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没有过不去的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回顾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自己离师尊法的要求还相差太远,可是在大法中得到和受益的事儿太多太多了。师父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1]下面我就把自己在修炼中经历的两件超常的事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分享。

(一)

二零零八年三月的一天,我突然走血,这一走就是两个多月。那时的我自己开了一所幼儿园,每天都很忙,没有多少时间学法,天天上班。开始也没有在意,可是时间长了,越走血越多。每次看到鲜红的血,心里就有点不怎么稳,怎么还不完事呀?但从来都没有认为这是病,也明白这是净化身体。

可是家里人看到我一天天的憔悴,脸色苍白,走路也没力气,最后连水都不想喝了。他们就劝我到医院检查。我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知道你们是为我好,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任何事情的。家人一看说不动我,就把女儿从南方叫回来。

女儿又哭又闹。我只好跟他们上医院检查,花了两千多元,结果什么病也没有检查出来。医生看了看我说,太超常了,就是没有血了,连正常人血的三分之一都没有了,得马上输血。我坚决不同意输血。医生说:“如果不输血就很危险了,你认为的升血已来不及了,各器官都得衰竭,人就废了,什么病都上来了。”女儿疯了一样,让我留在医院输血。女婿也劝我。

女儿哭成泪人说:“妈妈,你听见医生说的话了吗?”我也哭了,说:“姑娘你放心吧,妈妈学大法这么多年了,有师父保护着呢,你看这么走血不也没有病吗?”

这时丈夫也说:“你妈修炼这么长时间了,你让她躺在医院里输血,这不等于要她命一样吗?”我心里谢谢丈夫关键时刻能信师信法(因为他不修炼)。

我明白这是师父借他的嘴在说呀!女儿听他爸爸这么一说,也冷静下来了。可能是我的这一正念,回家之后就不走血了。真是太神奇了。我真的一滴血都没有输。现在身体非常健康。全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二)

二零一八年七月的一天,我们学完法,我和小组的一名同修到一个工厂打真相电话。打完电话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我和同修一人骑一台摩托车,当时我的车没有车灯,我前她后,快到厂子大门的时候,我刚加大油门,要上大道,没有看到厂子大门有个挡车的铁栏杆,只听到“铛”的一声,栏杆飞起,将我从车上打下来。

那一刻我马上闪出一念:“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我被摔在地上,意识感觉还很清晰,可是就觉的在空中飘着,还能听到同修和门卫的人说话。可是我就是飘着,还觉得挺舒服,心想我得下来呀!就觉得有一双大手横着托着我的身体慢慢慢慢的就把我放下来了。

我想爬起来,动了一下,感觉全身没有力气,腿也很痛,意识到摩托车在腿上压着呢。我喊同修快把车扶起来。同修赶快扶起来了,说:“我都吓懵了,都不知道车还压着你呢。”我还是起不来,我在心里一遍接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我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谁也动不了我,我师父说了算。

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扶着摩托车站住了,看了一下,地上有血,摸了一下头,觉得黏糊糊的。我知道是头破了,觉得嘴很木,吐的全是血,感觉牙很痛,用舌头一舔,门牙活动了。我用大拇指把牙往上使劲按了按说:“归位呀,不准掉下来。”然后把牙咬住,把摩托车打着火就要走。

同修不放心,说:“姐不行呀,你别骑,我找人送你。”门卫也说不能骑车。我说:“啥事没有,放心吧!”说完骑车就走了。刚走不远,另一个同修接到电话,在等我,让我坐他的车走,我坚持不坐。同修不放心,一直跟在我的车后。

我骑在车上就向内找:怎么出这么大的事呀,可能是微信没有马上撤掉,再有摩托车没有车灯。天天骑着没有车灯的摩托车,家人和同修不止一次的提醒过我,我总想大法弟子有啥事,有师父在管,这种心理和师父说的“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2]不是一个道理吗?可能是这个不正的念头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不管什么原因,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回到家,我的头发都是血,头被撞一个口子,我简单的用水洗了一下头,我想马上躺在床上。我问自己什么叫正念正行,什么叫不承认,不能躺下,炼功。刚炼完第一套功法,就觉得心里难受,肚子疼,恶心,还要上厕所,一迷糊,撞在门上,把丈夫惊醒了。

看到我的样子,丈夫吓坏了。我用手示意他,把我扶到卫生间。这时我肚子疼的很厉害,满脸淌汗,好像马上就要窒息了一样。心想:邪恶的生命就是不甘心,刚才没有干扰成,现在又要取我的命。我是大法的弟子,你们不配迫害我,我就是不承认你们。“法正乾坤,邪恶全灭。”[3]我在心里一遍接一遍的念,五分钟后一切正常了。一场正邪较量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加持下,弟子闯过去了。谢谢师父。

第二天同修来我家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我的双手还是疼痛难忍,象被开水烫过一样,两只手通红,火烧火燎的。晚上同修出去做真相,不让我去,我说:“去,手不敢动,发正念去”。到了地方,同修把粘贴撕开递给我,问:“行吗?”我说:“行”。我举起颤抖的双手,工整的贴了上去。

那一刻我忘记了疼痛,看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夜光的衬托下,闪闪发光。我久久不愿离去。

我的这两次经历都在师父的加持下化险为夷,也让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家族中都相信法轮大法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