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法轮大法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我是一名教师,今年五十多岁,家族人都说我是个有墨水的人。可我的人生道路却非常坎坷,我写出自己的故事,是想让世人了解法轮大法美好,见证大法的神奇。

我的孩子十多岁时,我的丈夫就去世了,婆婆家族的人见我年轻漂亮,都说呆不长,肯定得改嫁。他们歧视我,刁难我,往外撵我,想占我的房子。我受不了这种打击,着急上火,吃不下饭,失眠,整日无精打采,弄的一身病:头疼,肝、肾、脾、胃肠都不好,尿频、眼睛红肿流脓,有一年多没洗脸,怕凉,出外戴头盔。

那时我的脸色象附了一层黑膜,常年离不开药。我感到生命的油灯要燃尽了,心里很怕,不想死,也知道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晚上睡不着觉时就想:我还年轻,就这么死了,孩子小,咋办?不行,得活下去,一定活下去。

为了治病,我看过大仙,算过命 去过寺院,学过假气功,针灸、刮痧、理疗、电疗、火疗 、拔罐 、中医 、西医等,什么法都用过,当时能好几天,过后还是老样子。

那时的我,真是苦不堪言。有段时间,我心里有个明显感觉:我已经站在死亡的边缘了,就差那么一点儿,精神和身体的煎熬已经到了极限,感觉就象活在地狱里一样,心里象死了,黑暗的没有一点阳光。

二零一三年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喜得大法,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以前所有的病一扫而光,真是无病一身轻。从此我有了精气神,脸上有了笑模样,也明白了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些问题,比如:人为什么来到世上?究竟为啥活着?有钱就幸福吗?善恶有报的天理到底有没有?生命有轮回吗?这些在常人看来百思不得其解的迷,《转法轮》这本书解释的一清二楚。

我从内心感到,是大法救了我,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我每天就是高兴,情绪不好的时候很少,有烦心事了,一看大法就有了答案,烟消云散。回娘家时,姐妹到一起又说又笑的,以前哪有这心情?见到单位同事说话也祥和了,同事和领导说我是判若两人。

我听师父的话:每天学《转法轮》一到两讲,最多看三讲。我清楚,我的命是大法给的,我得按大法要求做,得有良心,知恩图报,大法怎么说的我就怎么做,做到了才是真正的修炼人。我用大法的法理指导,在遇到麻烦事时,不跟常人一般见识。这里只举一个例子。

我家住在郊区,丈夫走后,婆婆家的人怕我嫁人,想尽一切办法撵我走,他们想霸占我的房子,因为拆迁时能给一大笔钱,不要钱可以给楼房。他们见我不走,就到处找我丈夫留下的房子协议书,如果我没了凭据,就可以名正言顺把我撵走,为此他们使了不少招儿。有一天,我下班后,见家门被撬开了,屋里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电脑、电视被偷走了,保险柜没砸开。开始我以为進了小偷,后来一想不对,我跟公婆家住一个院,進小偷他们能看见呀,砸保险柜那么大声他们能听不到吗?我立刻明白,这是他们干的,想偷走那份房子证据,又制造了个被偷的假现场。我想起师父的话:“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我想,我得按修炼人心性要求自己,得忍,得提高境界。我没有报案,也没声张,也不恨他们,把屋里收拾收拾,没事似的,照样高兴的去上班。

大伯是家族中的管事人,心有不甘,有一天半夜里,他敲我家门,進门没好话,说房产证应该给他管,不能放在我这。我说:“大哥,你也是明白人,没有了房子,我跟你侄子住哪?你弟弟走了,可咱们还是亲人呀?做什么事不能太绝了。”我当时想,如果没有修大法,以我这种性格,拼个鱼死网破都不算完!死了也得出这口气。他见我没买他的帐,就悻悻的走了。但我没想到他会去找黑社会治我。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他说:“你是某某吗?”我说:“是呀,你是谁?”当时我有个感觉:对方有点来者不善。他说:“你惹事儿了,大哥帮你处理处理,我叫××(他的黑道名字),你过来一下,我在××饭店,我们哥几个在这等你。”我当时有点紧张,也想到他们是黑社会的人,但也清楚是冲我房子这事来的,我说:“我脱不开身,去不了。”他说:“那你过来把饭费给我结了,我等你。”当时,我感到大法师父在加持我,一下子心不慌了,而且突然有了回答他的话,我说:“对不起大哥,我也有个大哥,大家都是市面上人,哪天咱们一起见一见,你那点饭费钱算啥?”说这句话,我自己都感到奇怪。

事后我想,如果不修大法,遇到这事不把我吓懵,提心吊胆不说,对婆婆一家人得恨死。可我没后怕,对婆婆家人无怨无恨。

后来,婆婆走了,家族人公开夺我和孩子的房产权,一次次逼我,让我让出房产权。有一次,三大姑姐威胁我说:“你不让的话,告你炼法轮功,让你公职没了。”

其实从心里说,我不是非得硬要这个房子的产权证,修炼人不执着于世间得失,我也能放下钱财的心,只是觉的,我得有个窝呀。修大法得符合常人状态,不能一贫如洗,如果对他们的无理要求我让步了,那他们可是造大业了,如果那样我也是犯罪(虽然他们不懂)。我跟三大姑姐说:“你甭拿这话压我,我不怕,你也甭想。”我心里很稳,我想,修炼人还怕这个?别人东西再好我不要,是我的东西你也拿不走。我想起大法师父的话:“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事情马上有了转变:我叔公出来阻止,他指着我三大姑姐说:“你告人家那干啥?扯没用的。”把这事给压下去了。我不恨他们,见面照样跟他们打招呼、说话,而且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三退(退出恶党的党、团、少先队)。他们是迷中人,有大灾来临那一天,希望他们能够平安。

后来,我有了新楼房子,我和儿子有了新家。搬家那天,我心里感慨万千,我恭恭敬敬把师父的法像摆在新房子里,敬上一炷香,叩拜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