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耐住寂寞是境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作为修炼人,能耐住寂寞是很不容易的。拿我来说,性格外向、好动、好凑热闹、好奇心也很强,在常人时朋友多,吃吃喝喝,你来我往,好象每天挺充实的。

修炼后,虽然迫害严重,但跟同修还是常来往、好串门、常交流,好象挺充实的。后来发现,这种“充实”是很强的人心,是耐不住寂寞的浮躁。

师父说:“难耐的寂寞是人最大的一个危险,也是修炼中最大的一个难”[1]。

当我从法上归正自己时,发现修去寂寞是很苦的过程。比如:每十天半月我会去一个同修家,不去心里似缺点儿什么,去了就是喝茶、聊天,同修见我去了也挺兴奋。后来我渐渐觉的不对劲:我每次去同修家,潜意识里想知道点什么信息:圈子里同修咋样了?有出事的没有?邪恶又有什么行动了?自己在同修中地位是不是和原来一样?谁背后说我什么了?再聊聊别人的八卦。从这些“信息”中,能判断自己修的咋样?或应该注意什么?感觉自己没落下,陷在一种自我满足的状态之中。

旧势力考验标准就是看我们能不能耐住寂寞。耐不住寂寞就危险,它们给每个人都安排了一套机制:让你频繁的跟同修来往,今天这个找你、明天那个找你,这个请吃,那个请喝,这个说你好,那个说你不好,让你搅在一些事中。现象背后是陷阱。如果你有爱串门习惯老是不改,它就有理由迫害你了:“这人耐不住寂寞呀?大帮哄呀?”

修炼的严肃很多都反映在点滴上。几年前,我多次被警察骚扰,但一直不明白漏在哪。一个片警说:“你少出去跟你们人接触。”我想:“你说的算呀?”后来悟到,这是邪灵说的明白话,旧势力有它的安排套路,你成天爱凑热闹,爱串门,有事没事到同修那一唠就半天,那是修炼人吗?那正常吗?修炼人没有本质和境界的提高则与常人无异。理性上明白一点,就能做的好一点,但是好长时间我有个感觉:不去同修家会难受、心烦,象有东西勾着似的,后来才认识到,那是旧势力的机制控制你的表现,不是真修的那个真我。

这种表现是一种强加:我不去同修家的“难受”感觉是强加;去了心里“高兴”的感觉也是强加,如果不用大法衡量和修正自己,想突破这种现象是不容易的。

能耐住寂寞是境界。我很佩服明慧同修,默默耕耘二十年,那种默默象没有波纹的死水,纯洁干净的令神刮目相看。当生命达到这种默默状态时,该是无形无痕的,是局外人看不透和理解不了的,这跟经常热热闹闹聚在一起的状态是大不一样的。

我身边有个同修,大家很佩服他的精進,说他修得好,可后来他得胃癌走了。我迷惑好几年,最近才明白:他喜欢串门,十天半月就在同修圈里走一遍,每次他来,都能说出一些同修的具体事。“有为”就是毛病,大了就成“胃癌”,还悟不到就要你的命了。

由此我想到。近期网上报道:七月初和中旬,全国多地出现同修集体被绑架事件,有十几人、二十几人、三十几人……都是老大法弟子。正法到最后了,邪恶咋能弄出这么大个动静来呢?听出事地区部分同修说:“警察说这些人聚在一起看香港二百万人大游行,跟共产党作对,不该收拾吗?”其实是旧势力抓到把柄了:“香港二百万大游行关你啥事?你是干啥的?这么点事高兴的都不能自制,奔走相告,这样的人能成神吗?不该修理吗?”

还有的同修,去农村同修家吃农家饭菜,走时还拎上一兜没化肥的蔬菜。有几次,一个同修跟我说:“你什么时候请大家吃一顿?”虽是玩笑话,我知道自己有问题了:以前我隔三差五常吃人家的,有同修叫我去吃饭,我兴奋的早早就去了,说是交流,交流啥了?十个八个菜摆一桌子,吃完嘴一抹走人。细细想想,修炼人这样做是否太幸福了、太舒服了、太安逸了、太悠闲了?喝着茶,吃着佳肴,过程中很少说正事,这是修炼吗?旧势力看不过眼就要下手。全国出现的大面积同修被绑架现象,是否有这方面原因呢?

记得,九九年七二零前本地辅导站也常组织交流,那时不管到谁家,或者去外地,赶上吃饭了,多数是一饭一菜,到饭馆也是一碗面条,或一碗米饭,顶多要一、两个菜。站长说:“你们没看见呀,师父当年传法时吃啥?身边弟子背着都是几箱子的方便面,咱们可别摆谱。”修炼人的点点滴滴都是要给未来留下来的。当然,这里不是说同修之间不能接触,集体炼功学法是师父留下来的,主要是说一种人的习惯,非常不好的爱串门的习惯,这个东西得去掉。

最后,以师父一段法共勉:“这件事情有多严肃!这么严肃,很多人却不能严肃的对待!特别是一些个老的大法弟子。你想过你所有生活的一切都在修炼当中吗?你的一言一行,你所做的那一切,你都是在修炼中,你知道吗?”[2]

个人浅显认识,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