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带小同修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十几年来不断的看大法弟子在明慧网上的交流,深受启发,受益很多,今天借明慧平台和同修交流一下我最近带小同修的心得体会。

勉强的应允

二零一八年十月份,同修A找到我,叫我去她家照顾她女儿,她要去国外办理续签手续。当时我正在照顾过病业关的同修,所以没答应,而是帮她找了另一同修。可是孩子的爸爸不同意,非得叫我去,说他孩子从小认识我,和我挺有缘的,怕别人弄不了。我碍于面子,就答应帮她带两个月吧。

她的女儿叫小同,今年上初一,住校,周五回家,周日下午返校。我每周去照顾她两天。这孩子小的时候,因妈妈在国外打工,她爸爸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她,加上还要照顾老人,忙的三件事跟不上,几乎处于不修炼的状态,被邪恶钻空子,被绑架迫害三年半。

这样小同刚上一年级就由姥姥带,姥姥信佛教,又信基督教,信这信那什么都信,就不让孩子信大法。姥姥惯着孩子,小同要什么买什么,三年级时给她买了手机,从此她迷恋上了游戏,学习成绩开始下降。任性,要什么就得买什么,家里的玩具、宠物、各类书籍、装饰物品堆满了空间,床上、沙发、地上象仓库一样。

在这样的环境下,小同身体出现了问题,浑身无力(她说好象身体被掏空了一样),跑步跑几步就要虚脱一样,心跳的慌,两眼发黑,最严重的是鼻炎,不通气,每天不停的擤鼻涕,纸扔的到处都是,桌子上、地上、沙发上、床上到处可见。她姥姥给她报了六个学习班,电子琴、钢琴、美术、书法、葫芦丝、舞蹈,可是一样也没学成,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全年级倒数第一。

小同的爸爸出狱后,看到孩子的变化,又急、又气、又恨、又怨,怨孩子的姥姥把孩子惯坏了,怨孩子的妈妈不负责任。孩子爸爸在黑窝被“转化”了,回来也不修炼了,就用常人办法管孩子,不听话就又打又骂的,可小同不服他,和他对着干。

小同小学毕业,要上初中了,她爸爸着急了,把小同妈妈(同修A)叫了回来。同修A在外面打工,一天十个小时,修炼也跟不上。同修A回来后家庭矛盾很大,小同对她怨恨、抵触,根本不听她的;丈夫每天的埋怨、唠叨让她头疼,无法学法、炼功,孩子不断的冲她要衣服、要宠物,抢电话,说不听打两下,孩子就拿菜刀冲他们威胁。同修A实在受不了了,就又要出国,她丈夫不同意,她说她必须得去办续签。所以俩人商量请我去帮助带孩子。

我当时不愿意去管那个乱摊子。我丈夫也不同意我去,可是他们非叫我去。我就想:如果是师父安排的我就去,不是师父安排的我不去。如果是师父安排的,明天让同修A找我,不是师父安排的就不要让她来了。结果第二天同修A来了,说后天就走。她说:“我把工资和伙食费给你打卡里,谢谢你,你以后会得到回报的。”就这样她匆匆走了。

难以管教的孩子

小同住校,周五回家,周日返校。我接她回家,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卫生,看着她写作业,然后送她上学。她爸爸在她爷爷家住照顾她爷爷。

我去了后才知道这孩子有多难管教:

擤鼻涕的纸到处乱扔,告诉她直接放到纸篓也不听;从来不冲马桶,她爸说几年了说也不听。

吃饭挑食,每顿给她做两个菜,每周不重样,排骨、青菜、牛肉、鸡肉、羊肉换样做,只吃米饭不吃面食;吃饭上桌要勺子、要卫生纸,就在身边也要我递给她。

吃饭时她会说:真难吃。我说:将就吃吧,姨没学过厨师,就会做家常便饭,过两个月你妈回来给你做好吃的吧。她说:呸!让她死吧,永远别回来,做饭难吃死了。

她爸下班晚,回来给她用微信传作业,我说:给你爸留点菜。她说:不留,连肉渣都不让他见到。她会把一大碗肉都吃掉,然后说:撑死我了!就是不给他留。我不知这孩子对她父母的仇恨从哪来的。

