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公主岭市许德荣、李英芬夫妇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吉林省公主岭市秦家屯镇杨树林村的许德荣、李英芬夫妇俩是憨厚朴实的农民,修炼法轮大法后,一家四口生活幸福。但中共长达二十年之久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李英芬、许德荣夫妇直到现在有家不能回。

有幸得大法 一家人得救

天有不测风云,一九九二年七岁的小儿子突然得了一种怪病,经常抽搐昏迷,说抽过去就抽过去,到当地医院一检查还没有病,后来又抱到长春儿童医院医治还是看不出结果。可是只要一进家门孩子就犯病,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愁的夫妻俩不知所措,只得乱拜狐黄白柳,越供事儿越多。

一九九三年,正值大法传出的第二年,在许德荣姐姐的引荐之下,李英芬带着孩子有幸参加了师父的讲法班,讲法班上李英芬亲耳聆听了师父讲法,十天班结束孩子的病好了。就这样一九九四年许德荣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办的讲法班。

从哈尔滨回来后,许德荣扔掉了家里的狐黄牌位,从此以后家里佛光普照,法轮大法把一家四口从水深火热中救了出来。

李英芬进京上访遭迫害

正当一家人对未来充满希望时,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开始全面的对法轮功进行镇压,报纸电视造谣污蔑大法与大法师父,一时间黑云压顶红色恐怖笼罩整个中国。夫妻俩想不通,这么好的大法被污蔑,自己怎能坐视不管,于是夫妻二人决定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说句公道话。

二零零零年秋天,许德荣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后顺利返回。同年的十二月,李英芬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也到了北京,在天门广场附近被中共的便衣不分青红皂白地给拽上了警车,绑架到前门派出所,那里关押了一千名左右的法轮功学员。李英芬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一起高举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整整一天的时间。由于不报姓名傍晚时分李英芬和二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河北省承德看守所,由于那里人已经满了拒收,又把李英芬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送到了河北省丰宁看守所关押迫害。在看守所里她们继续高喊法轮大法好,整整三天的时间她们没吃没喝。因为喊了法轮大法好说了真话,她们被那里的警察一个一个地拽出去毒打,有的脸都被打得变了形。第七天,李英芬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公主岭市秦家屯镇杨树林村书记李左民(遭恶报死亡)接回后,每人被勒索了一万五千元钱的所谓的保证金,没开任何收据而且至今尚未返还。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夫妻俩再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许德荣、李英芬夫妇被关七天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许德荣在家中被公主岭市四、五个国保警察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朝阳沟劳教所五大队,许德荣每天被强迫坐在小板凳上灌输污蔑法轮大法的歪理邪说被强迫洗脑。由于许德荣不“转化”,狱警指使犯人将许德荣扒光衣服用自来水灌,直到他快窒息为止。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许德荣还被迫做奴工,每天给定很高的定额,如果完不成就挨打挨骂。许德荣还目睹了被非法关押在五大队的其他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一位不放弃信仰的辽源法轮功学员被狱警叫到狱警室殴打,整个脸都被打得变形。被非法三年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毛征顺,因坚持信仰当时被迫害的无法自己走路,都得用人搀扶(毛征顺后被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就在许德荣被非法劳教期间,在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召开之前的一天半夜,李英芬和小儿子被一阵砸大门声惊醒,一看,原来四、五个警察从墙外跳入院子,接着又敲房门,他们是公主岭市秦家屯镇派出所和公主岭市国保队警察。孩子被吓的瑟瑟发抖,李英芬没给他们开门,警察就开始在院子里骂街,越骂越难听,并且威胁说要砸窗户。警察强行进屋后将李英芬带走。随后又用同样的手段将同村的法轮功学员李嫱、姚华也绑架到秦家屯派出。接着李英芬几人被直接送到公主岭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李英芬绝食反迫害。李英芬的亲人被迫给“六一零”主任赵兰平送了五百元钱,这样李英芬在绝食第七天时被释放。

