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演讲乱法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我是一名东北大法学员。关于秦皇岛演讲乱法一事,我也是参与者之一。回来后许多同修劝我写声明,并告诉演讲者与参与者同罪。当时我不以为然,心想:“只要知道做错了,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师父知道就行了,没必要非得落在笔头上。”所以迟迟未动笔。现在通过大量学法,并和同修切磋,找出不想动笔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思想里有所谓的“大哥”。他背的都是法,交流的都是法理,展现的是神迹,在帮助同修,师父讲的演讲乱法者真的是他吗?思想里有些抵触。

2、曾经在那里得到过他在物质方面的帮助,认为是他给我们开创的学法环境,这样做了岂不是忘恩负义,连个好人都不如吗?

3、如果我不遇见他,没有听过他的交流,我会上来吗?(因为在我没有遇见他之前,由于家庭压力,我还谈不上在堂堂正正修炼),就算他真是乱法者,没有他的引导,我也不会从新走進修炼,功过抵消,这些师父都知道。只要以后和他断绝来往,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别人我不管,反正这个声明不能写。关于他的事不介入,不谈论。师父连特务都度,何况以前的他做了那么多证实大法的事,师父能不管他吗?

现在想起来,真的是糊涂。我们大法修炼的人,如果没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没有慈悲伟大的师尊加持、保护,生命都没有保障,自度都成问题,又怎么能口出狂言称往上带别人呢?自己能重新走回修炼,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尊的苦心安排,只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

回想起和所谓的“大哥”相处的一段日子里,曾在多次场合他扬言道:“我们是世界上修得最高的一群人,我也有能力把你们带出来,得正果绰绰有余,这个理谁知道呀……”由于那时的我们法理不明,一群人趋炎附势,众星捧月的对待他,是因为听他所谓的交流太多了、还是什么原因,这群人好象被抑制了一样,不但全场鸦雀无声,有的还很感动、很受鼓舞。连他这种狂妄自大、贪天之功、自心生魔的表现却没有一个人指出来。

那时的我自认为记性好,每次听完他的演讲后,回来还要给同舍或新来人复述一遍。现在想起来真是追悔莫及,助纣为虐,罪大无边呀!

师父讲过:“还有些地区私自组织什么讲法团,到各地学员中招摇撞骗,也有邀请个人演讲破坏干扰学员修炼的,这些人明着好象在宣传法,实质上是在宣扬他们自己。学员都有我的法身安排系统的在修,只是有些学员不悟,或没感受到而已,那他们是不是在干扰!特别是那些刚刚学法时间不长的很难分辨清楚。有些人还在几千人的会上搞什么报告,讲的都是他自己,甚至给大法的那一句话下定义或解释大法,身体向学员们散发着黑色的业力和执著的物质。”[1]

关于所谓“大哥”的乱法之处还有很多,如有一次把他给我们所谓的“切磋”的东西打印成文字,发给我们内部圈里人,让我们学、看、背,同时还说:“自己的女儿看过一遍了,对提高很快,很有帮助,之后才形成文字给我们看,并告诉要保密。”为了看着方便,“大哥”还负责联系给我们买平板电脑(谁买谁自己花钱)。事隔不久,有修炼人提出“异议”,就此事学习了大法经文《精進要旨》中的《定论》知道形成文字是乱法,“大哥”才同意毁去该文字,并表示以后交流不再留下任何字迹,并加以改正。

我们刚到他那里的人,一定要重点学习师父以下的大法经文:《各地讲法二》、《各地讲法四》、《北美巡回讲法》、《元宵节讲法》。比如在一次交流中,他指着《各地讲法二》大法经文这本书问我们为什么叫作《佛罗里达讲法》呀?下面没有一个人答言。然后他洋洋自得的大声说:“佛的聚集地嘛。”类似情况还有。由于时间长了,记不太清了,这里仅举一例。

还有最严重的一次,他告诉我们关于他的事明慧编辑部已知道了,直接打电话告诉他说不要再干下去了,这样做是乱法,得找找自己。他在电话中直接反驳道:我没有错,我找什么?你们得找找,之后挂断电话。这是他当众讲的,现在我们还不知是真是假。

他不建议我们看明慧网,原因是明慧网不代表师父。这件事发生后,他挑唆我们攻击明慧网,针对此事“交流”了一番,交流中还说:我们这群人被推到世界的舞台上,要我们在这里呆过的人和他接触过的修炼人、听过他交流的人都要上书明慧网,为他鸣冤喊不平。还说凡写过为他“鸣冤”材料的人,身上也能去掉那些不好的物质。

和“大哥”走得很近的,很早接触邻近市、县的人很快就写好了这份资料,并在交流会上大声宣读,以鼓舞士气。在人群中还有不少抹眼泪的呢,足见其“他”的这些事迹有多大的影响力了。后来在这样的引导下,凡听过他交流的人,本地的,外地的,跨省份的,在他那里的,已回家的修炼人几乎没有什么人不为他鸣冤、叫屈的,还强烈要求明慧编辑部把《演讲乱法》这篇文章撤下来,并还要求给这个“大哥”予以书面道歉。

