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只是给难中同修开方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目前在我地有部份处于病业中的同修,虽有能坚定正念闯过了生死关的,但还是有为数不少的同修现状不容乐观,关过的异常艰难。有的无可奈何彻底符合了常人,也有的一拖再拖最后拖走了身体。究其原因,结合自己所见所知浅说一点自己的想法。

难中同修有了关难,觉的艰难,往往起初很想与同修交流。其他同修几乎都是很热情的站在帮助同修的角度在献言献策或身体力行的付出。A同修来了,让同修向内找,多学法、多炼功、做好三件事,也主动帮同修向内找。如:这件事看出同修如何放不下利益之心,那件事看到同修还执着儿女亲情。B同修带来了从明慧网下载的走出病业假相的文章,让同修多听听、看看自己能不能从中得到借鉴。C同修一来便说不行不行,同修悟得再高也是同修的,还能大过师父的法吗?只要心性提高上来关难就能闯过。D同修也来了,哎呀,我不是前阵子刚刚过了一个生死关吗?都是旧势力在捣乱。咱就不信它那个邪。放下生死就听师父安排就能过关。E同修认识的同修多,从外地专门请来了某协调同修来交流,还有F、G等等同修都来了。一起学法,一起发正念,互相切磋,好像也形成了一个整体。

渐渐的难中同修无所适从了,而同修热情不减,你来我往走马灯似的。时日渐长难中同修烦了,倦了。同修再来时便下了逐客令,这让来帮助的同修大惑不解,认为难中同修救不了了。

有鉴于此种局面,还有在难中的同修干脆为了不影响同修修炼,不外传自己的魔难状态,独自闭门过关。

难中同修并不是不想修,而是难中受观念影响,对师对法的正信有所动摇。同修讲的似乎都没脱离法,可是师父讲过:“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1]。自己所在层次的理悟并不能替代同修,只有同修悟到做到才会提高。

师父在回答弟子有关帮助严重病业魔难中的同修的问题时讲:“帮助大法弟子从魔难中走出来,这是我们的责任,是应该做的,没有错。但是如果这个人的自身不发生变化,完全靠外在是绝对不行的。他自己在你们的帮助下,他越来越正念,再加上你们外力的作用,就越来越起作用。它是这样一个关系。”[2]同修登门多是说教方式的帮助,并不一定真正了解同修的心结,并未唤起魔难中同修对师对法的正念,所以只能是隔靴搔痒。

有的同修不修口,在同修中到处宣扬难中同修的不良表现。在当地整个修炼群体中,无意中加大了负面影响,带来了不良的后果。

登门而来的同修只是给难中同修过关“开方子”,其实从某个角度讲已是把自己当作局外人了。是不是于无言中隐含着难中同修只有怎样怎样才能过关,而忽视了登门的我们是同修,对他的迫害就是对我们整体的迫害,忘记了看到同修的问题自己该修什么。同修有漏,有执着,我们就无执无漏了吗?默默问问自己,看到同修的状态修自己了吗?

师父在法中明言:“修炼者永远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变化就是提高,众神都看的见。”[3]那么为什么看到难中同修,就忘了修自己而只去修同修了呢?

作为登门帮助同修的人,没能多体谅难中同修心里、身体上的苦楚。难中同修为什么说我们“站着说话不腰疼”呢?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4]我们都是一心一意去帮助同修的,为什么被同修排斥呢?这不值得我们深思吗?我们是修善的,慈悲应该成为我们的常态。

当然同修有难其他同修放下自己,上门帮助这是一种整体的表现形式。我要说的是:大法弟子是一体,都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大家都能向内找,大家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这不也是一种整体的形式吗,果真如此,或许方能成为改变当地修炼环境的主因。

忙碌的上门者中也有我自己的身影,写此文绝无点滴指责同修之意,旨在交流。其实,看到一些同修能百忙中放下一切不厌其烦去帮助同修,真是心中充满敬意。师父在《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也讲到了帮助难中同修“这是我们的责任”[3]。我只是希望我们每位登门的同修能看到同修,向内找自己的执着,然后和难中同修切磋自己向内找的修炼心得,共同提高,而不是只修别人。

“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愿我们每位同修时时、事事无条件内找,理性升华,整体提高。让恢弘的慈悲之光驱散邪恶之阴霾,普照众生,光耀天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