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让我的人生更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我于一九九五年幸得大法,走上了返本归真修炼之路。通过学法,我知道了做人的道理,遇到矛盾时向内找自己,能为别人着想;在利益上不与人争斗,一切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世无争。在近二十四年的修炼中无论是个人修炼时期或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正法修炼时期,都能始终如一的按照大法的法理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下面把自己修炼中遇到的一些事情写出来,感恩大法师父给予弟子的一切。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周围的世人。

金秋稻香飘飘

一九九七年我所在的村社,上次调整承包田,我家得到两亩二等水田地,因田地块小雇佣了推土机,推了一整天,平整了土地,小块地变成了方条田,这年刚入冬,河对面十几家村民在没和我打招呼,我家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在我家修整最大的田上铺垫了一条三十米长、三米宽的土路。

象这样强行侵占我家承包田的行为,视为欺负人,被欺负者视为软弱无能,而我这个人在村里是个小有名气的人,强者,好打抱不平,只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遇事忍让,不与人争了斗了,为别人着想。尽管他们说要给我点补偿,我没有接受。我只是告诉他们,我要是不修大法,你们就是连想都不敢想,占我家的地修路你们就敢?

一九九八年春天,水稻插完秧后,长势旺盛,绿色的稻叶象抹了油似的,油绿、油绿的。稻子一大颗、一大颗的比别人家的稻子高一半,本村的人都来参观,稻梗子都踩堆了。来的村邻有的问我上的什么肥、什么种子,我说与大家都一样的肥,稻籽儿都是在农研所买的。稻子长的超常与我修炼大法、让地有直接关系。也许是善报吧。

到了秋收,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腰。金色的稻穗子秋风吹拂下如同金色的浪在翻动,谁看见都驻足观赏。那年的稻子没有瘪粒、半粒,打场的时候,接稻粒的地方得需要两个人接,别人家都是一个人接,稻粒饱满,粒又多,下的快,我种了几十年水稻,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稻谷。

等卖完粮一统计,每亩地产量达到了2400斤还多,太超常了。乡亲们都议论纷纷的说你看人家炼法轮功,让地修路,粮食不但没少打,反倒是大增产,人家一亩地打粮快赶上咱们二亩地了,这法轮功真好,咱们都炼功吧。

那个时期得法修炼的人真是很多。人们亲眼见证了我们全家修炼大法后,身体的病(心脏病、皮肤病等)好了,人也和善了,不与人在利益上去争了,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真好!”

乡书记明白真相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与江泽民发动了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镇压。当年十月中旬,我所在的乡村与当地的派出所联合组成了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的临时所谓“维稳办”,乡书记带头监控法轮功学员的行动,有進京上访的一律送“劳教”,并处以罚款。

我当时觉的应该找乡书记谈一下我们为什么炼功,炼功后又是怎样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和为什么要進京上访的等等一些认识吧。目地很单纯,就是不要把法轮功学员当成敌人一样的对待,不要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

当年的十月二十一日我骑自行车到了乡政府,上三楼找到了书记办公室。我敲门后,书记问我哪位?我说我是某某某。他说你進来吧,正好要找你呢!乡书记很客气的给我倒了一杯茶,让我坐下后,他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说有事,我就把我家从一九九五年炼功后,交的公粮票子、统筹款的票子都递给了他,他问我,你拿这些个干什么?我说,这些票子是我修炼大法后道德回升的证据。

我在一九九五年是咱们乡里拒绝交统筹款的钉子户,每年我都以各种理由刁难前来收费的乡干部,有时还动手打过人。乡干部一到秋天收费时对我非常打怵也害怕。我也抓住他们腐败的一些事,作为我不交或少交统筹款的理由。然而当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大法的要求、按照师父的教导做事,为别人着想,做到无私无我。我每年都主动提前交纳统筹款。我每年向国家交的公粮都是我用木掀扬了四遍的上等粮。这些票据证实了这一切。而且我家让出土地来修乡路,没向乡里要任何报酬;在修环乡路、修洪道都是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

我对书记说:你可以问一下我们村的那些干部,他们都说过,我们村要有一半人炼法轮功,我们的工作就好干了,也省心了。这不是装出来的是修出来的。书记我问你,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大法学员進京上访的迫害对吗?乡书记连声说;“不对、不对。我多少也了解一些法轮功的事。可是上边就是这么指示的,让我也没有办法。”

我说我妻子、孩子得的都是医院治不了的病,是炼法轮功奇迹般的都好了。出于对李洪志师父的感恩的心,看师父、大法被陷害,被诽谤时,我们应该为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你说对不对?书记说:“应该,应该。”“我今天讲出这些是明明白白告诉你,大法弟子维护大法是天经地义的!我要堂堂正正的再次维护大法,我不会偷偷摸摸的進京的。”

乡书记这时已是汗流满面,在地上来回走,最后他说:“你炼功好,你们全家就在家炼,我保证不抓你。”我说:“书记,这个时候还在家炼呀,多自私呀。”他无可奈何的说:“我只能尽我的能力去做了,希望你保重。”

第三天我们去北京上访了。在北京被绑架后送回当地。我们当地的“610”头子非要劳教我,乡书记说这次就别劳教他了。“610”头子说你是被他给洗脑转化了,为此他俩争吵起来。后来乡书记调到区里去了。有一次我在路上见到后,他还告诉我,要注意安全,上边对法轮功是一点都没放松。看来乡书记是真明真相了。

警察吓的说,“来神啦!”

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八,当地派出所在我回家的路上(贴不干胶)绑架了我,把我非法关押到派出所一个空房子里,锁押在老虎凳上。不一会,恶警辛××撸着胳膊到我身后突然拽我羽绒服的帽子套在了我的头上,用力在后边一拧,我顿时因缺氧而无力的承受着这种酷刑造成的极度痛苦。也就在同时,旁边的几个恶警用木棍等物重击我的头部。

我的头突然耷拉下来(昏死过去),一股强大的旋转力连人带老虎凳给推翻了。我看到我的肉身被老虎凳压在底下,也看到了那些恶警们慌乱的躲藏着,我是在天棚上看到地上发生的一切。这时那个指导员给我开了老虎凳上的锁和背铐的锁,我的肉身已失去了知觉和意识,他们掐我的人中,往脸上泼热水。也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旋转力把我推回到肉身。我慢慢的很吃力的睁开眼睛望着身边的一切,好象很久远、久远的事情。

指导员看我又活过来,就买好的说:“刚才是一种什么力量把你和老虎凳给推倒了。这个老虎凳用人都推不倒的,是不是神来救你啦?!”

我说:“是神,是大法师父来救他的弟子,不但救了我也同时救了你们。你们对我所用的酷刑是违法的,你们的违法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杀人罪,谁干的谁得去偿还。你们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施以暴行了,你们不觉的惭愧吗?如果你们还有一点良知的,赶快放了我。三尺头上有神灵,神是真实存在的,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足以证实神是存在的,你们也真实看见了这一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在给你们觉醒的机会哪。”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