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折磨 丈夫控告凶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辽宁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张伟的丈夫孙丰昌,向辽宁省女子监狱递交刑事控告书,控告女子监狱狱警刘宇、李婷婷等体罚、虐待、侮辱、殴打或者纵容犯人殴打、将监管的职权交予犯人行使等,涉嫌犯罪。

张伟,辽宁丹东东港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四月,张伟及小妹妹张小平被警察绑架,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东港市公检法合谋构陷、非法判刑。张伟被非法判八年半,妹妹张小平被非法判五年,二零一六年春天被劫持入辽宁女子监狱。

张伟现在已经被非法关押四年多了,在辽宁女子监狱,因为不承认自己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有罪,拒绝放弃修炼,而遭受了种种非人的折磨、令人发指。而且监狱还无理地剥夺了张伟写信和打电话的权利,并以多种理由阻挠家属探视,现在一连六个月都不让家属探望。

在这期间,家属亲自找过辽宁省沈阳市城乡检察院、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司法局、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信访办、司法局信访办等等,都无作为,直到目前,张伟仍然天天戴手铐,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可能拿下来,家属伸张正义,维护法律尊严,已向检察院提出控告,控告辽宁省女子监狱狱警刘宇、李婷婷的执法犯法、不作为和滥权行为。

据可靠人士陈述,下面是张伟的丈夫孙丰昌控告监狱狱警迫害张伟的部份事实。

一、强制转化

张伟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被关押到了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监区七分队,为了逼迫张伟放弃信仰、强制转化,当时的队长刘宇叫犯人刘丽、关坤等人昼夜看管张伟,白天她们把张伟关在车间后面的仓库里,晚上关在监舍二楼的储物仓库里,为了避免叫人发现,储物仓库的玻璃被贴上了报纸,在这里犯人刘丽更加是肆无忌惮地毒打张伟。刘丽对张伟说:“你如果不转化就叫你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告我也没用,我们有政府保护,打你是白打。”

犯人刘丽是被判十三年的抢劫犯,为人狠毒,平日里犯人都不敢惹她,对张伟非打即骂,犯人经常看到刘丽在走廊、监舍和厕所随意殴打张伟。

1、有一次在车间仓库里,队长刘宇亲自逼张伟背监规、放弃信仰,张伟不从,刘宇一脚将张伟踢倒并拳打张伟,犯人刘丽、关坤冲上去继续毒打张伟。

2、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犯人刘丽在车间仓库毒打张伟,刘丽用脚狠踹张伟的腰部,把张伟踹倒在地,张伟腰痛的站不起来,队长刘宇不得不带张伟去医院。一连十多天张伟都不敢直腰,当时监区管生活的石静科长也知道这件事,但没给刘丽处分,只叫刘丽坐了几天板凳。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3、张伟晚上被关在监舍的储藏室内被强迫坐特殊小板凳(长十五厘米,宽五厘米,高八厘米),这种凳子一般人坐几天屁股就会烂,而刘宇指使刘丽强迫张伟坐了一个多月,连星期天也不放过,从早晨七点到晚上十点,一动不能动,笔直的坐着。在这个储物室内,刘丽每天都殴打张伟,张伟衣服几次被刘丽打破,脸经常被打肿。

4、为了抗议这种非人的折磨,张伟曾两次绝食,时间一个多月。刘丽在张伟被强制灌食期间,狠命拉扯灌食的管子,并高声辱骂张伟,叫张伟备受折磨。

5、二零一六年末,队长刘宇把张伟移到生产车间后面的一个小仓库里,这里没有监控,刘丽就更加肆无忌惮的毒打张伟,小队其他犯人多次看到张伟被扒光衣服,一丝不挂的站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犯人多次报告刘宇,可刘宇无动于衷,刘丽继续迫害。

6、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张伟被关在仓库时间长达一年零两个月,每天被刘丽毒打,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才放回车间。而刘丽二零一七年十月才离开张伟,调到其它行动组。

二、为恢复身体和健康要求炼功而被毒打

1、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张伟为了恢复被长期摧残的身体,晚上开始炼功。队长刘宇就叫犯人晚上每一小时换人看管张伟。只要一炼功,就殴打张伟。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刘宇指使刘丽等犯人昼夜不让张伟睡觉,整晚张伟就被按坐在小板凳上,只要一闭眼,犯人就打张伟的脸,拽头发,不叫张伟睡觉,白天在车间更不让张伟睡觉。

