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与私 给警察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七、八年前,先生(同修)被绑架,自己也曾是恶人想抓捕的人,在躲避的三天里大量学法后,我决定去派出所要人。

当时所长和警察们听我报了姓名都大吃一惊,他们没有想到我会主动找上门,他们从抽屉里拿出了准备好的要对我進行抓捕的证件。我讲了很多大法真相和自己一家人这些年所承受的迫害经历,过程中,我看的出时而叫嚣时而沉思的所长心底还是存有善念的。后来他问我:“可以去你家里一趟吗?”我说可以。其实,在先生被抓捕的前后几天,警察两三次都没有能够進了我家的门,一次是我在做真相币,地上都是零钱,两个警察敲门,我答话但是没有给开。第二次是一群警察在晚上悄悄把楼道断电想引诱我开门合闸时闯入,被我识破。第三次是丈夫在上班途中被一群警察绑架后的三个小时,警察拿着他的一串钥匙一把一把试开我的家门,我就坐在屋里立掌发正念。家里的很多机器、书籍等等与大法相关的“金光闪闪的法器”我都下定决心不转移,就在自己家里放着。

此刻所长问我可以去我家否,我就坦然的说可以。他见我竟然同意了,乐了,说:都转移了吧!我不答。后来两个警察跟我到了家中,环视了一圈,说:我们就不翻了。写到此只想说,感谢师尊保护!那年春天过了一半的时候,反常的下了大雪,我在子夜发着正念,突然慈悲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不是为了身陷囹圄的丈夫,而是为了那些我去公检法要人时接触到的善念尚存但又不明真相的人。后来丈夫带着在看守所劝退的一些三退名单在被非法关押三十多天后回家了。

四年前诉江,丈夫再次被非法关押。起初我们接到电话说去派出所聊聊,了解一下诉江的事,到了派出所被两个警组多个警察分别限制人身自由非法询问五、六个小时后,警察分别向我们要家门钥匙去家里搜查,我们都没有带钥匙,也不配合他们去搜查,其中一个警察恶狠狠的说:“不给钥匙我们一样能進去。”我说:那是私闯民宅。后来发现多个警察走了,应该是去搜查了,那时突然风雨雷暴,倾盆大雨,我静静的发了一会儿正念,在心里把家中那些“金光闪闪的法器”都交给师父了,继而开始平静的给换来看守我的实习小警察讲真相……后来那天晚上我回家了,丈夫又被送進了看守所。我没有发现家里少了什么,客厅的桌子上一摞《九评》,桌子底下有很多张同修们的诉江回执,还有书柜里面的书等等。只是在暴雨中开着窗户的卧室里的床湿透了一半。

刚才说的是前言,我想说的是之后的半个月,我在这期间不断的去公检法要人。一个我认为最坏的警察,主管丈夫这件事,因为他要去抄家那天我们不配合,他就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所以我最讨厌他。后来听说他给丈夫存了二百块钱,所以我要去还给他。开始没有在办公室找到他,后来在派出所大院碰到他,他把头扭一边不看我,我迎上去说,虽然你们抓错了好人,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你用自己的钱给我们垫上,我是要还的,他不自然的说,“哦,还钱呐。这几天你把手机开着,如果取保给你打电话。你家里的东西没有给你动吧?你还做书?你还打钱?你把钱都干这些用了吧……”回想那天打印机上有一摞零钱,电脑桌上有一些书皮,家里面比较简洁,他可能感觉我们生活比较简朴。

我离开派出所,到了一个空旷的大堤上,痛哭不止,是啊,我还觉的人家是恶警,我还做些真相资料就怕心很重,其实人家根本不管你,是自己做的太不好,做的太不够了!这些还有善念的警察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了他们呢?!我给那个警察发了长长的一条短信,记得一句是:“我虽然比任何人都盼望我孩子的爸爸能赶快回家,但是只能是无条件释放。因为信仰无罪,起诉江泽民是公民的合法权利。”然后我就开始一直关机,直到三十天左右,丈夫同修自己敲门回家。感谢师尊保护!

之后的这些年还有很多次,不同的警察以不同的所谓上面安排的任务,要与我们见面,我都选择直面,不再躲避,还有两三次也是险象环生的。

两、三年前有天下午,我在工作,看到警察的电话,我没有接,但是一边工作一边在心里计划着晚上去趟派出所,想着该去见见面了。我把想法跟丈夫说了,他无语,但是我看他在准备资料,我们各自在心里发着正念,想着把握好每次与他们见面的机会。晚上一家人就去了派出所,谈了两、三个小时,晚上十点了孩子坐着歪着脑袋睡着了,我们才要离开,警察好象在等待什么,但是又不想让我们离开。临走我们把准备的资料给了他。他一直把我们送到派出所大院门外。转天我在小区里分别碰到两个熟人都低声告诉我,让我丈夫出去躲躲,说头一天好几辆警车还有很多警察在我家楼下转悠,我笑着告诉他们,我们昨天去过派出所了,请他们放心,并谢谢他们。事后回忆才觉的:昨晚心里还奇怪怎么晚上派出所那么多警察包括所长指导员等都没有下班。还有跟我们谈的警察一直在等的可能是扣不扣下我们的命令。我想正因为我之前不知道他们下午在我家和工作单位周围布置警察企图绑架,晚上我们才能只为警察未来着想的给他带去资料,这里面没有私,所以化解了这场魔难。再次感恩师尊!

去年,有一次接触给了警察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把他吓坏了,紧张的不行,先生平静的跟他说:这是我给你个人的。我补了句:“很多高官都在找这本书。”

上个月我看了清华学子的故事视频,感佩的哭着看完,就想着再跟警察见面给他看看这些。有了这个想法的隔天,警察打电话说上面要求必须跟我见面,我一开始心里又翻出来怕心,转念一想,我不是想给人家看真相视频吗,这不就来了。再学法怕心私心就没有了,只有坦然面对,自己要抓住每一次跟他们见面的机会。这一次,他轻松的接受了我的礼物,此次陪同的新换的居委会年轻人也收到了一份礼物。

很是惭愧,这么多年了,我刚刚勉强体悟到:“众生得救心渐明 警民清醒视不拦”[1]。

文中两次提到“金光闪闪的法器”的小故事,是我受益于十多年前听来的同修的神奇故事,那个故事一直影响着我:

有一次,几个同修开一辆面包车出去发真相资料,有个第一次出去发真相资料的老同修被抓了,由于害怕就说出了还有几个同行的同修还有车,最后连人带车被带到派出所。老同修很自责,跟其他的同修们说对不起,是她把大家说出来的。同修们都说:不要紧,没事的,有师父呢。大家互相谁也不埋怨。这个时候,有个同修心里想:“我家里那么多资料万一被抄家……不对,那些都是金光闪闪的法器,谁也不能动!”还有个同修心里面想:“这里就我最年轻,别说是我带着……”刚这样一想,警察一指他说,这里面就你最年轻,是不是你带着出来发的?他马上心里说:“师父,我错了,我不该这样想。”他念头一归正,警察象没问过一样又去说别的了。里面的每个同修都有向内修向内找的心理过程,就不赘述了,外面的同修听到此事的都放下手里的事情尽快赶到派出所,海外同修的电话也打到所里面,警察们坐立不安,最后,很多个小时后,六一零带着人车和车里的资料送回了同修家。迫害解体了,不让警察们对大法弟子犯罪,他们就还有机会被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见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