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者的叙述:我家五朵姐妹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我们家中兄弟姐妹共七人,有五个修炼大法。作为男人,家中经历风浪时,我总是活跃在前,也因此见证了亲属们修炼后的神迹。

如今在我们当地,若是提起某某家五姐妹,依然出名的很,都知道这五朵同出一枝的姊妹花,她们曾经傲雪绽放,为了坚持正信而历尽严霜,现在她们有的已年近古稀,最年轻的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却一个个面色红润、身心康健,这都是因为修炼大法的缘故。

而得法之前几个姐姐的身体状态,如今回想起来仍令我心有余悸:我大姐在修炼前是个药罐子,二十年前的她被市医院诊断为胃癌;二姐在退休前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因为行动不便连班都上不了,那时候所谓的按摩理疗店还没在市面上出现,她只能天天猫在小黑屋里自己做牵引;三姐呢,患有严重的肾病,浑身颤抖四肢无力不说,还长期尿血,人都站不稳;四姐虽然身体上没啥毛病,可却被动物附体盯上了,好的时候挺正常,一到过年过节或每年的四月份就开始疯疯癫癫,整个人脸色发青、乱说胡话,屋子里呆不了,总爱往外跑,找当地所谓的“大仙”看,说她被选中了,得出马,不出就得继续受折磨。逢年过节,这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病的病、疯的疯,真是好不热闹。可是身为家属的我却爱莫能助,因为无论是前几个姐姐身体上的病痛还是四姐所受的精神折磨,都是人力无法抗拒和改变的。

没想到,看似绝望的一切,因为一个偶然的事件发生了改变。一九九五年,在建筑部门做技术员的三姐夫在工地不慎跌落,腰因此被摔坏,为了治腰他没少求医问药,那时社会上到处都在学练气功,医药不灵他就开始转寻功法,后来辗转外地在大连接触到了法轮功,修炼法轮大法后,他的腰部很快康复,并悟到这个功法不仅能祛病健身,还能真正指导人往高层次上修炼。于是回到家乡后,三姐夫成了当地炼功点的辅导员。

那会儿,大姐因为胃部手术效果不好,肠子出现粘连,正犹豫着要不要进行第二次手术。我听医生讲再次手术风险极大,有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就坚定地跟大姐说:“死在哪儿不行?死在手术台上还不如死在家里,别做了!”大姐听了我的话回到家中,那时正好赶上八月节,一大家子人都聚在父母跟前,已经得法的三姐、三姐夫在家庭聚会中给大家介绍法轮功,见到三姐得法后重获健康的样子,大姐、二姐、四姐和家中二老都相继走入修炼。一九九六年年底,家里迎来了春天……

我常跟大姐调侃说:“要是你当年不学法,土埋的老高了,根本活不到今天。”其她几个姐姐的病症也都在修炼后迅速痊愈了,光扔在河边的药就有几麻袋之多。四姐在得法后不再疯癫,她清理了家中的牌位并陆续烧掉,放在以前因为害怕“大仙”报复,销毁牌位的事她提都不敢提,她在学法后这些事做起来都变得自然而然。

最让我欣慰的是家中二老的变化:我母亲在得法前经常病恹恹的,一千度的近视眼戴着瓶底厚的眼镜,看东西很费力,还天天自己找药吃,谁劝都不听。与父亲间也总闹矛盾,每次我回家都发现老俩口在冷战;得法后母亲把药全扔了,刚开始我还担心她的身体,后来发现她不但人一天比一天硬朗,文化水平也显著提升,一字不识最后竟然能通读整本《转法轮》!每次回到家,映入眼帘的一幕都格外温馨——老太太虔诚地听着法,老爷子在一旁认真抄法,父母儿女一大家子人每天聚在一起切磋修炼,家庭氛围十分祥和。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受迫害,二姐、三姐和五妹一起上京为大法鸣冤,后被非法抓捕、劳教,她们在派出所挨了揍,又在看守所被吊铐在暖气管子上一整宿,只有脚尖能沾地,尤其是可怜的五妹妹,孩子还没上小学,恶警劫持着她回居所抄家,婆婆见她戴着手铐脸被揍得青肿,不但不心疼,反而恶言相向,我看了真是落泪心酸。

