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14年冤狱折磨 三级警督信仰不改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法轮功学员商锡平,曾任黑龙江省桦南县林业局公安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督,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曾六次被非法拘留关押,劳教一次,判刑两次,累计被非法关押长达十四年。为了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为维护法轮大法的尊严,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商锡平,原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督。
商锡平,原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督。

商锡平走出那地狱般的牢狱后,他深知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邪恶手段。他每月都坚持去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看望身陷冤狱的妻子,关注妻子被迫害状况。被中共迫害分离了十六年的夫妻,在二零一七年终于团聚了。

商锡平,男,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八日生。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份在派出所工作期间,商锡平看到单位同事有一本《转法轮》书,翻开看一看,当看到《转法轮》中的〈论语〉时,生命得到震撼,知道这是一本宝书,而后就建议妻子学。当时最粗浅的认识就是,学这本书按真、善、忍做,一能祛病健身,二能提高心性、不记恨、宽容别人做好人。

通过修炼法轮功,商锡平变得善良、宽容、真诚。在修炼法轮功期间,被连续三年评选为全公安局个人“标兵”,成为了社会、家庭中公认的好人。以前长达十几年的胃病,血象白血球偏高,经常迷糊,有时昏倒造成身体严重摔伤。多次医治无效果。修炼法轮功后,体检中一切都正常了,而且多年的胃病也好了。

一、多次遭绑架,被劫持到北京公安医院秘密地下室做人体临床试验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商锡平遭受多次非法关押。九九年十一月被监禁在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局看守所十四天。期间多次威逼,强迫要求放弃修炼、写保证。都没有达到目的。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三,因为去北京上访,商锡平被当地公安机关强行劫持到当地派出所关押。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六十六天,强行收取他与妻子六千元保金。(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十月商锡平再次遭骚扰,被强行关押四天,绝食后释放。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在当地公安的威逼、监视、跟踪、无法正常生活下,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商锡平在北京饭店吃饭时,被德外派出所绑架,(当时同遭绑架共十五人)被非法关押在北京西城看守所。后因绝食抗议拒绝打针输液。被劫持到北京公安医院地下室。进入北京公安医院,警察把商锡平劫持到电梯里,他们用监控指挥商锡平,他就一个人随着电梯走,到了地点电梯停下,然后监控人员说你出来吧,出来后看见一个大铁门(有二十多公分厚)缓缓打开,监控人员说你可以进来了,进来后说把衣服脱了、脱的一丝不挂,前面有个秤上去称一下,头上面有衣服拿一件,把你的衣服放上面。然后进入室内,没做任何登记,进屋就扣在床上不让动弹。室内有三个人都铐在床上。

被劫进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后,每天有医护人员临床监管、用药、输入液管,每天长达大半天,医护监管人员,每天询问有什么反应,然后作记录。给其他犯人打针用的是什么药也不知道、也不说,也不让问。

通过这里人员的种种行为,商锡平意识到这里是人体临床试验场所,该医院地下室为人体活体试验,新生产的药物临床试验点。通过公安提供“犯人”做人体临床试验。因为当时商锡平正在绝食期间,后来她们认为此人目前身体状况不佳,试验达不到“效果”,医护人员就把药撤了。

一次临床监管的医务人员要给商锡平作穿刺试验,想研究研究二十多天不吃饭什么样?商锡平没有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一天商锡平与医护人员聊天,说出去(出监室)走走看看,医护人员说:你别想跑,这里是地下十一米深,没有通道。这时他看到被关押的监室标牌是第十一病区。

二、再落虎狼窝,在劳教所遭受残忍迫害

在北京公安医院秘密地下室关押迫害、做人体试验近一个月后,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五日,被当地桦南林业局公安人员将他劫回。他又被送进当地医院加重迫害,绑大扁担强行灌食,被铐上脚镣。恶警利用强迫、威胁、恐吓等手段欺骗家属帮摁压、捆绑、强行打针输液,四个警察每天二十四小时看押,在他生命垂危时依然不放人,反而找来一帮思想邪恶(已经转化)的人每天对他强行洗脑,致使他间断出现抽搐、昏迷、休克状态。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在绝食抗议32天后,商锡平开始进食,不法人员就迫不及待的将他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劳教所不收,不法人员找商锡平妻子(已经释放)利用强迫、威胁、恐吓、敲诈的手段勒索钱财。因为当时他们没有钱,宋殿林(原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地区公安国保副科长)就在拖欠商锡平的工资内(98年拖欠)强行扣除二千元钱贿赂劳教所,已达到劳教的目的。