这群支持他的修炼人搞得轰轰烈烈,沸沸扬扬。把这次事件当作一次正法任务来抓。就我比较熟悉的一些修炼人,那段时间法也学不進去了,为怎样写好上书明慧网这份材料,抓耳挠腮,费尽心思,还有专门从事审稿打字的,记得有一位从事打字的小同修边打字边义愤填膺的说:“我们这是端着枪和他们干。”其中一人随声附和道:“谁让其不负责任报道发表这些不实的文章啦,他们应该负责!语言刻薄点也不为过”(大意就是这么说的)。

当时我也在场,虽说当时觉得同修说得有些过了,但并没有予以制止,那时的“我们”已经被邪恶控制的有些理智不清了。

“大哥”这个称号被“圈内人”早已加上了特殊的涵义、具有特殊的荣耀、神圣而不可侵犯。若不是他这次出事,许多修炼人跟了他很长时间,连他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听他们那的学员讲:“姓李因和法理的理是谐音,取这个姓,他和另外一个女学员配合,取中华的华为姓,那为什么要取这个字为姓呢?顾名思义那涵义就是要在法理上升华,他们的愿望好象是好的,但所做的事却事与愿违,倒行逆施。”

以下为了行文方便,均称老李。

老李一再强调他辅导我们太轻松了,告诉我们要多学法,多背法,一定要在法上认识法,在法理上交流升华。他本人确实背了师父的很多法,在听他多次心得交流中得知他的天目已被开到法眼通的位置,出现了很多功能,在他们身边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情,他是如何、如何尊师敬法的。在修炼人冷嘲热讽中是怎样守住心性的,他口才很好,讲的不但生动、有趣,而且我们认为他法理讲得很高,根基好,悟性好,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去那的同修把他传的更是神乎其神,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传说他很小就知道将来师父要来传大法,他就是为大法而来的,下世之前没有被旧势力做任何安排的特殊生命,所以能除去别人身上不好的负面物质。

我在那里时间呆的长了,渐渐的对他还很佩服,以至后来简直达到了心悦诚服的程度。

初次来到他这里的人是不能乱讲话的,原因是都带有不好的因素。记得我刚到那里不长时间正赶上老李给大家交流心得,我也在场,当他读师父某段讲法时,我听到有添字漏字现象,就予以纠正,他就按原文一字不错的又读了一遍。当大家散场时,一个男性学员来到我的面前,看上去此人比我大不了几岁 ,经他本人介绍他在这里比我们早到约有两、三年的光景了,他对我说:“大哥读法的时候,即使有读错的地方,也不能纠正,是那个不好的东西干扰他读错的,他当时正在解决物质呢!你一说话就干扰了他切磋法理了,不好的东西清除不掉,就跑了。”我听了他这一番话略有所悟,难怪满场无人纠正,听之任之,原来是这么回事呀!怪不得我出言纠正以后,他半天说不上来话,是物质干扰的呀,把思路给搞乱了。

可是以后发生的两件事让我对这个老李有重新的认识,改变了以前对他的看法。一次同往常一样老李领我们学法,这时当地来了一个朝鲜族女学员,赶来同大家一同学法。在这期间也不知此学员说了句什么话,老李当时就恼火了,冲她说了许多难听的话,而且声色严厉,说她是“幻听”,这种物质很顽固,必须严肃对待,训斥了她很长一段时间,才肯罢休。当时这位学员都落泪了,也没还口。

再说一件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有一位男学员很早就与这位老李认识了,物质生活上、修炼中都得到过老李的帮助,这位学员每当提起此事也对这个老李感恩戴德。这位学员稍有做的不对老李的胃口,他就在我们面前严加呵斥。一次不知怎么的,他俩遇到一起就谈起游泳这方面的事了。老李不等他把话说完,脸色大变,暴跳如雷,厉声骂道:“……”(原话很脏)众人都把奇异的目光抛向了他,有的人更是瞠目结舌,眼前的真实一幕把我惊的半天才回过神来。这位就是传说中无私、无畏,处处为他人着想,在同修中威望很高的大哥吗?面前的这个老李怎么能和传说中的“他”联系在一起呢?这刚刚发生的事有谁敢说它是假的呢?随着他整个发泄的过程,已经把他在我心中美好、高尚的形象连根拔起。

以上所叙述的部份内容,都曾经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边,我作为一个修炼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人,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自己都要慎重的考虑应该写什么,不应该写什么。这个尺度我都掌握的非常好,如一件事情我知道的不够详细、透彻,对这样的事情,我都不多说一句,更不敢妄加一笔,在用词用字方面,甚至是每一个标点符号,我都要反复推敲,斟酌它的用度。虽然如此,但是由于本人水平有限,错误之处在所难免,恳请同修们批评指正。

同时,在这里我也呼吁那些象我一样曾跟随乱法者脚步的人,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的狂热程度真的是在为其煽风点火,添柴加薪。无论你觉得曾经和老李在前世中结有什么样的善缘,对他还有放不下的情感,请你都用自己的理智来分辨,认真的思考,用你本性的一面想一想,看一看,到底谁才是恶?谁是善?谁是谎言?谁是骗?我们为谁来人间?誓言与承诺怎样兑现?我多么期待你能找寻正确的答案!

最后以师尊的“功能本小术 大法是根本”[2]共勉。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猛击一掌〉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求正法门〉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