她每天多次换衣服、照镜子、梳头、看电视,就是不爱写作业,逼她写她就把自己反锁在卧室,坐在床上用个垫本佝偻那写,所以驼背很严重,脸色发黄,眼睛无神带着怨恨、冷漠、傲慢,脸上有小米粒样的小疙瘩,完全没有了十三、四岁孩子的朝气。

一次,她爸下班回来,刚進屋小同就把电话抢去,把自己反锁在卧室,在屋里上网,她爸怎么叫也不开门。她爸冲我要钥匙,打开房门要手机,俩人抢时她把手机摔在地上,把屏摔破了,她爸气急了,把她从床上拽到地上打了一顿。

小同更恨她爸了,嘴里经常骂她爸脏话。又一次,她抢她爸的手机把自己关在卫生间不出来,她爸又要打她,她说:你什么时候死?你到底什么时候死嘛?这时我只能发正念。

每次返校小同作业都写不完。因为回校是和人家拼车,一次到点了她还在写作业,我说:到学校去写吧,车在下面等着。她说:你打电话告诉他等一会儿。我说:还得去接别人,不能因为你都迟到。我把衣服都准备好,催她快穿衣服,她把衣服穿上再去照镜子,再重新梳头,我穿好衣服,拿好皮箱和书包在门口等她,她就磨磨蹭蹭的照镜子,我急的火直往上窜,要是我的孩子我早就急了,我在心里不断的想:考验我忍耐性哪!忍、忍,忍无底线。

三个周过去了,因为每次回校都拖晚点,司机下通令了,下次再晚点就不拉她了。小同爸急了,把电视、网线全部撤掉,不许再看电视。可是小同还是不愿学习,全年级考末第。我当时心想:这可没法管,将就两个月,她妈回来快走,眼不见心不烦。

不能看着孩子被毁了

可是一个月后,小同妈来电话说,在那找了份工作挺好的,工资挺高,想再干两年。我说:你快回来吧,这孩子我整不了。小同妈说:回去咋过啊,她也不听我的,你就帮帮我吧,她挺听你的。小同妈说她丈夫天天埋怨她,磨唧的她天天头疼,回去日子也没法过。

小同听说她妈不回来了,说:最好永远也别回来。我说:你不想她吗?她说:我已经习惯了。

我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我想起小同妈临走前说过:生完这孩子后,有一天她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一团白光在她眼前,和她说:他是朝鲜族的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修炼的不精進,大法被迫害后和同修们去天安门上访,结果被迫害死了,他想找大法弟子的家接着修。说完就消失了。小同妈说女儿可能是那位男孩转生的。

其实小同这孩子根基不错,她小时我曾照顾过她两个月,那时我听师父讲法,她在玩积木,讲法要结束时她就会放下积木,冲着录音机磕头。我问:你知道师父要讲完了?她就笑。小同四、五岁时,会经常提醒她妈发正念,说有妖怪。

我想,这孩子是为法来的,不带好她,就毁了孩子了。可能是师父看到孩子要毁了,才安排我来的,我怎么能逃避呢?师父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表面是我在做,实质是师父在救她。想到这,我有了信心,把心放下来,把上午的工作辞掉,专心带小同。

解除怨恨心

我除了给小同做好吃的、洗刷、收拾卫生、看着她写作业,有点时间就和她聊天,说她小时候如何聪明,如何善良,根基如何好,她开始和我亲近了,和我说心里话了。

我问小同为什么那么恨爸爸妈妈?她说:他们不管我,她不知道自己有个女儿吗?我天天想她她也不回来,我爸从监狱回来就象变了个人,经常发脾气,打我、骂我,我冲他们要什么他们都不答应,我冲姥姥要什么都给我买,他们还没有姥姥对我好。我说:“妈妈出去打工是为你姥姥,姥姥在外面欠了很多债,她没有收入,你爸的工资还得还房贷,还得供你上学,还有老人,根本不够帮你姥姥还债的,别人要债又紧,你妈被迫出去打工帮你姥姥还债,不然的话她怎么舍得把你扔下哪。”