在桦南林业局看守所关押期间由于坚持炼功,商锡平被看守所所长(韩树华)扣上脚镣,直到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商锡平被送往佳木斯劳教所劳教,才把脚镣摘掉。

酷刑刑具:线毂轳,即使穿着棉裤坐在线毂轳上三、四天,臀部会皮开肉绽,行走困难。
酷刑刑具:线毂轳,即使穿着棉裤坐在线毂轳上三、四天,臀部会皮开肉绽,行走困难。

被送往佳木斯劳教当天,商锡平就被押入“小号”,因不坐漆包线轱辘小凳,(所谓的塑料凳子,圆的,能有二十公分宽二十多公分高,凳子面上都是二公分的格子)他不坐。被恶警刁××、王三(副队长)、李玉芳等四人暴力将他摁倒铁椅子上,关押库房五天五夜。商锡平不背监规,不配合他们的任何指示,警察就气急败坏的指使犯人每天开着窗户点着灯,放蚊子咬。

当时有一个叫秦正永(音)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整天坐在那,一天天不让动弹,屁股都坐的往出淌血都结不上痂,整天是血淋淋的,坐了不知道多少天。

有一天商锡平从小号回来,他们正在挑红小豆,看到法轮功学员邵殿印,喝水时,把水捅放在窗台上自己蹲下来喝水,商问他:你怎么了?邵殿印说:被他们打的。商说:打成这样还干活,不干了躺下,我去找他们。这样商就叫大队长刘红光。刘就叫医生来看,医生问怎么搞的?邵不敢说,商说:打的。刘问:谁打的?商说:杜红军(包夹人员)他们。医生说:打成这样,抬医院看看。后来经过诊断是开裂式骨折。

酷刑演示:手脚都铐在铁床上
酷刑演示:手脚都铐在铁床上

因商锡平坚持炼功,他们又将他铐在地上的暖气管上,长达二十三天之久。同时遭到各种酷刑和精神迫害,铐在弹簧床上,人躺在床上,胳膊在上面绕过床头,胳膊被抻到床头下面的横梁上铐住,由两人看管。五天后。又强制商锡平坐在铁椅子上,二十四小时不许合眼,合眼睡觉就打嘴巴子,捅耳朵,并不停的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影像。长达十几天几夜的痛苦折磨,导致商锡平失去记忆、休克状态。

在佳木斯劳教所,队长刘宏光指使恶警刁某某、李玉芳、王三(副队长)把他按倒。日期不记得了,他们围着用脚踢并毒打,脸皮被踩坏了。无论打的怎样,商锡平心里都坚守着对大法的信念。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从早晨三点多到晚上十一点坐小凳,不许闭眼睛。他与法轮功学员因要见劳教所领导反映情况,被大队长刘红光说成违反所纪,强行蹲小号,他被七、八个恶警摁倒在地上用脚踹,强铐了五天五夜不许睡觉。

商锡平在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折磨,到释放日当天副队长王三说:你被加刑一年半,商说:你们说的不算,我今天必须回家,心里说:我师父说了算。这样他们吵了起来,大队长刘宏光听到吵吵声,叫他们过去,了解一下情况,问王三加期票子在哪,王给了他,刘就撕了说:放人。说:三个月前你家人来接你就放你了。走!走!走!赶紧走人!

商锡平出劳教所后却又被桦南林业地区公安局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

三、被黑龙江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十年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跟以往一样,商锡平夫妻正常经营水果店。刚进屋不久,紧随其后就闯进来五、六个警察,有宋殿林、郭俊林、任永杰和新林派出所的,把商锡平夫妻堵在屋里强行搜店,把店里的大法书籍全部拿走,然后就拽他上车,商锡平极力反抗不上车,说我们没有犯法,可是那些警察不管你有理没理,就是强行把商锡平夫妻押进车里带走。押到派出所。他们在小店里乱翻,搜走了几本大法书籍和所谓的法轮功资料,开的小店内的钱被洗劫一空。

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
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

