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念 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得法的弟子,当时二十五岁。由于父母都学大法,所以我是抱着好奇的心理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到师父讲:“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1]“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当时师父的这段法好象一下子打到了我的思想的最深处,我的眼泪一下子象泉水一样流了出来。说实话,以前我遇到再大的困难、魔难都没有哭过,很少掉眼泪。可听师父的讲法却让我泣不成声,觉的师父讲的太对了,句句说到了我的心灵深处,句句是真理。

九讲录音一口气听完,三天听了三遍,第三天我的天目开了,看到了非常漂亮的景象,晚上炼功,有时睁着肉眼都能看到象风扇一样的小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每天只要我一炼功就感觉到非常强烈的功和能量在我身体上千变万化,真的用语言无法形容的美妙,内心真的无限感激师父的救度之恩。

以前自己脾气暴躁,争斗心很强,为挣钱不择手段。通过学法使自己放下了很多不好的心和行为,严格按照师父讲法要求的做,使自己改变成真正的好人。

得法没几个月,邪党江鬼就下令残酷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电视、报纸、广播等等邪恶处处都在污蔑大法,给师父造谣,欺骗了全国、全世界的老百姓。当时我和周围的同修一样悟到:作为大法中的一员,当邪党污蔑师父与大法时就应该堂堂正正站出来维护大法,讲清真相。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的以后几年,我两次進京上访,撒大法传单、讲真相,被四次非法关押迫害,都靠着师父的加持、保护与点悟,使自己一次次正念闯过难关,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靠着对大法坚不可摧的正念和师父的加持,放下了对肉体的执著,对生死的执著,真的在邪恶疯狂迫害、特别是对肉体的迫害中,真正的放下了生死。

有一次在劳教所期间,狱警用了很多办法都无法“转化”我,最后下了必杀令,唆使劳教所的犯人,在喝完酒的情况下,把我叫去一个小黑屋,四、五个人把我围住,他们身上都有纹身,带头的手里拿着一铁凳子,進门就让我跪下,我不跪,旁边一个人上来朝我肚子上就是一脚,这一脚很重,当时我就感觉自己上不来气了,感觉非常难受,非常痛苦,又不能呼吸,过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那口气,在地上趴着还没起来,那个头目就说:感觉怎么样,看到我手里的凳子没,后面还有很多节目呢,上面下了死命令,你今天必须得“转化”,或者写一个“我错了,我不炼了”的保证,今天就放过你,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当时我的心里只有一念,不能背叛师父与大法,大法就是我的生命,我说:我绝不会“转化”。当时他就拿凳子朝我头上砸了一下,嘴里还问:转不“转化”?我说:不转!然后他就朝我头顶使劲的一下一下的砸,不知道砸了多少下,当时我感觉自己的头真要裂开了,他们一看我还不妥协,就拳脚相加疯狂的一顿乱打。

在迫害过程中,一位同修把情况告诉了值班队长,这个队长可能是怕出人命连累他(现在悟到一切都是师父安排救了我),就过来阻止了这场迫害。当天晚上,就在我似睡非睡的时候,意识很清楚的看到从自己身上出去一个大肉瘤一样的东西,心里知道这是很脏的东西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悟我,鼓励我。并且我身上头上一点伤都没有,也不觉的疼,这都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我只有做的更好才能对得起大法弟子的称号,对得起师父的承受。虽然有漏被邪恶抓来迫害,但我一定要堂堂正正闯出这个黑窝。

这次疯狂的迫害,也使我彻底明白不能再这样被动的被迫害了。当时有关发正念的经文也被外面的同修传進来了,使我在法理上更加清晰了,知道该怎么做了,什么起床、点名、排队、劳动、学习,我一概不参加,每天就是发正念、背法。当时通过不断的发正念,狱警一直想迫害我,但每次都退回去了。当时身边有二十多位同修被迫害,就是没动我。

后来听说劳教所要用更邪恶的手段“转化”迫害大法弟子,据说没有一个能承受的,“转化”率百分之百。这既然让我提前听到了,也是师父在点化我,我当时就想:不管你邪恶用什么手段,我都不会承认你。我当时悟到自己不应该被关在这里无休止被迫害,应该到外面,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去,这里不是自己呆的地方。当然光嘴上说还不行,那就得做到。我决定从现在开始一切不配合邪恶,放下一切执著,发正念时时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

由于我正念很足,狱警让别人带话给我:只要不给他们找麻烦,什么都好说,以后不再“转化”我了。我知道这又是他们骗人的诡计,我就得反其道而行,才能彻底否定他们的诡计。从那一刻起,我连劳教所的饭都不吃了,水也不喝了。

我这一绝食马上有人报告给了队长,狱警先是伪善劝我:你看我们现在都不“转化”你了,甚至你炼功我们都不管了,你绝食干什么?我说:你们什么时候或现在把我放了,我就不绝食了。狱警们听了都笑了:你开什么玩笑,你还有一年半才到期呢,再说这里是劳教所,说放就放,不可能,你的情况省里面都知道,放你得省里批准。我说:那咱们没啥说了,我会一绝到底的。

