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死的我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四日】一九九六年六月我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 我是最幸福的人,因为我有无所不能至高无上的师父。修炼大法使一个满身是病的我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下面就说说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一)等死的我获新生

修炼前,我搞了十年电镀,得了职业病,实际上是长期接触有毒化学物,全身中毒,表现出来是肠胃不好长期拉肚子、头痛、高血压、心脏病、神经性皮炎。一年到头吃稀饭,不能碰油,严重时,只喝姜汤。光神经性皮炎就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手一接触水,就从手开始一下子就发遍全身;冬天颈部被冷风一吹,从颈部开始一下子就发遍全身,全身发痒。

我查了有关方面的资料,这种病一旦发到肠部就会导致死亡。我已经严重到舌头、嘴都发了。医生也说没特效药,只靠打激素抑制,可是连抑制都抑制不住。后来打球蛋白,当时是抑制住,可只能维持二十多天。长期下去,只靠外来药物,自身免疫力会越来越弱,最后也是无法解决。加上其它病,就这样每天在病魔中苦熬着。

十几年来吃的药比吃的饭还多,感觉浑身都是药味儿,感觉全身所有细胞都是药构成的了。对死我也不怕了,只是还差没下决心自杀。

幸运的是大法洪传到本地,使我这个等死的人得了大法,我的生命从新开始了,我看了一遍《转法轮》就感觉全身很舒服,很兴奋,被病折磨的从没笑过的我开始有了笑容,不知为什么总觉的很开心,好象全身细胞都充满了力量。我知道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要按“真善忍”做好人。

当去学炼静功时就看到远远两个铮亮的圆圆的轮子飞到我眼前,后来知道是法轮。炼功四五天,就感觉全身轻松,走路、上下楼好象会飞一样,所有病状都没了,神经性皮炎到现在从没发过。人没病原来这样舒服,我这个生命得救了。

十几年的医疗没能治好,就这样学看《转法轮》,炼炼功,按“真善忍”做个好人,病就好了。

(二)超越人体极限,化险为夷

在邪党的迫害中,我被非法关押迫害时,曾经八天七夜不让睡觉,公安调动大批人员,四小时一班轮流对我非法审讯。我不配合他们做笔录,因我没罪,我只是炼功做好人。我也不怕,给警察讲法轮功的真相。当我背经文给他们听时,感觉头脑一阵清醒,就象睡了一觉醒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加持能量,使我能顶住迫害。

为抗议迫害、呼唤良知,我还六天不吃不喝,每天有空就背《转法轮》中的一段法:“他在正转的过程中,会自动的从宇宙中吸取能量,他自身还会演化能量,供给你身体所有各个部份演化所需要的能量。同时,他反(时针)转的时候会发放能量,把废弃物质打出去之后,在身体周围散掉了。他发放能量时,会打出去很远,从新带進新的能量。”我知道我有师父给我下的法轮,身体需要什么,缺什么,法轮就会从宇宙中吸取什么,所以我不吃不喝也不会感到饿,身体照样不会缺少什么(当然这只是在被迫害时采取的办法,平时不可这样)。

有一次我骑着自行车从集市回家,被一摩托从后面驶来把我撞倒,我骑的是一辆很高的男式车,在倒下时本能的用手去撑地,嘴里都“哎呀”叫出声来,当时说不定骨折。可我马上又想到我是炼功人,没事。马上感觉整个手臂一阵微微的好象是气包裹着一样的非常舒服的感觉。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把损坏的手臂调整好了。那撞了我的人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我说我炼法轮功,有师父保护。我还没说完,他把撒了一地的水果、菜给我捡起来就走了。

在二零一五年,有一次在家洗衣服,听到烧的水开了,我去把开水灌好回来洗衣服,当时地上都是肥皂泡,我穿一双很旧的塑料套鞋,底很滑,一双脚同时滑倒,整个人一下跌倒在地,头撞到洗脸瓷缸后倒在地上。我马上说我是炼功人没事,就感觉整个脊背一阵微微的象气一样的东西,一点也不感觉痛,还感到非常舒服,我知道又是师父保护了我。要没有师父保护,我这六十五岁人说不定就瘫痪了。

神奇的事还有很多,我只说了一点点,希望那些被邪党谎言欺骗的人去看看《转法轮》就会明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