作为亲属,我被警察叫去对她们进行所谓的“劝说”,抱着让亲人不遭罪的想法,我劝她们妥协,结果几个人却毫不动摇。二姐、三姐绝食抗议了十多天,最后警察招架不住,放她们回家。没想到十几天没吃饭的人,居然自己背着行李卷步行走回了家,连面容都未见憔悴。这些事也让我感触颇深,她们宁可面临坐牢受罪、骨肉离散的危难,都不肯抹黑和放弃自己的信仰,这份信念得多坚定啊?这得是多么珍贵的高德大法啊?大法的形像在我心中逐渐清晰,我对几个姐姐也是由衷地佩服。

在几个姐姐被非法劳教期间,七十三岁的母亲被医院确诊为胆结石,当时肚子已经出现腹水,跟怀了双胞胎的孕妇一样大,医生说再不做手术命都没了,最多只能活三天,母亲做过手术后,又因伤口难以愈合输了三个月的蛋白,出院回家时体重不到九十斤,只剩一把皮。母亲回家后粒药不沾,把着床杆练肌肉,为的是能够早日自由活动、恢复炼功,不到三个月她能起身了,就开始高密度的听法,从那以后,母亲的身体逐渐康复,能将装满水的吊子壶提上楼去浇花。

从一九九六年到现在,我虽然没有修炼,但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大法,我亲眼见证与参与了几个姐姐得法后的人生。正因如此,周围的同学朋友,谁说大法不好我都不愿意听,总会第一时间做反驳,比如告诉他们:“法轮功好不好你们都不清楚,只有我是最有感受和发言权的!我家老太太得病后,牙一颗没有,做手术时脾还切除了,这种情况下猪蹄子却能啃两个!咱们都知道,脾是助消化的,猪蹄子没有牙嚼不碎,结果老太太猪蹄子照啃,还能正常排便,一次肚子都不闹,这是正常人能做得到的吗?我要不了解这些情况我可能也会怀疑大法,但我亲眼见证了这些,你还能说大法不好吗?电视上造谣法轮功的新闻能是真的吗?那都是政府用来愚弄老百姓的!告诉你们吧,学法那帮人可比你们精多了!你们平时都自以为精明,现在身体啥样?看看我家那几个老姐妹,学法之前病恹恹的,一阵风都能刮倒,现在身体多硬梆,一天嘚儿蹦的啥事没有,到底谁精?”他们听到这些话后都变得哑口无言。

能够传播真相、澄清误解我感到很高兴,这份对法的正信和坚定维护大法的态度也使我收获了福报。

二零一七年六月的一个下午,我开车行驶在某小区的北门前,因驾车时在路上打了个盹,使所驾车辆与前方停车卸客的出租车发生了严重追尾。当时车速非常快,在撞上出租车的同时,自己的车被震飞三米多高,车从地面腾起的一刹那,我已清醒,在睁眼的瞬间,我看到一个象法轮似的火球出现在头顶的上空,再看自己开的车,严重撞击后,右前车盖已破碎,右前轮及车胎因为硌在马路牙子上已严重脱落,前保险杠被撞成碎末,所有的一切都在呈现着车祸的惨烈,在这种极度危险的情况下,哪怕是由于惯性,驾驶者的脸都会撞上方向盘或挡风玻璃,可我却安然无恙、毫发无损,真是太神奇了!当时被追尾的出租车的后备箱都被顶到座位上去了,出租车司机却没受伤,这件事想想都后怕,如果出现伤亡,我就是全责。清醒以后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大法师父在保护我呢!谢谢尊师,谢谢大法!

我的家中供有师父的法像,我每天都会给师父上香、磕头,现在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希望此文能够分享给更多的世人,通过我自己和几个姐妹的亲身经历,唤醒大家对正法的理解与尊敬,让大法的光辉福泽更多的生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