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闯出一条光明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我老伴是退了休的中学教师,邪党文化灌的太多,对神、佛根本不相信,是典型的无神论者。尽管看到我的身体确实在大法中受益,但他也很难改变那僵化了的无神论观念。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以后,我老伴不让我出去讲真相救人,怎么跟他说都不行。他看见我出去就骂,要不就说“你别学了”。那时我不懂向内找,但是我知道要想修炼就必须按师父的要求去做。我不和他争。也不和他吵,就是做好我该做的事,拿真相资料尽量不让他看见,放在楼下车库里。有时他发现就愤愤的说:“我给你都扔了 。”我正念十足的说:“你敢!”结果他什么也没动。真是“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

有一次我在大街上给两个小伙子讲真相,劝三退,还没记名,正从包里拿资料给他们,一只大手拍在我肩上,拽着我就走,当时我吓了一跳,以为碰上警察了,回头一看是我老伴,两个小伙子直看我。我说:你放手,你看那两个孩子还在等着要资料呢。老伴一下把手放开了,我就把资料给了两个小伙子,把名字记下来了。小伙子笑着说:谢谢你。我说:“你们不要谢我,是大法师父叫我们来救你们的,感谢我师父吧。”小伙子说:“好,谢谢大法师父。”然后开车走了。等我发完资料回到家里,老伴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这样的事情不知多少次了,他遇到就骂,但是我就是不动心,时间长了,他也不骂了,看见真相资料也不管了,在车库里还给我让出放资料的地方。

老伴不修炼,不知道真相,他怕我遭到邪恶迫害才干涉我做大法的事。我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师父就把这一切都化解了,老伴就有所改变了。弟子谢谢师父。

我一般都是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去小组学法 。邻近同修家晚上有学法小组 ,我也想晚上出去学法,担心老伴不让,所以很着急。同修说:那你就闯过这一关。我说:好。有一天晚上吃完饭,我把家务都做完,我拿起书告诉老伴我想去学法。他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边推我一边说:这家不是你的,你给我滚!永远不要回这个家,你不想过日子了,成天往外跑,白天出去还不行啊,晚上还要出去,你不想要这个家了,我也不想要你了,你走吧。我说:我也不是出去干坏事,就是出去学学法,不一会儿就回来,不耽误你休息,对你还有好处。他一听转过身就给我一个大耳光,当时我就觉的头晕脑胀的,还没等回过神来,他已经把师父的法像摔在地上。我一边流着泪一边收拾,把师父法像从新粘好,我想起师父说:“可是我们讲了,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3]是呀,炼功人不能和常人一样,得向内找自己,我想是自己没有站在他人的角度去想问题,学法本身没有错,但不顾及老伴的感受,太自私了。虽然他一耳光打的我有些头晕脑胀,但是却一点不疼,我知道是师父为弟子承受了。

到学法小组跟同修交流,同修说:多学法吧,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我恍然大悟,是啊,师父都说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

我开始大量的学法、抄法,渐渐的就明白一些法理,我悟到提高心性,为别人着想,宽容别人,做到真、善、忍,这不就是向内找修自己吗?我就静下心来找自己,一边找一边清理:不修口、怨恨、指责、看不上别人、觉的自己了不起、抱怨、委屈、安逸,这么多肮脏的人心。还有一个最可怕的观念就是:我把老伴当成坏人,认为不可救药,而不是去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这不是在害他吗 ?成天救人救人,却把自家人往外推,难怪他骂我打我,他明白的那面着急呀!邪恶能不钻空子吗?我现在觉的真的对不起老伴,更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师父,弟子知错了,请求师父帮弟子去掉这些不好的人心和观念吧。

当我转变了观念,回头修自己的时候,不知不觉中老伴也变了,不象以前那样看着我,阻挡我。

有一次,我们五个同修配合着开车去几十里外的农村发真相资料,遭人恶告,结果除了司机之外,我们四个人都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其中一个同修被家人托关系接回家了,因为我们三个都不配合邪恶,连夜被拉到市看守所里。路上我们一直发正念,清理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的,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我定住一念:十二点就得回家。在师父慈悲加持下,在当地大法弟子发正念配合下,警察十二点就把我们送回当地。

因为每天我都按时回家给老伴做饭,那天老伴等到六点我还没有回去,急坏了,就开始到处找我。我让被家人接回去的同修捎口信,告诉老伴不用担心,一会就回来。同修七点多回家后,马上就到我家里告诉了老伴。老伴听了,又开始大骂起来。同修安慰他也不听,无奈同修就走了。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面对老伴不理性的魔性表现,我想起师父的法:“可能刚一進家门,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3]在师父加持下,我没有和老伴争辩,赶忙去给师父法像磕头:感谢师父慈悲呵护弟子,加持弟子正念解体邪恶迫害。老伴说:磕什么头,像都叫我撕了。因为没开灯,我也没注意,我抬头一看,法像真的没有了。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望着上面空荡荡桌子,哭了。在邪恶迫害面前我不害怕,坦坦荡荡,为警察着想,可是在家里怎么就这么大干扰啊?老伴一次一次损坏师父的法像,那不是在害自己吗?我不好,师父还惹你了吗?怨哪,恨哪,一起上来了:这个家我真的不能呆了。

第二天下午去小组学法,我就跟同修说:我想离开这个家,因为我不能让他一直对师父对大法犯罪。三件事我还得做,可是一出点事,他就破口大骂,甚至大打出手,这样下去我也受不了。同修说:你修炼人受不了,你老伴能受的了吗?你不想一想,你走了,他怎么办?大法弟子在哪都是个好人,你一走了之,你能是个好人吗?那不是破坏法吗?你把他当作一个众生来救了吗?同修这番话我惊醒了:这不是师父让同修点化自己吗?怎么老是自己受不了,受不了的呢?还是为私为我。别无它路,这条修炼的路还得往前走,修自己修出慈悲为别人着想。

回头想想,是自己把“我要修炼、我要学法、我要做大法的事”看的太极端了,把“我”看重了,没有真正的设身处地站在老伴的角度上去为他着想,还觉的自己尽了义务,尽了最大努力,对你够包容的了,够忍的了,大法真相我也跟你讲了,你不听,你不信,那后果是你自己选的。大法弟子的善没体现出来,更谈不上慈悲,不但不能救了这个生命,还把他推了一把。大法修炼是修成无私无我,成就为他的生命的呀,我在心里说:师父,弟子又错了。

想一想老伴不可怜吗?被邪党文化灌输的理智不清,面对邪恶迫害担惊受怕。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心里有底,一个常人怎么能有那么强的正念呢?何况他背后都是邪灵在操纵、在控制着,如果没有背后的因素,他也不可能总是这么不理性。世上的人都是为法而来,人都有本性的一面,有善的一面,把他背后的邪灵因素解体清除掉,人的一面就会清醒。

认识到了这些,我就在学法、发正念上加大力度。用法归正自己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归正一切不符合法的变异观念;发正念彻底清除利用老伴干扰大法弟子修炼、证实大法的一切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干扰老伴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加持老伴明白的一面起主导作用,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为自己的未来做出正确选择。

当自己真正为老伴着想,为这个生命负责的时候,自己的心性有了很大的提高,真的从理性上认识到修炼是多么严肃!老伴也改变很大,不再阻拦我做任何大法的事了,有时我要出去还叮嘱我要小心一点,早点回来。

向内找,修自己是大法修炼中的法宝,只要遵照法去修炼,在助师正法这条路上什么都挡不住。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弟子唯有做好三件事,真修实修自己,让师父少操一点心吧,这是弟子的真愿。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