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甥女患绝症 修法轮大法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二零零五年底,在我七十岁的时候,我放弃了已信仰了七年的佛教和我外甥女一同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我从外甥女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也成为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

一九九八年年底,上海中山医院确诊我的外甥女得了肝癌。癌瘤长在肝门上,那个部位与胆囊相连,有着丰富的血管神经,影响到肝动脉、肝静脉。病理切片是肝癌晚期。手术前医生告知家属,手术做三小时是正常的,超过三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当时家属签署了手术风险知情及手术同意书。手术是边抢救边同时進行的,持续了将近四个小时。最终,手术成功结束,但医生告知外甥女的生命只有三~六个月时间。

一个月之后,外甥女進行介入治疗。过程中反应非常强烈,有时全身发冷,好象掉入冰窟里一样难受,有时高烧至摄氏41度,同时伴随呕吐,三天时间呕吐七十多次。好端端的人在病魔的折磨中受尽煎熬。就在这时,有个上海亲戚告诉她,小区里有很多居民修炼法轮功,很多曾经有病的人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饱受病痛折磨的外甥女当时就萌生了修炼大法的念头。

一九九九年六月底,外甥女出院不久身体还很虚弱的时候,由她父亲陪伴在小区附近散心,看到广场上有许多人在炼功。得知大家在炼法轮功后,外甥女当即加入修炼的行列。

可就在外甥女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仅仅十几天,就有穿制服的警察到炼功点登记法轮功的人员名单。外甥女不明就里,稀里糊涂被上了黑名单。几天后,警察到广场驱逐并非法抓捕修炼居民,还按照登记名单入户抄家、骚扰,强迫修炼者抄写报纸上污蔑、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外甥女迫于压力,放弃修炼法轮功。在求生的愿望驱使下,外甥女开始烧香、拜佛、祭鬼,为减轻自己的孽债,还一度走入地藏王那一套。钱花去一大堆,对身体健康却无济于事。

有一天,外甥女突然发高烧,右胸部位又痛又痒,衣服都不能碰到皮肤,医院检查诊断右肝坏死。住院期间,医生在她胸右侧开了个小洞,将挂盐水的小管子从洞口伸入,插到肝坏死的部位。外边还挂一个袋子,将坏死的脏东西和血水引流到袋子里。外甥女只能侧身睡觉,稍不注意,管子就会掉出来。插管子并非轻而易举的事情,插不到准确位置,要反复拉出来,重新插入。管子堵死了,更是麻烦,得插入小钢丝不断的转动,直到管子畅通为止。转动小钢丝时,如果触碰到内壁肉,本来疼痛难忍的她会痛不欲生。

外甥女这时候开始反思自己过往的做法,萌生了从新修炼法轮功的愿望,可是,因为中共、江泽民流氓犯罪团伙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和抹黑、迫害,遭到家人强烈反对。二零零五年底,外甥女电话里向我诉说她的痛苦并求助,时年七十岁的我当即表态:“既然法轮功能帮到你,为什么不炼呢?只要有助于你身体健康,就应该支持你!我陪你一道炼!”就这样,为了给在异地的外甥女修炼法轮功以精神上的支持,我放弃了信仰多年的佛教其它法门,和外甥女同时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李洪志师父讲过:“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外甥女从新回到法轮大法修炼中后,发生了师父为她清除业力的奇妙的事情。

一天,外甥女发现肚脐眼部位往出渗水,医生诊断结果是,当年進行介入治疗时的塑料管子磨损了肠壁,导致肠子渗水。由于无法手术取出管子,只能每天清洗维持现状,渗出来的水剧毒,流过的地方都要溃烂。一段时间后,外甥女的肚脐眼周围足有碗口那么大的烂洞。后来,在清洗的时候,发现介入治疗时的塑料管子从烂洞那个部位掉出来了。把这根管子拉出后,肚脐眼渐渐停止了坏水渗出,肚脐眼部位的烂洞也慢慢的愈合了,现在仅留下碗口那么大的凹洞,作为见证法轮大法神奇的标志。外甥女从此坚信大法,再没有吃过一粒药、打过一次针,健康和幸福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依据她的身体现状,不会有人相信她曾经是罹患肝癌晚期、被医院诊断无法医治的绝症病人。我退休前是一名医师主任,深知这种病症的严重性,比我外甥女病情轻的多的肝病患者都早已撒手人寰,而我外甥女幸得法轮大法师父救度。就因为她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血雨腥风中萌生了要修炼的一念,师父就一直保护她,帮助她摆脱了病魔的折磨,成为了一个无病一身轻的修炼人。

外甥女修炼法轮大法的奇迹,也激励我在法轮大法的修炼道路上坚定、精進,成为一名法轮佛法的实修者。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