叫呢!可是就这样一个男人竟然被邪党的恶意造谣吓得这样,岂不可笑?很显然邪党的恶意栽赃、诬蔑,给法轮功学员造成极大的伤害,使无数不明真相的世人受蒙蔽而误解進而仇视大法弟子,从而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殊不知迫害修真、善、忍的佛弟子是罪不可恕的!

二零零零年,我从北京回来后,由于当地六一零对单位施压,我被非法关押在单位,丈夫为了逼我转化,放弃修炼。把我的头死命的往桌子上按,碰的额头出血,也不死心,还连打带骂不让我睡觉。

后来我上班后,单位让丈夫看着我不让外出,不让炼功,不准和同修说话见面。但大法的根早已扎在我的心灵深处,我永远都不会放弃。明着不让学我就偷偷的学,有时在家正看书呢?听到他开门的声音吓的把书赶紧藏好。我怕他怕的要命,最怕他毁大法书,摔师父的法像。那时我会死命的和他抢,但我抢不过他。不知不觉在心里就对他生了怨恨之心。

后来我联系到同修,看到了《明慧周刊》,也开始做三件事。但丈夫还是不依不饶,三天两头找事打架,常常拿刀说要劈了我。好几次,他抡起一把菜刀就向我身上砍来,刀与我擦肩而过,我毫发无损。如果躲不及真是后果不堪设想,想起来都后怕。有时吃着饭满满一碗热饭汤向我摔过来,热饭汤倒在身上,而我却安然无恙。每次都在师父的保护下,有惊无险。刚买的新碗,噼里啪啦摔个粉碎,吃着饭,不知怎的他就莫名的发起火来,杯子、碗、筷子摔了一地,一摔门,扬长而去。我一句话不敢吱声,默默把一地碎片整理干净。扔东西、摔饭碗、砸东西是常有的事,家中常常是鸡犬不宁,整天胆战心惊,那时想: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呀?!

通过不断学法,我意识到我有一种怕,老怕他摔东西,越怕他越摔。我问自己:大法弟子我怕什么呀?怕失去这个家?大法弟子执着这些吗?不会的。还怕别人听到不好,怕邻居笑话。这不是一颗很强的求名之心吗?当悟到之后,当邪恶利用他再发火时,我就打开窗子、打开门,让邻居听到。我怕什么?我不怕,是邪恶害怕,邪恶是最怕曝光的,见不得人的。这样以后他也就不再那么嚣张了。

有时他还打我,真是往死里打,打得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晚上挨了打,白天照样上班,还不敢让别人知道,因怕别人知道了笑话我,挨了打还得在人前强装笑脸,好象生活的很幸福的样子,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记得有一天他又打我,我实在忍不下去,离家出走,在一个同修家呆了几天。他到处找我找不到,婆家人也急了帮着找人,到我娘家去找我没找到。他害怕了。后来找到我把我拉回了家,我要离婚,他不离。说怕婆婆生气。至此,他有所收敛,但还是小闹不断。

通过学法,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大法弟子不能这样挨打。反复学师父的讲法:“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1]后来我明白了,在人的这一面他也是不占理的,是我人为的滋养了邪魔。

有一天,他刚打过我,还假惺惺的约他的朋友来家玩,让我给他们炒菜做饭,吃饭间他们在说我炼大法的怎么怎么不好,他对我如何如何好,而我却不领情等等说些不三不四的话。这次我认清了这是邪恶在迫害他、也迫害我。让他在人前伪装的多么好,好象都是大法弟子做的不对。我想我不能再让邪魔钻空子了,于是我揭开衣服给他们看,被他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没有消下去的地方。我揭露他的野蛮行为他无言以对,因他也明白自己打人不对。他说:我不打你了,我再也不打你了。从那以后,他再没有打过我。

这时我已认清了这是他背后的东西在指使,应该发正念清除,对他表面的人不应该恨。我向内找自己:发现自己对他还是有很大的怕心、恨他的心。那时同修常常跟我说:你不要对他有恨,那不是真正的他。可我就是不悟,有时常常梦中和他打架,哭醒了好长时间不能入睡。心里对他的恨真的是很深很深。怪不得他会那么的恨我呢!是我这里出了问题。我发出那么不好的物质,他那里能感觉不到吗?大法弟子发出的信息是有能量的。“平时常人想问题时发出的大脑形态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能量,发出时间不长就散掉了,而炼功人的能量保持时间就长多了。”[2]师父的法打進我的脑中。一直以来我内心对他的怨恨在起作用,而我却不自知。对照师父的法,真是自惭形秽。于是我下决心从内心修去这个怨恨的毒瘤。

