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发表专题报道:法轮功在全球发展壮大(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自由亚洲电台八月二日发表专题系列报道,报道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政权突然宣布全面取缔法轮功,并随之展开了对这个修炼团体的全面打压。二十年之后,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虽然难见踪迹,但却并未真正消失。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和家傲制作了三集特别节目《法轮功的20年》,介绍这一团体是如何反抗中共的打压,并在海外发展壮大。

'图1:二零一九年五月四日,美国华盛顿DC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国家广场集体炼功,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
图1:二零一九年五月四日,美国华盛顿DC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国家广场集体炼功,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

三个法轮功学员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还在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读书的虞超,由家人介绍接触了法轮功。自称是自由主义者的他,随后几年只是每个星期到附近的公园和大家一起炼功而已,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才变成了一个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

“在七二零那天晚上,我接到了东北来的电话,说那边已经打死人了。我就觉得这事全面开始了,大概停不下来了。”

吉林美术学院毕业的郭竞雄,也是一个年轻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他正在长春城市晚报担任美术和文化版编辑。

“报社旁边就是省政府。七月二十日那天很多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我当时就想去报道。后来把我弄上警车,就这样,七月二十日当天我就被抓了。”

一九九九年,当时正在北京某部委工作的高郁东,正在办理留学英国的手续,在当局取缔法轮功之后不久,高郁东来到了伦敦。“我的情况其实是当时在中国非常普通的故事。当时我正在办理留学英国的手续,七月二十日后,我就到了英国。所以我算是非常的幸运。”

根据中国官方数据和民间的估计,一九九九年,中国大约有六千至七千万人在炼法轮功,在北方的许多大城市中,法轮功的炼功地点比比皆是,有些公园内的炼功人数多达上千人。

美国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博士认为,法轮功在中国的迅速崛起,有多方面的原因,包括法轮功祛病健身的良好效果,以及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中国崩溃之后,中国人需要一种新的自我价值认知体系等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政权宣布法轮大法研究会为非法组织,同时在全中国抓捕数百位法轮功骨干人员。随后不久,时任中共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公开指控法轮功为“×教”,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也同时展开。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研究员萨拉·库克,多年来从事各国宗教问题研究。她认为,法轮功属于一种新型信仰团体,和传统的宗教不太一样。

“但它确实有更高层次、类似其他宗教的道德要求,内容接近佛教和道教,所以我们把它看成是中国的一种新兴宗教运动。”

加拿大著名律师、前司法部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也认为,共产主义和无神论意识形态,与法轮功之间形成了价值观冲突。

“虽然中共对法轮功迫害非常严重,但我没看到一起法轮功的暴力反抗事件。他的价值系统,比如说‘真’这个字,共产党就不太喜欢,所以就有了很大的冲突。”

反抗从未停止

根据法轮大法明慧网和海外人权组织的不完全统计,过去十九年,至少有四千名法轮功修炼者被当局迫害致死,数以十万计的人被抓捕判处劳教和有期徒刑。

旅美中国法律学者滕彪,一九九九年仍在北京大学法律系攻读博士。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从中共一开始镇压法轮功,不少中国法律专家就提出了异议。

“迫害的方法完全是有违法制精神,也有违中国自己的法律条文。到二零零七年,我们有一个机会,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总共有六个律师介入。我们引述了国际人权法律,和中国宪法、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等,发现对法轮功的打压,完全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

从中国大陆走向国际

中共政权对法轮功镇压二十年来,中国大陆的法轮功逐渐被限制在地下活动,社会上的公开活动越来越少。但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地区,法轮功的活动不但并未减少,反而有日渐增加的趋势,不少外国的青年人也开始加入其中。

'图2:奥利近日在纽约上州的一片草坪中静坐修炼。'
图2:奥利近日在纽约上州的一片草坪中静坐修炼。

两年前的一个清晨,刚从纽约一所表演学院毕业的尤利娅·海登(Yulia Hayden),在街角的公园偶然遇见了法轮功。随后的四个多月,她成为了他们中间唯一的西方人。时至今日,她已是一名活跃的法轮功学员。

与尤利娅一样,生活在英国伦敦的维多利亚·莱德威奇(Victoria Ledwidge)也是偶然的机会开始修炼法轮功。

如今,维多利亚是“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 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的一名志愿者,担任这家机构“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项目的媒体联络人。她也经常出现在中共驻英国大使馆门前的静坐抗议中。

'图3:尤利娅近日在伦敦大英博物馆门外发放法轮大法资料。她还向游人介绍了法轮功学员遭到的迫害。'
图3:尤利娅近日在伦敦大英博物馆门外发放法轮大法资料。她还向游人介绍了法轮功学员遭到的迫害。

家住美国纽约上州(Upstate New York)的三十八岁信息技术人士奥利·托玛(Olli Torma)早年就有东方文化的情结,十几岁时就对佛教和东方哲学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二十一岁时,通过一位朋友的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人生也就此发生了转折。

远在万里之外,被朋友称作“李”(Lee H.)的二十五岁越南人,是二零一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李有着中西贯通的经历。她在越南胡志明市长大,二零一三年来美国上大学。几个月前,她刚从美国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获得了高等教育管理学硕士学位。

李介绍说,由于越南与中国有着相似的文化渊源,法轮功在那里颇受欢迎。这是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越南学员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表演扇子舞,台下不时响起掌声。

现居美国洛杉矶的软件开发工程师周先生,是二零一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为了保护国内家人的安全,他要求记者不公布他的全名。

现年二十八岁,来自中国湖南省的周先生说,他出国之后在网上搜索,了解了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和功法。