商锡平夫妻的“案件”被移送到检察院,检察机关没做任何调查取证就移交到法院,法院对夫妻俩进行三次开庭审理。在前两次公开审理时,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商锡平、程淑杰夫妻均以无罪胜诉。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八日第三次开庭时,法庭强行对商锡平夫妻非法判刑:商锡平四年,程淑杰一年。程淑杰家人质问程淑杰为何被判一年,法庭人员的回答竟是:“谁让她是商锡平的妻子”。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商锡平被非法判四年刑期,在桦南林业局看守所关押期间,二零零五年五月中旬走脱。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在鹤岗他再次遭绑架,被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受尽酷刑。鹤岗向阳分局刑警队的高春风、修龙南是所谓直接办案人,两恶警将商锡平带到向阳分局刑警队酷刑折磨:将他按坐在地上,双手抻开固定绑在铁椅上,不让动,不让睡觉,不让吃喝;用塑料袋将商锡平的头套上,使其窒息休克后才把塑料袋取下,然后一个人站在商锡平的双腿上踩着不让动,另一个拿洗衣板打商锡平的双脚,两人替换打,洗衣板打碎几块,又拿一块木板打,两恶警一边打一边说“打死你也没地方告”;两恶警还用铁锹把的丁字头打商锡平的后脖颈、下身及各关节。两恶警一直打了三天两夜,最后把商锡平打的腿不能行走,右膝盖骨被打碎。

九月二十六日商锡平被迫拉到鹤岗市中医院检查,拍片确诊是膝盖骨损坏,三个月不能走路。商锡平被拉回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见商锡平不能行走就让脱衣查看,看见他下半身全都是青紫色,连看守警察都说:“怎么给打成这样?”当时在场的还有多名警察目睹了这一惨景。看守所当时不收,后来了一个副局长说了什么,才收留。

在法庭开庭时,商锡平简单陈述自己被刑讯逼供的过程,法庭人员不让说多次被打断。他的膝盖骨被酷刑折磨时挫伤,不能行走长达三个多月。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参与迫害的恶警担心他落残疾留下证据承担责任,迫不得已的领他到鹤岗市中医院拍片检查,确诊是膝盖骨挫伤,有据可查。

二零零六年,商锡平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重判十年,先被关入香兰监狱迫害关押7天,关押期间他拒绝干活,后被转佳木斯连江口监狱,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又秘密转到呼兰监狱。

四、黑龙江佳木斯连江口监狱的罪恶

商锡平在佳木斯连江口监狱关押期间,监狱狱警淘英勋(五监区中队长)找到商锡平让他出工干活,他当时想到的是师父讲的法,他说:我死了也不会出工的,我站着这么高,躺下还是这么长。他的坚定信念使恶人惧怕,七、八年监狱再也没有找过他出工。

再有一次是大队长找到商锡平,说是让他戴犯人名签,大队长说你只要用烟盒写一个就行,只要你戴别人都会戴。队长说;省监狱局来检查,省里规定不戴不行,来检查时你只要比划比划就行,不用戴。商说:你这是对法轮功的侮辱,歧视。不戴。(当时室内有六、七个警察)队长非常气愤地说,还没有人这样和我说话,你们都出去,人出去后队长又问他戴不戴,他说不戴,队长就打了他三拳两脚,当时嘴角出血,让进来的人拉开。队长说:我打你不是因为别的,你太气人了,十多个人你不给我面子。我今天打你了,你可以去告,这是纪委电话。

一天一个法轮功学员要往家里打电话,刚刚出去一会就回来了,商问他打完电话了?他说没让打电话,商问为什么?他说:监狱不背监规都不让打电话。商听说后,说,我去看看,去了之后,是不让打电话,商就问谁不让?看电话的警察说施振明(此恶人已经遭报死亡。此人极其坏,指使警察和犯人想方设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很多的迫害行为都是施振明想出来的。)商找到施问是谁规定的,施说是监狱规定的。商说:好,你通知监狱,这是对法轮功的歧视,哪个犯人不背监规,只有学法轮功的不背。我现在绝食抗议这件事,就走了。结果当天下午就允许打电话了。

有一次商锡平在发正念时,监区教导员恶警施振明进来拿个手机,给商照像就出去了,下铺人喊商,告诉他施给他照像了,现在往里去了,商就下地等他出来问施:听说你给我照像了?行,你最好是给我发到网上去,让大家看看我在监狱还在炼功呢。施生气的看他一眼走了。

还有一次是狱政科科长刘姓的,商锡平问他:你是狱政科长吧?刘说:是。商问他监狱几点钟放人,刘说八点钟,商说那法轮功为什么早上五点钟放人,狱政科长有些惶恐,你怎么知道?商说都这么说的。(二零一三年前后放的人有的被转入洗脑班或转入看守所。早上五点放人,当地派出所来人接)刘就急眼了,争吵起来,商说:“你这是迫害(法轮功),有意迫害”。后来刘要打商锡平,在场的两个警察把商拽出去。

