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的少年幸遇大法洪传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我家住在西南,那里山连山,每一个村庄都被山环绕着,我们村就是这十万大山中的一个村庄,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那年我九岁。

两、三岁时,家人常发现我屁股、腿上有淤青,一次,我整个左腿肿胀青紫,妈妈带我去市儿童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为血友病,自身先天缺乏凝血八因子,外伤伤口会数月流血不止,走路或运动都会造成关节肌肉血管破裂、内出血、肿胀压迫关节肌肉造成剧痛,长久会导致关节变形,肌肉萎缩,如果是内脏或颅内出血,连抢救的必要都没有了,俗称的“玻璃人”,磕着碰着摔着都有生命危险,这是种无法治愈的病,医生让我出院回家了。

回家后,幼小的我成了“药罐子”,饱受病痛的折磨,关节肌肉的剧痛常常几天十几天才能缓过来,一到冬天,鼻子就流血不止,一整个冬天,有一两个月都在流血,堵上左边鼻子,从右边流,两边堵上,就从嘴里流,换牙时,早上起床,枕头上全是血,眼睛耳朵也会出血,有时还会便血尿血,被小刀不小心划伤手指,数月不能愈合,一直流血,流血太多,要跑医院输血,脚关节肿痛时,不能行走,上学只能妈妈背我去,放学再接我。整个家庭都被我的病所累,爸爸累急了,就发火,妈妈偷偷掉眼泪,去学校给我请假的路上,晕倒过,家里少见欢笑。

小学二年级暑假,听说三外公学炼了法轮功,多年的疾病都炼好了,爸爸送我去三外公家,跟三外公学炼法轮功,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不能剧烈运动,怎么炼功啊,作为小孩子的我以为炼功就象练武术那样。当晚跟随三外公炼功,发现不是我想的那样,五套功法是缓、慢、圆的,很适合我炼。

从此我跟随三外公進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早上我们五点起来炼动功,白天我自己看书,吃过晚饭和三外公去他们村的学法点和大家一起学法,晚上五套功法一起炼。学法中,我逐渐明白了吃苦是在消我们生生世世欠下的业,炼功人没有病,痛苦能消去业,转化成德,炼功人要的就是德,心性多高功多高的法理。

我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走远路关节不会肿痛了,还能去爬山了,不小心划开的伤口血很快凝固,到冬天鼻子不会频繁流血了,偶尔流血,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不用管它,很快就止住了。暑假结束回家,妈妈见证到大法的神奇,也走入了修炼,学法明法理后,妈妈一扫过去的抑郁担忧,身心轻松愉悦。家人也陆续走入大法修炼,整个家庭沐浴在得法的喜悦中!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三外公和他们村学法点的同修到我们村洪法,在我们村学校旁的礼堂放教功录像,那天学校通知下午不上课了,放学的小学生们没回家,他们好奇的到礼堂看热闹,也跟炼起了功。第二次来我们村洪法,更多的人接触了大法,学功的人越来越多。

班主任在课堂上问起我炼功动作,校长也走入了大法修炼。短短几个月,我们村成立三个炼功点,一个是我家,一个在校长家,一个在村南边的同修家。有两个学员家有VCD播放机,每天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听讲的村民把堂屋挤得满满的。炼功后的人们身心受益,心性道德升华了,身体没病了,有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不再为个人利益去争去斗,不再计较个人得失,能够为别人付出。看过师父讲法录像,不修炼的村民也知道做好人了!

感受到大法美好的学员们,自愿加入洪法中。我们这里是身处西南十万大山中的坝子,许多村子被大山包围,九九年经济还很落后,去洪法的同修们只能坐拖拉机、骑自行车,走过了好多村子,所到之处,受到村民的热情欢迎,有要留同修吃饭的,有要给同修送东西的,象见了亲人一样。大法所到之处,给人们带来幸福和希望,使当地道德回升,好人好事越来越多,给社会带来的巨大好处无法估量。感恩师尊将宇宙大法传度世人!感恩师尊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