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 走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二零零五年,丈夫因为修炼大法遭受中共迫害,在劳教所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就以“保外就医”把他推回家。丈夫回来后,为躲避邪党对他的骚扰迫害,我们全家被迫流离失所。

背法使我走出魔难

几个月后,丈夫就在流离失所中离开人世。我感觉天一下塌了一样,前边的路怎么走?简直看不到一点光明,精神压力非常大,因此人变的十分消沉,每天都觉得度日如年。

知道自己的这种状态不对可就是突破不了,于是就强迫自己背法。可是谈何容易?一开始心根本就静不下来,脑子都在胡思乱想,背了下句忘上句,背了后面的忘了前面的,那我也坚持背。

有一天师父的法一下打到我的脑中:“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我悟到这是师父看我情太重,放不下才点悟我。我知道不能再消沉下去了,必须振作起来!于是就加大背法量,渐渐的,脑子开始清静了,能背下来了,随之心情也明朗起来,又开始正常的走在修炼的路上了。

大儿子受益于大法

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小儿子和女儿都修炼,大儿子虽然没有正式修炼,对大法有正确的认识,非常支持我们修炼。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大法时,正赶上他毕业分配工作(他毕业于师范院校)。当今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要想有个适合自己的好工作就得走后门、送礼。

之前我们就探讨过这个问题,虽然那时刚得法不久,但我知道按照修炼人的标准是不能走后门、送礼的,我就和大儿子讲了这个道理:如果咱们走后门、送礼的话,本来不属于你的工作让你抢来了,你就是做了坏事了,就是造业,将来迟早要还的!还是顺其自然吧!大儿子也认同这个理。七月二十二号我去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上访,那时他的工作还没有分配下来。十月我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那时我才从警察口里得知大儿子已分配到乡下一所高中当英语教师。

刚上班,学校校领导就非常器重他,让他带两个毕业班。由于我去北京上访,公安局、派出所、校党委书记、镇党委书记轮番找他谈话、施压,让他说大法的坏话,可他跟谁都一言不发,把他逼急眼了,对镇党委书记说:“我爸妈咋啦?不就是去北京上访吗?又没做坏事,说不定我也去呢!”就因这一句话,他们就把他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待了七天。后来是校党委书记去把他接回学校的。

那时我们当地还没有打印机,师父新经文发表后,同修们只能手抄,有时为了经文能快一点传递,我们就连夜抄。一次我在家抄经文,正赶上他放假回来,他就帮我抄了一宿,第二天接着上班去了。一年后,全镇教师调编,他以全镇第二的成绩考入镇里的一所中学当了班主任(就是分配工作时需要送礼的那所中学)。邻居们知道了都羡慕不已,就连他读书时的中学英语老师都说这次教师调整是前所未有的(那时教师调动特别难,分配在哪就在哪了)。后来他自己说,他能考第二名,和他带毕业班是分不开的,所有知识等于从头复习了一遍。

转过年来他又和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儿媳)一起考入北京的一所本科大学,毕业后都找到了如意的工作,结婚后两人一起奋斗。如今有了房子有了车,每次回来,赶上我要去送资料,他都主动开车送我去。

在工作单位,他和同事讲真相,播放大法弟子的音乐,在网上传破网软件。说话办事也按大法修炼人的标准对照自己。

以法为准则实修自己 化解婆媳紧张关系

大儿媳是儿子的大学同学,两人结婚时正是迫害最严重时期,丈夫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一家五口人除大儿子没正式修炼,其余四口都受到过迫害(都被劳教过),所以经济上很是拮据。大儿子结婚时就没能办个像样的婚礼,只是两家比较亲近的亲戚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就连结婚照、彩礼、三金都没有。

这在儿媳心里就形成了一个心结,日后每次回来都不高兴,甚至冷言冷语。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后来问大儿子才知道事情的端倪。

我知道后心里不平衡了:你们一开始交往我家就是这种情况(迫害已开始),你不是不知道,又没有谁瞒着你什么,现在你算什么后账?你的父母一知道我家的情况就不同意这门亲事,你不就是看上我儿子优秀吗……

我心里生出了对儿媳的怨气。

当我学法看到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2]师父还说:“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2]我一下惊醒了:怎么能和一个常人一般见识呢,她不是不明白真相吗?反思自己,用法归正。等儿媳再回来,我就不像以前那样对待她了。知道儿媳很爱吃肉和水果,知道他俩要回来,我事先就炖好肉、包好饺子并买好水果等她回来吃。我调整好心态,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对待。渐渐的她也露出了笑脸。

以前也多次给她讲过大法真相,她虽然不反对,但也从不往心里去。这时我就对她说:咱家这种情况不都是因为共产党迫害造成的结果吗?你来咱家时间也不短了,也看到了咱家人都是实实在在的老实人,咱就按“真、善、忍”做好人。如果没有迫害,咱都能正常上班挣钱,日子肯定比现在好得多!再说哪个做父母的不想把好东西给儿女呢?如果条件允许,我也想给你们风风光光的办婚礼啊!

儿媳听着我说的有道理,心里的疙瘩解开了,再逐渐给她讲大法真相就能接受了,兜里还总揣着护身符。过年我们给师父上香磕头,她也主动给师父磕头,还问得磕几个?再后来我去亲家给他们老俩口讲真相,亲家也明白了,对我说:“你们的困难是暂时的!”那意思是将来肯定会平反。

现在我跟儿媳的关系很融洽,她每次回来都说在家没待够。我一年四季的衣服和家里的日用品基本都是儿媳买回来,看我自行车旧了,就给买一辆新的,连我家亲戚都赞叹我有个好儿媳。

我知道这都是受益于大法!

修炼大法太幸福了,我一定好好修下去,努力提高自己的心性,听师父话:“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3],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的经文:《致法国法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