许德荣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许德荣父子带满百日的孙子到镇上照相,家里只有李英芬一人在家。上午九点多钟,四个警察开着车突然闯到李英芬家里,直接奔李英芬家的小仓房去了,到了仓房之后,其中一个警察拿着一把锤子几下就把装有打印机和电脑小柜砸开,随后又抄走了大法书十几本、师父法像、法轮章、几百张光盘、电视、录放机、彩色打印机、师父讲法带、现金五千多元(至今未返还)。抄完家之后又来了两台车,十几个警察又强行绑架了李英芬。

村里的好心人打电话把这一消息告诉了许德荣,许德荣从此被迫流离失所直到现在。因为没绑架到许德荣,警察当晚又来骚扰,十几天后的半夜再次闯来骚扰,惊的许德荣的小孙子大哭不止。那之后,警察每隔十几天就来骚扰一次。

李英芬在劳教所遭迫害

李英芬被绑架的当天晚上直接被送到了公主岭市拘留所,十三天后又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又转到四平看守所,三个地方一共关押二十八天。

二零一一年的四月二日,李英芬被非法劳教两年,绑架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到了劳教所的第一天就被强迫做奴工,叠纸兜子,而且还给下了很重的定额。后来因李英芬给其他学员传递师父的经文被邪悟人员秦桂英汇报给队长刘英,刘英用电棍疯狂的电击李英芬的脖子和胳膊,电完之后,狱警藏丽又上去狠狠一个嘴巴子,一下把李英芬打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李英芬被拉入公安医院,一天二十四小时被用手铐将手和脚锁在床上,早上打两个吊瓶晚上打两个吊瓶,不知打的是什么药。每天小便在床上,只有大便时才被放开。

李英芬住院二十几天后出院,马上又被迫做奴工。可是,自从李英芬从公安医院回来后不知为什么总是困的不行,到车间干不了活,困的倒地就睡,去食堂吃饭都得用人搀扶,下楼时眼睛看不清楼梯和脚之间的距离,身体失控。一次去食堂还没等吃饭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抬不起头来。三大队的申姓队长和一个狱警等四个人将李英芬拖到外面,待李英芬苏醒后,又将她拉医院。后来狱警把李英芬的情况汇报给了队长刘英,刘英又找来了大夫,大夫看过李英芬之后把刘英叫到办公室嘀嘀咕咕的说了大半天,从此以后她们不再让李英芬做奴工,并且告诉李英芬如果身体哪怕有一点不舒服马上汇报。一天夜里,李英芬感到天旋地转,值班的狱警急忙叫来了大夫给李英芬量血压,李英芬以前从来没有高血压的症状,现在一量高压二百三,随时有生命危险。李英芬的这一系列症状都是在她从公安医院出来后出现的,李英芬应该是遭到了药物迫害。二零一二的十二月二十二日李英芬离开了劳教所这个黑窝。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李英芬在劳教所目睹其他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吉林省临江市法轮功学员刘明兰因不配合所谓的“转化”而绝食,队长刘英和狱警藏丽将刘明兰绑在死人床上,把电棍插到刘明兰的阴道里疯狂地电击,并且还一边电一边叫嚣:让你验伤都验不着。刘明兰承受不了这巨大的折磨,被逼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当她被从死人床上放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走路。三大队管生产的队长姜丽军,每次都给法轮功学员下很多的生产定额,若完不成她就辱骂。法轮功学员韦兰香一次因照顾了年岁大的法轮功学员,被姜丽军叫到管教室辱骂、恐吓,令韦兰香当场昏倒在地,脚被崴的二十几天不能走路。狱警姜丽军的女儿现在美国。

有家难回

长达二十年之久的迫害,使李英芬、许德荣夫妇直到现在有家不能回。由于当地国保队和派出所警察不断地骚扰,他们的小儿子也不得不搬家另租房子,一样有家难回。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