只要监狱一有什么情况、检查、视察、参观、和所谓的敏感日,监区警察就找商锡平谈话施压、威胁、恐吓。虽然整日在中共这种高压紧张恐怖精神压力中,商锡平从不屈服。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监狱警察开始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商锡平、秦月明、于云刚、王兰生、富裕、五人开始绝食抗议,在洗脑班里,犯人包夹的严格管制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失去了生活的最基本权利。不许出屋,不让别人和法轮功学员说话,厕所门上锁,法轮功学员想上厕所,如不被包夹允许,也得憋着。仅六天时间,于二月二十六日,就把年仅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迫害致死;在三月五日,即第十二天,又把年仅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于云刚迫害致死;紧接着,三月八日半夜一点多,又将法轮功学员刘传江迫害致死。(明慧网有多篇有关报道)

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和亲人去佳木斯监狱看望商锡平,一开始驻扎在监狱的“六一零”的头目董大权以商锡平不配合他们“工作”为由不允许接见,后经交涉,监狱长同意接见,但以商锡平的妻子也炼法轮功为由,不许她探视。商锡平的妻子已有两年没见到丈夫了,以前多次探视都是被同样的理由无理拒绝。后经进一步交涉,狱方提出了一些条件后,如不许谈论有关法轮功问题等,才同意了接见。

五、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被关小号七十天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商锡平和孟宪国被秘密转到呼兰监狱和泰来监狱。中共监狱封锁消息,拒绝家人探视。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经过多方奔走努力,家属在呼兰监狱见到了非常消瘦的商锡平,但狱方极力掩盖折磨的真相。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商锡平当天到呼兰监狱当天就被关入小号,理由是不配合工作,不听话,这样在小号关押70天,受尽折磨,小号是一个五平方米的地炕和地是一样的,只是高出来一块,一个门,没有暖气,一件衣服,当时正是十一月份,小号内极冷,地炕上有五个地环,为的是铐在押人员的。铐人时把人四下抻开,腰部一个地环咯着。在关押当天他们就准备铐抻商锡平,手铐、脚镣子都拿来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拿走了。晚上睡觉时只能躺下十分钟就得起来溜达溜达,不然就冻的受不了。(一般人待半个月就得拖抬出去。)一个便池,喝的水就是便池里的水,没有任何洗漱用品,每天两顿饭,没有任何碗筷,警察不顺心还开开走廊窗户冻在押人员,在关押小号期间他给在押包夹人员讲真相基本都作了三退,他在小号待了七十天受尽了各种折磨和痛苦,关押期间,610主任王晓臣找他谈话四次,监狱提出五个条件,商锡平牢牢守住大法的正信,一个也不配合。他们知道不把他打死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最后邪恶妥协,把他放入出监队关押。

临近十年刑期已满,监狱有关人员曾找商锡平谈话,大意是:你要出狱了,你还没有“转化”签字的笔录呢,商锡平斩钉截铁的说:你放心吧!你也看到了,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妥协,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低头的!

家属拿到呼兰监狱通知书,通知书上写着商锡平“未转化”的字样。当地610段兴富在家属拿的呼兰监狱通知书上签了字告知:你们自己去接吧,我们就不去了。

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狱警告知商锡平出监,商锡平随狱警路经六~七道狱门,对他无任何骚扰、搜查、强行做笔录,商锡平凭着自己的信念、堂堂正正、畅通无阻走出监牢。

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多年在痛苦的煎熬中祈盼着与丈夫早日团圆,不料在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向民众发放丈夫被迫害的真相资料时,被丈夫曾工作过的三道沟派出所警察绑架,在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被“黑龙江省桦南林区基层法院(2014)桦林刑初字第11号刑事判决”,强行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到强迫“转化”以及非人的精神折磨。

商锡平走出那地狱般的牢狱后,他深知中共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手段。他每月都坚持去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看望妻子,关注妻子被迫害状况。被中共迫害分离了十六年的夫妻,在二零一七年终于团聚了。

商锡平为坚持信仰遭十四年冤狱,至今工作被开除,虽然生活艰难,但他仍然无怨无悔,做好人没有错!因为他信的是真善忍,是千年得不到的正法。法轮大法给他洗涤了污浊的心灵,净化了多病的身体。尽管邪恶使尽了招数迫害,巨难中他没有违背良知,坚信法轮大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