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事上体现出的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七日】我是青年大法弟子,父母都是同修。最近在和父亲的配合上,出现了一些情况。

一、外地有一位同修被绑架了,父亲参与了营救同修。有一天,父亲跟我说他在跟踪报道这件事情,但是明慧站内信箱突然无法登录了。我说我改了密码了。父亲说:哎呀,那我跟踪报道的案件進展情况,好久都没发明慧网了!我心里一阵自责,感觉自己耽误了大事,然后父亲给我三个U盘,意思是把控告信拷進去,可是当时我心里仍在想着父亲给明慧网发的案件進展的事情,就没听到他让我拷贝到U盘,而误以为发给明慧网,我就把控告信发到了明慧网。结果父亲知道后非常生气,说我不动脑子,一直数落我耳朵不知道听哪去了。事后我回想,的确没有听到父亲让我把控告信拷到U盘。

二、父亲得到本地区大概三千个电话号码,让我录入电脑发给明慧网,以便海外同修拨打真相电话。我就开始了这件事情,心里非常重视,心想“这可是相当于辛德勒的名单啊!”,可就在我录入一千多个号码时,电脑怎么都打不开了,父亲知道后,也是非常生气,并且说:让你快点录,你就不听,不是告诉你赶快发了吗?!录一部份就先发过去!我心里有点生气了,因为仔细想想父亲并没有提到过“赶快发”,只是说“赶快录”,事后却全怪我,还发脾气。

冷静下来后向内找自己,我发现自己非常“听话”,甚至不动脑子的“听话”,由于从小父母被迫害流离失所,我深知要懂事听话,不让他们操心,所以长期就形成了一种放弃主见的状态,几乎就是他们说什么我就照做。

从小父母对我要求非常严格,在我眼中他们非常强势,我为了躲避与他们的冲突,产生了保护自我的“私心”,所以也总是“听话”,以获得肯定。可是随着渐渐长大却发现,这种“听话”根本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心里又产生“怨恨”。修炼后,更是总想让别人告诉我该怎么做,完全没有主见,甚至经常求师父告诉我该怎么做,然而看到师父显现出来点化同修们,心里也非常“妒嫉”,心里也想着让师父显现出来点化点化我,也好显示显示,这里还夹杂着不信师不信法的疑心。

写到这里,我已无地自容,深感惭愧。可还是要继续向内找,细思这种听话的背后,是逃避心、自我保护心、懒惰心、怨恨心、妒嫉心、依赖心、有求之心交织的结果,懒得动脑筋,怨恨他们不听我的看法,又有一种“深知”(观念)他们缺点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妒嫉心,但由于长期不动脑筋,又不得不依赖他人,有求于他人。

这些人心不仅体现在我与父母的相处上,还体现在我与他人的交往中,总是带着有求之心,在我与别人相处中,刚认识的时候为了显示自己,有求于他人的认可,便总是隐藏自己的想法,不表达真实内心,师父开示:“我说不见得,你已经养成了放弃自己的主意识的习惯,你一闭眼睛就把自己的主意识放松了,没有了,你已经养成这种习惯了。”[1]这种没有主见的背后,其实并不是无我的圆容他人,而是旧宇宙的为私为我,执著于自我的表现啊!为了求得他人认可,就总去看别人对自己的表现、评价、喜好,师父开示:“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1]这么一找吓了一跳,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存在那么大的问题,平日里还总是沾沾自喜觉的自己还可以,对待修炼不够严肃,学法不扎实,从而悟性无法提高。师父一直强调大法弟子是有标准的,然而自己却陷入了与人比较的维护私心、妒嫉心、攀比心等的人心漩涡之中,无法自拔。

最近总是能意识到人心对修炼人的干扰,经常也与之“抗争”,但常常感觉力不从心,修的很苦,其实正是陷入了与之抗争中,把战胜人心当作了修炼的成果,把人心的位置抬的越高,它们的“形象”也就越大,一方面清除和否定它们,一方面却又给其生命,而在清除人心的顾虑循环中,不知不觉的浪费着时间,消磨意志,使我忘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对于大法弟子来说,心性和对法的理解至关重要。真正同化法,不再陷入和人心的抗争之中,把那些人心看小、看淡,走师父安排的大道修炼,才是会修、实修。

再说下父亲两次的“发脾气”,最近学习师父讲法:“这种显示心理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显示心理。”[1]个人所悟,不止显示心,在做好事时,往往也能暴露各种人心,父亲营救同修、救度众生本身是在做大好事,可是却错用了发脾气的方式。想想自己,有时也是“急人之所急”,表面上是“为他”,其实是在暴露人心,是被牵动的不理性,“发脾气”时是不善。修炼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应该体现出真、善、忍的风度,一言一行都应符合修炼人的标准,才是“无漏。”

个人所悟,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