2、有一次为了挪床,犯人姚心怡竟无端发火,拿起凳子连续砸张伟的头部。张伟头被打起了大包,眼泪直往下淌(张伟除了在极端的情况下是很少落泪的),姚心怡并未受到处分。

3、有天晚上,犯人向星莲为了泄愤,竟双手掐住了张伟脖子,张伟几乎窒息,全监舍的人都被吵醒,而向星莲并没受到处分。

4、犯人刘丽半夜经常不分春夏秋冬将张伟拽到洗漱室或厕所,从头到脚灌凉水,然后拽张伟到窗前,开窗吹凉风冻张伟,一连几个小时,把张伟冻得直发抖。

5、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零一九年元旦,张伟每晚只要炼功就被打倒,每晚都要被打倒六十多次。

6、张伟看到犯人每次干活很辛苦,但狱警还强迫犯人轮班看管她,她心中不忍,就想停止晚上炼功、换成白天在车间炼功。这下又激怒了狱警和犯人,从二零一九年元旦开始,到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近一百天的时间,先是队长陈莹(二零一八年五月-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后是队长李婷婷(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至今)指使犯人严管张伟,昼夜不让张伟睡觉,夜里每两分钟就拽张伟,不许她合眼,每夜还得六-七次陪起夜的犯人上厕所,故意折磨张伟。有的犯人还把张伟的被子拽走,整夜地冻张伟。

三、发生在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的暴力殴打

1、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清晨三点三十分,当时的生产组长张惠娟在监舍打张伟。

2、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早晨六点二十分,张惠娟指使犯人郭成明殴打张伟,还嫌郭成明打的太轻,随后隔壁监舍的关红美、刘茜、王立英、刘洋冲进来毒打张伟。关红美扇张伟嘴巴子、踢下体,刘洋冲过来扇张伟嘴巴子,这群人没有人性歇斯底里的把张伟毒打一顿。

3、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上午十点二十分在生产车间,张伟刚要炼功,张惠娟冲上去殴打张伟,郭成明、关红美、刘茜、郑文静、胡艳杰、王立英、冷妍一起冲过来拳打脚踢,关红美猛踹张伟的下体,她们把张伟打倒在地仍不罢手,犯人冷妍还动手把头顶的监控拽下去,欲掩盖打人的事实,旁边二分队的法轮功学员赵红军大声呼喊:“你们干什么?”这帮人才住手,坐在警务台上的曲秋霏队长这时才走下来,把张伟拽到前边。

值班队长刘宇,当天不但没有处理打人的犯人,只是把张伟关进小号,关了半个月。放出两天后,再次把张伟关进小号,到五月三日才放出来。

这次群殴张伟事件,在监区反响很大,监区为了掩盖打人真相,队长让张惠娟指使相关犯人一起写好造假材料,并且三次改动证明造假的材料,掩盖打人真相,直到张惠娟检查合格了,才把所谓的证明材料交给狱证科。

结果参与打人的犯人均未受到相应处分,只每人扣了二十分(每月一百五十分),按规定打人者直接送小号并警告处分,并且当年不给上报减刑,可二零一九年六月,刘茜和刘洋都上报了减刑,冷妍上报无期徒刑改为有期徒刑。后生产组长张惠娟因被发现虚报产值,换到一监区五小队,并不是因为打人而被处分。

4、二零一九年从五月四日开始,张伟每天都被戴手铐,只要一炼功就戴手铐,有时一天要戴手铐长达近十个小时,中途也不给打开,多数每天只能下午收工后回到监舍吃一顿饭。为抗议这种待遇,二零一九年八月九日,张伟开始绝食,队长李婷婷授意生产组长麻依娜、犯人郭成明、郑文静、冷妍等人在下午二点三十分把张伟拽到更衣室殴打,逼迫张伟吃饭。

现在张伟每天仍被戴手铐,只要一炼功就戴手铐,铐到下午收工时才打开。四月份到八月初,没有棉被盖,不让上超市买日用品,张伟骨瘦如柴,身体状况非常不好。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是辽宁省检察院刑罚执行检察处处长孙立民的工作日,专管监狱家属控告和举报的,张伟的丈夫将亲自把控告交到他手里,请求检察院依法对被控告人以及对相关责任人和打人凶手的违法犯罪行为尽快核实和查处,保障张伟的人身安全及监狱法规定的相关权利,依法追究被控告人的涉嫌犯罪行为,并请及时告诉查处结果。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