可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心头的那块坚冰真的是难以溶化,十几年来积存的怨恨如顽石、象一座坚固的大山压在我心头,哪能说去就能去得了?我就不断的学法,对照自己的言行,一点一滴做起。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心里刚一冒出怨恨他的念头,就排斥,我不承认你,那不是我。后来慢慢的我不再那么恨他了。

师父看我悟到了,也就给我拿去了很多东西。当我真的明白过来后,彻底去掉那颗怨恨的心后,发自内心的感谢他,这些年来,他承受着来自单位、亲戚、朋友等各方面的压力。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因我的修炼不扎实而做错了事却不自知,不敢对他讲真相,以至于他错过了一次次机会,对大法犯罪。于是我加倍的弥补这一切,听师父的话,严格按大法去做,闯过家庭这一关,终于柳暗花明。

二、师父导航正念闯关

有一件事折磨了我好几年,我一直悟不到自己到底错在哪儿?就是提高不上去。

因我和丈夫在一个单位工作,他喜欢喝酒,朋友约他就去。单位有事找他,他就让我去替,我上完班,再处理家务(那时家中大小事他一般不管),也就没多少时间做三件事了。再替他做事,那我就更没有时间了。我想大法弟子的时间那么珍贵,我不能一味的这样迁就他,他又不是有什么正事,去喝酒玩乐而已,我这不是纵容他做坏事吗?后来周末的值班他也让我代替,而他却补休去玩。我们单位的值班是轮着值的,周末值完班再补休。这样我的时间就白白让他占用了。我知道不对,但就是不知如何处理。到后来一遇到这样的事就吵架,他就怪我学法轮功没人味,不替他值班。弄得办公室的人也都说我,怪我不理解他,不就替他值一天班吗?

后来我深挖自己的内心,这件事我到底错在哪里?我不替他值班是对的。为什么我替他值了,人家还都说我不对。原来还是自己内心有颗要面子的心在作祟,怕别人说我不好,怕别人说他不好,都是人心。于是我在办公室揭露他:他是去喝酒、玩,不是正事。不对的是他。同事们明白了,也就不怪我了,也劝他少喝酒。再安排值班时,我就征求他的意见:你的值班我全替了吧?值了班我就补休,他不同意。这样再有这样的情况我就和同事说明,是他不让我替。错不在我。他也就尽量不用我值班了,但在他心里还是对我有意见。

就这样这件事好象是过去了。但我没有悟到这是旧势力在利用他破坏我的家庭,让他认为我学了大法,没有人情味了,不善解人意。就在前不久,本应该是他值班,可正好遇到他和朋友说好那天要外出有事。他意识到我不想替他,也没说让我替,就恶狠狠的说:“你放心,我不用你替,我一千元钱一天雇个人替我值班。”扔下这句话就回自己房间了,把门摔得咣当响。我想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事情会是这样?我静下心来开始找我自己到底错在哪里?突然一个念头打入我的脑中:这是旧势力对我及家庭的迫害。我要发正念解体它,于是我盘腿打坐,发出强大正念:不准任何外来因素控制他,不准任何邪恶因素通过任何形式来破坏我的家庭。当发出这一念,我感觉威力很大。第二天早上一切都烟消云散,就好象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一样。他不再提起,而他照样值班,值完班去外地办事什么都没耽误。

我终于弄明白了,旧势力是想用这种方法来占用我的时间,把我拖下去,同时也害了我丈夫,破坏我的家庭,旧势力真的是太坏了,是我没有悟到。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又悟到是我不珍惜师父给延续来的时间,所以旧势力才利用这件事来迫害我。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定要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这宝贵时间,做好三件事,不能再懈怠。那样不但对不起师父,也会失去这万古机缘。正是我明白了这一点点,师父就给我做了最好的安排。

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关键时就看我们是不是能向内找,有正念,站在法上思考问题。怎么发出这正念,很重要。大法弟子,我们就是主角,我们不能被任何外来因素所控制。我们发出的是神念,神念就顺应了宇宙的理,那一切都会顺理成章。因为我们的师父在为我们安排一切,就看我们的心是不是到位。只要我们提高上来。看似不可能的事,一切皆有可能。

以前愁眉苦脸的丈夫现在笑口常开!他已不同从前,我也在大法中熔炼的更纯更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