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悬一线 师父救我

一个膀胱癌患者的自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我叫郑刚强(化名),男,七十五岁,是某市农村人,几年前经人介绍我和老伴在市某一社区当门卫。

今年农历三月,我发现尿液呈红色,因为不感觉疼就没管它。到四月尾,好象严重了。我到医院打了三针,一点效果都没有。我又到市人民医院检查,开始说是肿瘤,又经复查,确诊为膀胱癌。这突如其来的横祸把我吓坏了,浑身发抖,家人更是如泰山压顶。经医师、专家会诊,要求必须马上做手术,可是血压太高降不下来。用四种降压药一星期都降不下来,各种方法都用了,还是不行。医生及我的家人真是无可奈何,孩子们都急哭了。

这时我心生一念:让它降不下来,我回家跟老伴学法轮功去。医生说没办法,你只有回家,等血压降下来了再来做手术。说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站不住了,要倒下去了,幸亏老伴眼疾手快将我抱住。经检查是降血压药用量过多引起高压过低,低压也过低。这样在家人、亲友、医护人员及所有见到我的熟人眼里,我是个回家等死的人。

可是我心里明白:只有大法师父能救我。我张不开口,心里不断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伴也不停的念着,求师父救我。这样我状态好转,就顺利回家了。

因为老伴是法轮功弟子,我就和她一起学法轮功。一星期后,也就是五月初五端午节这天,我小便时排下了一个黄豆大带绿色的小肉球。第二天又排下来一个同样大小的小肉球,我叫老伴来看,老伴高兴的说,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把癌瘤拿下来了。我听了心里无比激动,对师尊的感激无以言表,做手术都做不来的,师尊无声无息的就给拿下来了。我激动,我的孩子们更是激动,说:这法轮功真神,师父真伟大!我大儿子说:我父亲好了,我也要炼法轮功!

写到这里,我还要把我心里的惭愧和懊悔说出来:

我是一个退伍军人,原是邪党党员,邪党多年来对我的洗脑,灌输的无神论的毒特别大,在九九年前,我的大女儿、女婿都炼法轮功,老伴当时没炼,可她支持他们。他们多次给我讲大法的美好,我就是不听,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在电视中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如:“天安门自焚”,一千四百例等造谣宣传,让我上当受骗,激起了我对法轮功的反感,特别是二零零二年,我女儿、女婿被抓去劳教,把他们的一个烫伤面积特别大,经医治伤口不能愈合的孩子交给了我们照管,我更是火上加油。当时我听信了邪党的谎言,不认为是邪党江泽民造成的迫害,反而认为是炼法轮功的人跟政府对着干,心里怨恨大法师父,怨恨炼法轮功的人,恨孩子们不听邪党的话,恨老伴纵容他们,认为是法轮功害了我家,使我家四分五裂。

近几年来,我看到了邪党越来越不得人心。江泽民重用的那些人腐败,贪财,坏事干尽,人民道德下滑,毒食品,假货,坏作风,把这一代的年轻人都带坏,一点道德底线都没有,为了钱无恶不作,有良知的人怨声载道,走到哪里都听到人在骂邪党。我也看的到,听的到,事实的确是这样。

另一方面,我也看到我身边的老伴、孩子、姊妹们,亲友们很多都走入了大法修炼,看到老伴带着烫伤的孙子学法轮功。医院难治的伤口愈合了。这些炼功人原来脾气不好的,家庭不和的,私心重的,身体不好的,通过修炼,全都改变了,一个个身体健康,品德高尚,家庭和睦,做事为别人着想,和那些政府官员比起来真是天壤之别。我明里不说,心里早就对大法有了好感,是法轮功改变了我这个顽固不化的人。我悔恨自己:这么好的功法就在眼前,二十多年由于自己的顽固倔犟,错失良机。真如俗话说:不见棺材不落泪,在我命悬一线时,我迷途知返。

慈悲伟大的师父不计我的前嫌,把我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无以为报。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铁的事实告诉人们:别听信邪党江氏谎言,去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听法轮功弟子讲真相,退出邪党的邪恶党团队组织,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