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教转中队”,后称“高度戒备监区”,用各种残酷、暴力手段企图逼迫她们放弃信仰真善忍,即所谓“转化”。

一、湖南省女子监狱基本情况

监狱地址:长沙市雨花区樟香路528号,寄信地址:湖南省长沙市2号信箱

设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原称“教转中队”,从二零一五年,改为“高度戒备监区”,分一监区、二监区。

监区长:姓黄,都叫它“黄大”,二零一八年调来的。

教导员:姓何,男,二零一八年调来的,这人很邪恶,他见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凄惨残酷的场面后,他还笑呢。

副监区长:李珺,从事迫害法轮功学员,连续十四至十五年之久(家庭破裂)。

主管队长:姓李,二零一八年调来的。

主管队长:唐影,从事迫害法轮功学员连续十五至十六年之久,她要生孩子了,也不下“火线”,亲自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那里一般每年要更换工作岗位,自从她当主管队长以来,她利用手中权力,大量索取服刑人员的钱财,利用假释、减刑(没钱减不了刑),符合条件的都要3~4万元钱。利用照顾关系户,长期索取,胆子非常大,很多服刑人员非常气愤,敢怒不敢言。

主管队长:涂文利,从事迫害法轮功学员工作连续八、九年之久。

主管“转化”迫害人员:刘芊,从事迫害法轮功学员工作连续十四至十五年之久,她总结一套邪恶整人经验,叫“突破口”。她最有权,都听她的,对什么样的人什么情况下“突破”,心狠手毒,当迫害到法轮功学员承受不住时,她还说要看“火候”,火候不到不能出炉。这就因人而定,她要达到的邪恶目的作为标准,她们的“转化”标准:1.吃药,2.杀生,3.讲脏话,4.要体现出有各种欲望,邪恶至极,就是要骂师父、骂大法,声音大,就是“转化”到位,每天早晚骂一次,普通监房每晚骂一次。

主管思想教育(“转化”):张玉宇,从事迫害法轮功学员工作连续十年之久,学心理学的她提倡“教化”,但实质目的也是为了配合“转化”。

二、“高度戒备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

迫害法轮功学员监区现叫“高度戒备监区”,分两个监区:一分监区和二分监区。

一分监区

一分监区,从二零一五年后不再做生产,全日“学习”,改为攻坚强化“转化学习”,如不配合,他们残酷迫害(叫攻坚),私设刑场,在走廊端头,用一个大书柜遮挡住,反吊在窗户上打、蹲、站、穿约束衣、不准睡觉,有时仅有的二至三小时睡觉,床上是湿的,睡光板子、不准穿衣服、不准上厕所,屎尿拉身上,不准换裤,致使有些人下身大腿溃疡、腐烂,“攻坚”洗脑仍不停,一间房有电视影碟机和邪恶的洗脑碟。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中共酷刑示意图:约束衣

四至五个包夹对付一个法轮功学员,强迫接受谤师谤法的洗脑,如果不配合,四至五个包夹压、控、坐、打、吊、电棒,强迫站在师父法像上,用胶布胶住嘴巴,喊叫声别人听不到,还暴力强制法轮功学员侮辱师父法像,很多法轮功学员在无力躲避的情况下,是因觉得对不起师父,才配合妥协的。

按规定,用刑体罚不得超过两个半小时,但她们对法轮功学员用刑迫害没有时间概念,不达目的不罢休。邪恶的人员为了躲过摄像头,很多打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蹲、站的体罚是在厕所里站通宵,外面人路过也看不见。

二分监区

二分监区,位置偏僻,在食堂旁边靠围墙,在马路上,可看见那房子,就是禁闭室,发生在那里的迫害,一般无人知道。

那里楼上和下面坪里,全搭上铁皮房,潮湿、阴冷,冬天、春天地上一层水,楼上楼下都没有窗户,夏天热得出不了气。

下面就是禁闭室,那里有九个监房,只有一个洗漱间,那里的迫害更无人知道。在那里,非法关押几年的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没见过面,不准见面,那种邪恶的管理,一般人想象不到。每天只有一杯水,长期不准洗漱,只有一小窗口送饭,吃、喝、拉、撒全在里面。

那里利用恶人(犯人)二十四小时倒班看管,晚上恶警在那里,反正只要在那里关押了几天的法轮功学员回来,就不成人样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里还专门配了男恶警迫害女法轮功学员,挑选了几十个身高体壮、心狠手辣的恶人(犯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白天晚上值班,以曾霞为首。

中共酷刑:吊挂
中共酷刑:吊挂

曾霞是吸毒贩毒犯,只要有法轮功学员喊大法好或她听到谁讲邪党不好的话,她就会发自内心的气愤,大打出手。恶警经常利用她迫害法轮功学员,如吊挂、穿约束衣、灌食、打,一般都叫她上。因上面有规定,吸毒、贩毒、暴力案的人不能在“高度戒备监区”,都得下队,曾霞下队不到半年,“高度戒备监区”恶警又破例把她要回来了,她成为恶警行恶的工具,长住“高度戒备监区”二分监区,她的编制属一分监区。

三、“学习(即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上半年,“教转中队”(二零一五年后称“高度戒备监区”)“学习(即洗脑)班”的人用椅子抬来一个法轮功学员,医生检查诊断为内脏严重受损,导致体内大出血,肋骨被打断了几根,已在三小时前死亡。当时,有医生和犯人医生出工之时,都在议论:不得了啊!这已经是第六个被打死的法轮功弟子了,他们这才是真正的犯罪,这是什么世道?!

上班时,来了好几个警察,一下子来了一台急救车。犯人议论说:他们每次都是这样,其实人早就死亡,为了逃避责任,来了(内部医院为112医院)急救车,开一张证明,证明在抢救无效,中途死亡,监狱就没责任了。

“学习(即洗脑)班”属一分监区管,恶警有:邓颖(教导员)、邹永红(主管)、李珺、刘芊、毛慧敏、张玉宇。

在那里,不配合的、坚持大法好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污蔑为精神病,强迫吃精神病药。对于精神病药,监狱有规定,必须由医务室统一管理,只有“教转中队”的这种药由该中队管、某犯人管,目的是只要法轮功学员喊大法好、讲真相、劝善、声明不“转化”,就是精神病。他们说“又发病了”,就要强迫法轮功学员吃、灌这种精神病药。

在那里,法轮功学员的手被吊残、吊伤的,是绝大部份,不行了,送医院治疗,稍好一点,又进行下一轮迫害,要反复多次“攻坚”迫害,来达到目的。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整疯的、整残的、整死的。

二零一七年底到二零一八年初,是最冷的时候,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不配合,邪恶扒光她的衣服,一丝不挂,打开窗户,好大的北风,强迫法轮功学员站在洗漱间,冻了一个多星期。有一点善心的人(包夹)说,不知她还能挺多久。

二零一八年,恶人(包夹)彭光敏,经济犯,“学习(即洗脑)大组长”,从事洗脑迫害,教“大课”(洗脑内容)六、七年之久,彭光敏原本是一个文弱书生,被邪恶铸造成一个毒害人的工具,专教些邪恶的东西,成了“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工具。胡小梅、龙超英、宁静、宋风强,都是“学习(即洗脑)”组长和单监舍长,另外曾霞一起参与迫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