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向内找会進入一个新的状态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必须时刻向内找,这在自己心目中是很明确的,然而做起来,就不是想象的那样了,追其根源就是人在世间养成的观念在起作用,只要不用大法修炼人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它就会轻易的操纵着你。

记得在中共恶人冤判绑架自己至监狱时,也曾经向内找自己存在的各种执着,但是总被自己的观念“掩盖”着,这个做的不错、那个也可以……当时师父也警示过我们:“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1]因此觉察到自己是那人心还是顽固的且比较强的阻碍着,总是破不了这个壳,冲不出这根本的执著。

后来,恶人把长时间不“转化”的我们几位法轮功学员進行隔离,怕影响那些在巩固“转化”之中的人,于是我们就被关在一个封闭的房间内,不准外出。但这样,反而使大家有了切磋、思考的机会了,同时,睡觉时间近十个小时,这样我就用大量的“睡觉”时间在背法、在思索向内找:如何突破那根本的执著、人在世间养成的时刻带动着自己的那许多观念?

针对自己总是被观念束缚而抓不到自己的执着,就采取了每天晚上必须强制自己的一个规定:12点前回忆着当天从早到晚的自己的一言一行:对别人说的每一句话,要按法的标准来衡量一下符合吗?做的每一件事情,是否出自正念?遇到矛盾魔难时,想自己的问题了吗?遇到恶人时,是否作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站在其面前敢于讲真相、揭露其面目?等等。

就这样,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突然一天,入静效果提高的格外明显,正如师父所讲的:“会出现往那儿一坐时,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这都是我们这个功法所必须出现的。还有一种状态,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我们要达到这种成度就足矣了。”[2]

从此以后,也感到浑身轻松、愉快了,就如释放掉无数的负重、心胸宽大的舒服极了。原来那狭小的心胸也觉的突然扩大了。更使自己惊喜的是:过去遇到问题时,总是先动大脑反复思考后再行事,可往往效果总是不理想,而今,问题、矛盾一出现,立刻脑海中就会显出如何如何“就这样做的”思路,按此做下去,都有很好的效果。

在这接连发生的变化后,更使自己感到惊奇的是下面的事情:

在自己出冤狱前一年左右,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监区区长在当地“六一零”催促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下,这个监区长恶警组成了两大“攻坚组”(即分别从“佛教”、“科学”两方面用流氓手段攻击法轮功),企图用高压达到“转化”的目地。两大“攻坚组”的头子一个是身兼弥勒佛协会的理事,另一位是物理系毕业的某学院院长。他们从全国各地的污蔑、迫害法轮功的资料内搜集各自的“炮弹”,作为决心“转化”大法弟子的工具。

两大“攻坚组”的头子分别带领的两部份人,是号称有“知识”、或所谓的“修练者”(转化了的)轮流“备课”、“攻坚”,不分节假日、白天夜晚,对我连续進行“攻坚”。这伙邪恶之徒每次还都强调一个问题:只要你们师父有一个问题错了,那就认定是邪的!大概就因如此的怪提法,看到其他法轮功学员大都面对邪恶的狂叫,采取不理他、拒答,可自己觉的应该用正念回击它。因此面对气势汹汹的两大群邪恶之人以“批斗”的方式迎面扑来时,自己却不惧回答,全部应对。即使对佛经没看过、对“科学”也了解的不多,但我也不胆怯,也可能因为自己那教师职业的特长吧,而是每次都针对他们的恶毒污蔑之言,都是不假思索的还击,并且有理有据的抓准要害、击破谎言,揭穿断章取义的污言秽语。

如恶人们叫喊:你们师父将“光年”这一距离单位说成时间了,这可是中学、大学课本中最普通的知识啊,面对这“公认”似乎“真理”的批斗言辞,当时,自己的头脑中好象突然有大量的宇宙、物理知识从各方面汇集涌来,使自己很轻松的回答:真正无知的是你们和你们看的参考的那些材料的制造者,你们知道吗?中学、大学课本中所讲的“光年”这一距离单位是在狭小的地球附近范围内定义的,它的条件是在这狭小范围内测定的“光速不变”,其实也是近似不变。然而,大法师父所讲的是银河系范围内的情况,那里的“黑洞”、“中子星”等引力极大,能使光线弯曲致使光速的大小、方向都变了,“光速不变”这一结论已经不成立了!再用每秒的光速所走过一年的距离为“光年”作单位反而是不正确的了,而在这个空间的时间是不变的。更何况“宇宙学”中早有定义:研究宇宙时“光年”单位作为距离、时间都通用,因为它们的“量纲”都一样。由此可以确定:在宇宙星际之间,师父用“光年”作为时间单位是正确无误的。究竟谁是真正的无知,应该明白了吧?!

同样由“佛教”理事领着所谓的徒弟(几个被转化的)时,有大量的诬蔑之词,如质问你:释迦牟尼佛说过,凡是讲有大佛、小佛、男佛、女佛的都是魔,你师父就讲过……面对我这个没看过佛经的来说,依然顺利的直接回答:释迦牟尼决不会讲这样的话,你们是断章取义。释迦牟尼起初公开讲的法是达到罗汉果位的,就是后来讲过的高层次的理,也只是讲了银河系之内的理。大藏经多少万卷,具体的表述铺展开来相当庞杂,但其实质都没离“戒、定、慧”这三个字。释迦牟尼修到了如来层次,对整个宇宙的法理没看到,所以对更高层次佛的情况他也不会讲的。而只有大法师父才能讲出整个宇宙的法、整个宇宙的佛、道、神的情况:释迦牟尼是如来层次,大家看到的画面在他身上有一个卍字符,随着层次不断提高,身上的卍字符就越多,卍字符很多的、层次很高的,那不就是大佛吗?另外我们看的画像里,凡是罗汉果位的都显男身像,菩萨境界的显女身像,而佛呢,释迦牟尼也没讲清啊!你也看不出来啊!也只有极高层次的师父才能讲出“男佛”、“女佛”这一真相,即修成了如来佛不管是男的女的,都现他元神的本来像啊。其元神是男的,那佛体就显男身像,元神是女的,那佛体就显女身像。这是宇宙的生命真相,你们有何理由污蔑、批判呢?!现存的佛教经书那也不过是释迦牟尼弟子在修炼过程中的对释迦牟尼所讲的话回忆整理的。至于你们谎称的“佛经”所言的内容,那是经过更近代的人经过翻译、或加了自己的理解乱解释的罢了,要明白,站在人的角度上是难以理解“佛经”内涵的!

说时痛快,可自己说完后,是有些心慌,因为“佛经”是如何讲的,心中并不清楚啊!可结果呢,这一席话竟把他们说的哑口无言,脸色难看极了。

就这样的场合,近十个月的折腾,可没想到的是,无数次的“批斗”结果,他们竟然没有一次占理,最终也没实现他们所要达到的罪恶目地,反而最后激的那位自认为懂科学的大学院长愤怒的举起拳头要打,结果我发正念,两眼一看他,拳头就慢慢的落下了;而那个所谓的佛教理事也明白了些许,当着我的面说,我发誓:再也不做“转化”法轮功的工作了。

通过上面的经历后,使自己看到了师父说的“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的深刻内涵,并且在这魔难中進一步体悟到师父的教导:“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4]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