二零一一年,周先生到美国留学,在大学校园发现法轮功的炼功地点,从此开始变成了法轮功修炼者。

“由于国外华人可能对法轮功都不是特别了解,而且法轮功在国内也被仇恨宣传了很多年,刚开始我确实会有这方面的担忧。但一方面,随着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国际社会上讲清真相,更多人也明白了法轮功是怎么一回事。另一方面,我自身的一些负面想法随着修炼也没有那么多了。”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研究员萨拉·库克表示,该组织二零一七年的调查显示,在海外,法轮功的人数增长颇快。

因为调查中国活摘器官问题而和法轮功学员经常合作的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也表示,法轮功近年在海外扩展迅速。

'图4: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韩国法轮功学员在首尔广场集体炼功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
图4: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韩国法轮功学员在首尔广场集体炼功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

“现在全球有一百多个国家有法轮功的社团,这是我知道的情况。在中国以外,就只有北韩也在镇压法轮功,这不令人感到奇怪。其他国家都把法轮功视为一个新兴的团体。”

今年七月十七日,也就是中共取缔法轮功二十周年前夕,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接见参加美国促进宗教自由部长会议的代表,并与曾在中国坐牢七年的法轮功学员张玉华握手。

国际社会日趋关注

大卫·乔高表示,法轮功问题正处在一个转折点,国际社会越来越关注法轮功在中国遭到迫害镇压的问题。他估计,未来中共政权严重侵害人权的现状,将遭到越来越多的严厉批评。

随着人数的增加,法轮功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和国家,大量参与当地活动,包括当地举办的大型节庆游行等。他们也在旅游景点派发反迫害传单。在这些活动中,法轮功学员除了讲述在中国遭到迫害的真相,也揭露共产党过去几十年在中国大陆的所作所为。

另一方面,法轮功学员也创办了一系列媒体,对中共进行公开的批判。

'图5: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庆祝法轮大法弘传二十七周年,韩国法轮功学员在首尔市中心举行盛大游行活动。'
图5: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庆祝法轮大法弘传二十七周年,韩国法轮功学员在首尔市中心举行盛大游行活动。

法轮功媒体海外崛起

复旦大学毕业的曾勇,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来到美国留学,后在加州硅谷的高科技公司从事电脑技术工作。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他和身边一批在美国高科技产业工作的朋友,决心兴办电台。他们为这个电台取名为“希望之声”。

曾勇说:“到现在已经十六年的时间,我们对中国大陆形成了一个广播网,覆盖了中国百分之八十的地区。在美国除了我们自己的电台外,还有十五个加盟的电台,形成了一个美国的华语广播网。”

除了希望之声外,法轮功也创办了大纪元报纸和网站,新唐人电视台和其它不少多种语言的媒体。众所周知,兴办媒体,尤其是电视台,需要大量的资金,那他们的资金从哪里来?

'图6: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目前是海外最大的中文电台。图为该电台总裁曾勇。'
图6: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目前是海外最大的中文电台。图为该电台总裁曾勇。

曾勇说:“我们常被问到这个问题,钱是哪里来的?最初就是自己掏腰包,但很快就需要全职来做,这样钱就成了问题了,遇到很大危机。后来我们在硅谷的这些博士和工程师,就开始学拉广告。我们现在主要收入是广告,也有听众的捐助,捐助也是不错的。当然,我们有一半的工作人员是义工,这样才能维持运作。”

美国的法轮功学员,早期由一批高学历的华人知识分子为主,大部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但也有人来自东南亚和台湾。

开发破网软件助中国人翻墙

目前在美国某著名科学机构从事网络技术的钟菲女士来自台湾,是一名电脑专家。二零零一年,她加入了一支由法轮功学员组成的电脑专家工作团队群体。他们的工作目标,是突破中共的网络封锁,为中国民众提供翻墙软件。

钟菲说:“当时中共堵得太厉害了,所以一直要更新。所以我们必须一直盯着软件的运行,随时更新新的版本。所以那时每天工作十八到二十个小时都有,就这样起码坚持了三年的时间。”

自互联网兴盛以来,中国民众突破网络封锁获得海外资讯的主要翻墙工具,大部份是由法轮功学员研发,包括自由门、无界、花园网、世界之门和火凤凰等。

当中共领导人到外国访问,法轮功的抗议队伍会如影随形,在各个不同群体的抗争人群中,显得特别突出。

'图7:过去二十年,法轮功学员研发的多种翻墙软件,是中国民众突破网络封锁的重要工具。'
图7:过去二十年,法轮功学员研发的多种翻墙软件,是中国民众突破网络封锁的重要工具。

海外反中共迫害的重要力量

美国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多年来和法轮功有过不少合作,比如在美国国会举办听证会,共同进行公开的抗议活动等。

“他们不是仅仅写文章发评论,而是建立了一些媒体渠道,包括大纪元报纸、新唐人电视台,还有电台,这是其他反抗力量没有做到的。还有就是法轮功学员研制了很多翻墙软件,这个对中国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

美国自由之家研究员萨拉·库克介绍说,法轮功本身并不是一个以政治诉求为主的团体,但因为遭到中共的严厉镇压,最后发展成为全面否定共产专制制度。

“最初,他们大部份人认为共产党误解了法轮功,想劝说中国政府改变政策,但很快发现情况不是这样的。所以很快,他们选择直接和中国老百姓直接讲事情的真相。所以法轮功设立了媒体,直接宣传信仰言论自由等观念。当然,他们也就成了中共最头痛的敌人之一。”

无法用暴力消灭的信仰

杨建利则认为,法轮功过去二十年的反抗,最重要的是证明了极权专制体制以暴力消灭信仰的作法,不可能获得成功。

“它向世界显示,中共想要打压一个群体,尤其是宗教群体,是不可能成功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