最后我通过绝食,提前被放回家。当时我瘦的皮包骨头,但回家第三天,我就一切恢复如初了,当时是二零零二年。

二零零四年的时候,本地大法弟子做了一次插播电视的壮举,警察疯狂抓捕大法弟子,我被列入重点名单。绑架我的当天,便衣来敲门,由于我是开出租车的,他们说有病人急着去医院,想租我的车,我当时啥都没想就开门了,没想到一下冲進来十几个警察,把我绑架,连家里的钱都被他们抢走。到外面一看还有几十个警察,还带着警犬。到了刑警队就给我上了大刑,当时我一点都不害怕,心里一直在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操纵警察的邪恶因素和黑手,师父也一直在加持我,我肉眼一直能看到一条回家的大路,我在路上很快的前進,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到了刑警队几个警察就把我的双手上了背铐,并且中间又加了几块砖,当时手就没知觉了,一个警察照我肚子就是一棍子,嘴里还说:可把你抓住了,让我们下了多大代价,没想到你就在我们眼皮底下。当时我住的地方距公安局黑窝也就是一千米左右。警察队长说:快说都是谁搞的电视插播,快说,不说出来,今天就把你折磨成废人。我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我的路师父说了算。我一直在发正念铲除邪恶。警察们一看我不说话,就一直不停的毒打和折磨我,打了不知多长时间,警察一看我还不说话,就向上级报告,打完电话警察好象有了把握,就对我说:你不是不说吗,好了,我们是没有办法了,还有一个我们县公安局里最厉害的要来收拾你,看你说不说,你等着啊。没过多长时间,一个姓杨的警察来了,据说此人从小没娘,但他连亲爹都抓,其迫害手段极其残忍,是我县公安系统里公认最狠毒、最没人性的。他到我面前就说:你认识我吗?我还是不说话,他连问了三遍,我只说了一句:我什么都不知道,别问了。他说:好好,我让你尝尝五马分尸是什么感觉。他马上叫人用黑布把我的眼睛给蒙上了,包的很紧,马上感觉麻的难受,当时我心里就想:放下生死之念,请师父加持,铲除邪恶的迫害。当时心里真的不害怕。几个警察架着我,感觉到了一个小黑屋子,里面有一台专门迫害人的刑具,听警察说来吧,给上刑,并对我说:你知道有多少人在这台刑具面前都招了,叫说什么就说什么,今天看看你怎么样吧,不招供,你就得废了。我一点都没怕,只是一直发正念,几个警察把我的两个手用铁链子铐上,双脚也带了铁链铐,由于眼睛被蒙着看不到具体是啥刑具,只听警察说开始吧,那个姓杨的警察说:不一会儿你的手脚都得硬分开。当时就听到有机器在转动,这个刑具还是电动的,有电机的声音,当时我就感觉手脚往不同的方向分离,力量还很大,但谁也没想到,当我感觉很疼时,铁链子一下断了,当时警察乱作一团,只听他们说:不可能啊,这么粗的铁链子怎么会断呢?警察们当时都很吃惊,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又一次替自己承受了,师父救了我。那个姓杨的警察也很吃惊,但还是不死心,又指使几个警察把我按倒在地上,把鞋脱了,用电棍,好几个人用好几个高强电棍疯狂的开始电我,我一看邪恶没完没了的迫害,我就开始喊师父,并喊:你们电我,返回去。警察电棍不停,我就一直喊,过了一会儿,突然他们接到命令不用审我了,有别的事了。就这样,他们停止了行恶。

当时有几个警察说:象你这样的最少也得判十年以上。我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别说判我,到时候你们得盼我出去。我当时就发了一念,放下对生死的执著,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一思一念都不能配合邪恶。他们让我吃饭我不吃,喝水也不喝,因为我已经想好了,彻底否定迫害,一口饭,一口水,一句话,一思一念都不给邪恶机会,当天警察们就把我关進了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我继续绝食绝水,并给犯人讲真相。很快看守所所长就知道了,这个所长以前知道真相,对大法有一定了解,他单独找我谈了一次,意思就是让我不要绝食,这样对我身体不好。他说:在看守所没人敢欺负你,好好在这里呆着,想吃什么,用什么都可以给开通,但你绝食也没用,我们这里有专门灌食的,你们这次的事比较大,搞电视插播中央都知道了,想出去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死了。我当时就说了:我已经修炼了,得到真正的宇宙大法了,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了,还怕死吗?他一看没什么说的了,就说三天以后开始灌食。我说:灌也没用。

当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着十几个大法弟子,除了我还有其他同修在绝食,到我绝食第四天的时候,看守所所长带来十多个人,把我按到地上,用一个软管子从鼻子处進去,一直插到胃里开始灌食,当时感觉呼吸特别困难,上不来气,憋的很难受,我就一直发正念,这是第一次灌食,也就几分钟,管子拔出去了,这口气才上来,当时感觉要窒息了,那个所长说每天给灌一次,第二天又来了十多个人,给我插管子的人换了,后来才知道是卫生学校的实习生。我说:你们够邪恶的,把我们大法弟子当成了实验品。就是这次差一点把我灌晕过去。当时灌的时候,管子不知插到哪儿了,我一下子就不能呼吸了,那口气就上不来了,很难受,再加上往里灌东西,想喊都喊不出来,不知有多长时间,感觉思想和肉体要脱离了,模糊中听到有人说:快拔出来吧,要出事了。管子突然拔出去了,就这样我在痛苦中又缓过来了。也就是从这天起,看守所再没有给我灌食。

后来才知道有一个老年大法弟子被灌食灌死了,邪恶本来这次想重判大法弟子,由于同修们正念都很强,再加上集体绝食,并且有一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在大法弟子无畏生死的正念中,邪恶的计划彻底解体了,我也是绝食到第七天的时候,无条件被家人接回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两三天就恢复如初了。

以上是自己修炼中的一些经历,由于层次有限,再加上也是第一次投稿,有些事明明想到了,悟到了,却写不出来,主要原因可能还是自己在修炼上放松了,离修炼如初差的很远,这次投稿我基本上是流着泪写出来的,以后一定要精進起来,把三件事做好,多救有缘人,圆满随师还。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