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你们这些人将来怎么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九日】傍晚,在离我家不远的拐弯处,有一位男子坐在那里,旁边停了一辆便车,我断定那是公安蹲坑的。我发自内心的求师父:救了这个有缘人,并默念着发正念口诀来到男子对面,心态平和的问:“弟,你是公安的吧?”他看了看我,点点头说:“是。”

我试图坐下,看到路石很脏,就站在警察的对面。我刚要开口讲真相,这个警察立即把左手一横,右手立在左手心下,做了个“停!”的动作。

我不被带动,继续平和的说:“我前些日子骑摩托车走到××路口,被后边的大拖挂车把我撞了,当时我的摩托车被压在大车底下。我两手抱着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儿我就站了起来。路边很多人都看到了。一个老叔替我抱不平,走过去指责司机:‘你开车太快了、太快了,你就不能刹刹车吗?!’

开车的小伙子吓得不知所措,看我站起来了,急忙问我:‘阿姨,你没事吧?’我说:‘没事。阿姨信大法。你知道大法好么?’司机激动的说:‘我知道,阿姨,我们全家人都知道,都三退了。阿姨,大法救了你!大法救了你……’司机激动的不知说了多少遍‘大法救了你。’”

警察默默的听着。

我接着说:“小伙子,你把大车往后倒一倒,把我的摩托车从车底下拖出来。”小伙子如释重负的马上把大车往后倒了几步,把我的摩托车扶了起来。结果摩托车也没事(只是后备箱盖掉了下来,我用绳子绑了一下,)对司机说:“没事,我去修修就可以了,你走吧!”司机高兴的说:“好,你去修修吧,”开车就走了。

我骑上摩托车,去亲戚家吃了中午饭,回家把这事告诉了我丈夫,丈夫火了(警察立即抬头看着我)!他问我:“你把司机放走了?”意思是:要向他要钱,并举着坐凳,狠狠的对我说:“没撞死你,我砸死你!”我平和的对丈夫说:“如果我当时心不正,我修真善忍修得不到位,想勒索司机的钱,我很可能就回不来了,就死在那里了。大法就不会保护我了。大法保护好人,保护为别人着想的人,不保护坏人。何况他不会有意来撞我。如果这个事摊在你身上,别人赖你,你什么滋味?”

公安警察佩服的抬头看着我说:“是啊,大姐。”

我继续说:“弟,如果我不学大法,今天就见不到你了。还有一次,那是二零一二年,我去给婆婆洗头(婆婆身体不好),在路边跟人说话,被一辆酒驾司机撞飞,司机的车头撞坏了,我的手表、项链撞坏了,我没事。司机非要给我钱,我说:‘真正学法轮功的不会跟你要钱,只希望你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俺连点坏的想法都没有。’”

警察听我出了两次重大车祸,车都撞不坏我,惊奇的问:“大姐,你炼法轮功多长时间了?”我说“二十一年了。二十一年医院也没挣我一分钱。”

我继续说:“法轮功是佛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共产党用假恶斗能压下去吗?你看见一个学法轮功的象电视上演的那样的吗?出国旅游的人都知道,全世界都让修炼法轮功,唯有中国共产党不让。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骗局。初中政治课本都撤了,五年级《品德与社会》上有,老师都不讲了,很多老师都告诉了学生:共产党骗人,法轮功是好的。共产党害死了那么多好人。有机会你去贵州旅游,去参观一下‘藏字石’。老天在上面刻了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科学家多次鉴定:纯天然形成。现在天灾人祸一天多起一天,大灾难在后边,天灾是人惹的祸。你们一天到晚盯着这些行大善的法轮功学员,不让把共产党做的恶事告诉别人,善恶是有报的,等真到了天灭中共那一天,弟,你们这些人将来怎么办?我真想哭啊,有些人根本就不听。”

“弟,我们老百姓就希望平安健康。你们被共产党骗了:堵枪眼的黄继光,胸脯被敌人用机关枪一梭子一梭子的子弹打成了蜂窝眼,还能爬起来去堵着两管机关枪,那不骗人吗?邱少云被敌人扔了一颗燃烧弹,烧着了,他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假如说他的身体真的是铁铸的,他身上还有手榴弹,还有炸药,让火一烧不爆炸吗?目标不是更大吗?还有‘半夜鸡叫’,周扒皮学鸡叫,假如半夜里周扒皮学鸡叫,其它鸡真的跟着叫,那么周扒皮半夜里把长工叫起来去地里干什么活?除草还是除庄稼?种豆还是种玉米?黑灯瞎火的能看见要干什么吗?”警察抬头看着我说着。

我接着说:当初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共产党的媒体又是“杀人”、“自杀”、“自焚”、又是“剖腹找法轮”的,谎言一个比一个血腥。“天安门自焚”中的王进东,头发、眉毛、没烧,装汽油的雪碧塑料瓶没烧,身上烧着了……

我还没讲共产党多么腐败,这个警察听明白了,顺利的“三退”,并答应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开车走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