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怨 我的家破镜重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转眼又一年,正月里,大学放假的女儿在扫地,我和丈夫边看电视边与女儿聊天。当女儿笑着说出下面的话时,我心中不再起一点涟漪。

“记得小时候你们每次吵完架,咱们家都要从新买饭碗,因为原来的饭碗被你们摔了!”女儿虽然有些夸张,也许小时候她的感受就是那样的。我微笑着对女儿说:“不再提那些事了,现如今我只记着你爸爸的好。”丈夫也笑呵呵的附和着:“我只记着你妈妈的好!”

十多年了,面对丈夫的婚外情,离婚,再婚,单纯的我能一步步从怨恨,委屈,无奈的泥潭中超脱出来,与丈夫破镜重圆,以致彼此宽容,信任,都是得益于一本旷世奇书—《转法轮》

一九九七年秋天,女儿三个月大时,我从爱好气功的哥哥那得到了《转法轮》。那时的我还不满二十一周岁,由于悟性差,只觉的这是一本好书,并没有真正走入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迫害后,一位亲戚告诉我,村委会可能会找我,我心想,这么好的书,决不能让人毁掉。我悄悄用两三层塑料布把书包好,藏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以后的日子里,每天就是哄孩子,做家务,一晃就是好几年。期间,我隐约觉的丈夫变了,不再是那个卖完货就回家、一手托着女儿、一手拿着筷子吃饭的他了,他时常的晚归、夜不归宿,一种不安笼罩在我心头。

二零零五年冬,由于女儿的缘故,我认识了从未见过面仍在修炼的同修A。她女儿和我女儿是同班同学,我女儿在她家玩时,看到了和我家一样的炼功磁带,真的是“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1]啊!我们自然就一起学法炼功。

二零零六年春,在我的修炼状态还没有稳定下来时,家庭魔难真的降临了!在与我一次争吵之后,丈夫开始不回家了。面对突来的变化,我的思维一时反应不过来,我眼中的世界仿佛变了样,我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不真实。我搂着还在上小学的女儿,哭着问她:“想爸爸吗?”女儿眼泪汪汪的说:“想。”

我虽然受的是现代教育,高中毕业,但是思想非常传统,从未想过改嫁,但也无法接受丈夫的背叛,无法委曲求全的、得过且过的过日子,亲属们的好心劝慰对于我来说根本无济于事,她们讲的道理无法解开我的心结,我总是固执地认为夫妻之间就应该忠诚,不离不弃,丈夫的移情别恋就是肮脏可耻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当我在我家开的饭店看着他时,那种痛彻心扉的痛便会由内而外的扩散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我全身心被痛苦包围着……

但是一种无形的力量使我仍然坚持带着女儿去同修家学法。不记得有多少次,学着学着痛苦涌上心头,我就会泣不成声,卫生纸擦了一大堆。擦干眼泪继续学下去,大法的法理在渐渐化解我心中的痛。白天女儿上学去了,我独自一人在家,那种痛每每涌上心头时,我会唱起大法弟子的歌:“轮回转世几千年,進進出出为哪般,功名利禄不长久,世道兴衰全在天,生命本身天上仙,人生成败过眼烟,是非本是前世缘,得法破迷上青天!”我也会一遍又一遍背诵师父的诗句:“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3]、“不记常人苦乐 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 罗汉也”[4]、“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5]。

A同修从大法中修出的善良、宽容也给予了我莫大的力量。我们几乎是不间断的坚持每天晚上集体学法、切磋法理。大法不断的净化着我的身心,笑容从新回到了我们母女的脸上。随着学法的深入,我也逐渐认识到了自己来到世间不是为了过常人的好日子来的,是肩负着重大使命的:向民众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救度被谎言蒙蔽的众生。于是我也加入了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转眼到了二零一四年,那个女子在他做生意被别人骗的身无分文后离他而去,我和丈夫破镜重圆了,但心中对他的怨恨还会时隐时现,特别是和他发生矛盾他对我怒斥、甚至打骂时,怨恨的情绪就会返上来,还会生出要离开他的念头,但每次都是在师父的法理感召下消去这不好的念头。

这期间由于某种原因我不能去同修A家学法了,丈夫在亲属资助下开了一家门店(重操旧业卖水产),只有我们夫妻二人打理,我又是个生手,真是力不从心,疲于应对繁忙的生意,又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晚上自己无法静下心来学法,心中的苦无人诉说。

但修炼就是会有奇迹发生,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遇见之前有过几面之缘的B同修,她居然热情的邀请我去她家学法,还说不管我晚上几点收完摊去她家都行,我欣然同意了。

通过集体学法、切磋,逐渐的我认识到作为女人,对自己的丈夫更应该宽容忍让,体谅他在现代社会生存的压力,体谅他从小接受无神论教育,没有对神的信仰而造成的精神空虚,珍惜他浪子回头的诚意,敬佩他吃苦耐劳的品质。我不断的去除自己的争斗心、看不上他的心,特别是怨恨心,但还不能完全去干净,时不时的夫妻关系还会紧张。

两年多前因缘际会,我又和之前就认识的夫妻同修C和D组成了学法小组,我的修炼又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不断的学法中,在同修C和D的无私帮助和正念支持下,我意识到更应该在修心上下功夫。渐渐的我发现我不再执著丈夫表现的好与不好、对与不对,那已经不重要了,我只需把自己的争斗心去掉一些,再去掉一些;把心中的怨恨放下一些、再放下一些;让自己的心宽容一些、再宽容一些……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当丈夫表现出不好的情绪时,其实我也有问题了,是我要修心的时候了!我也终于明白了每一次的痛苦磨砺,都是我通往天上家园的一个阶梯!我终于发自内心的不再怨恨他了!

我也发现他渐渐的变了:大年三十的时候,他主动说:今年你们不用去别人家(看神韵晚会),就在家看“春韵”吧(他不知叫“神韵”),我也不出去了(玩牌),在家看手机。我和女儿会心的笑了。有时我晚上出去贴粘贴时,他不再挖苦;有时白天我要去发真相资料时,他说注意安全。有人买我家的活鱼时,他会说我们家里的(指我)有信仰,不能杀生,你自己打磨吧(指杀鱼)。有时我在摊位给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保平安时,他坐在一边很安静,不再阻挡。

写到这里,我心中又回荡起那首歌:法轮大法照众生,祥和又光明,牢牢记住真善忍,照我心,师父啊,谢谢您,慈悲救度,师父啊,感谢您,法正乾坤……

最后向伟大慈悲的师父合十:感谢师父赐予我无比珍贵的修炼机缘,让我懂得人生的真正意义—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回归天国世界。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去执〉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跳出三界〉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因果〉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