我又说:“你爸一人带你,又要上班,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被邪恶迫害。你父母他们都是好人,是善良的人,现在的人抽烟、喝酒,不孝敬父母的有的是,可你爸妈不是那样的人。”小同说:“那倒是,我大爷、姑父都抽烟、喝酒、骂人,烦死了,我爸这些倒是都没有。他就是从监狱回来后才打我、骂我。”我说:“那是因为他看到你变成这个样子他才生气的。你小的时候多乖呀?那么聪明、善良。你现在这么多坏习惯,他看了能不痛心吗?你生在大法弟子的家庭多幸福,你应该珍惜。”

我对小同说:“你看看你家有多少有用的东西?那些毛毛玩具里面藏了多少细菌啊?到处都是,家里搞的乱糟糟的,你的鼻炎为什么那么严重?你还经常看电视抱着杵到嘴上,你现在大了,学习很紧,没有时间玩了,把它们都扔掉吧?”她说:“好吧。”

我把小同各种没用的物品各种动物清理了一遍,各种动物的毛毛玩具扔了三大包,各种娃娃扔了九个,衣柜里的衣服乱堆乱扔,找衣服穿就都扒出来,再一堆的塞進去,我和她一起整理衣柜,不能穿的送同修家的孩子,没用的扔了三大包,家里彻底的给擦了一遍。家里整洁了,小同心情也好多了。我们相处溶洽了。

一天,小同说她经常做噩梦,一次梦到一个蓝色的机器人,手里举个大刀要砍她,她吓醒了。我说你书橱里有很多外星人的科幻书,是那些东西招来的。她爸爸回来,我和她爸爸说了此事,让他清理那些书籍,她爸说:该清理的你就清理。我就把那些妖魔鬼怪的不好的书籍清理了。当天晚上小同就和她爸有说有笑了,三年多孩子都没叫过他爸了,当天孩子和她爸说的挺开心。

一周后的一天晚上六点多钟,小同爸打来电话说小同发烧、头疼,让我打车把她从学校接回来到医院打吊瓶,我把小同接回家,她让我闻她脖子后面有啥味?腋窝有啥味?我说没啥味。她就把大腿抬起来让我闻她胯裆有啥味。我说:我不闻!我闻不到。快点走,打完吊瓶就很晚了,她开始换衣服、照镜子,最后在我的催促下,才姗姗出门去了医务室,到那医生给量量体温,发烧不太严重,医生给开了药回家了。第二天考试,她早上必须返校。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人指着小同问我:她是谁?我说是小同。那人说:她不是小同,她是黄鼠狼。我醒后,明白了她为什么让我闻她身上的味,原来是黄鼠狼附体在她身上,想让我闻它放出的骚味迷惑我。我起来就开始发正念,清理小同的空间场。从那后我每次发正念都给小同和她爸清理空间场。

元旦放假,我把小同带回我家。吃完饭,她到供师父的房间看看说:“真漂亮,我可以上香吗?”我说:“可以。”我把香给她点上,教她拜师父。上完香,我说:”给师父磕头吧。”她问:“为什么要磕头?”我说:“师父是宇宙中最大的神,下世救度我们,我们不应该行最大的礼吗?”她说:“噢。”

小欣的故事

我的外孙女叫小欣,今年九岁了,上三年级,在外地奶奶家,每年放假来我这住几天。今年女儿说:过了年再接她来多住几天。女儿头年出去旅游,没有时间接她。谁知就在小同放假的当天,女儿提前回来,直接把孩子接回来了,这样我只好把小欣带到小同家一起照顾,她俩都挺开心。

第二天我做中午饭时,小欣自己拿起《洪吟》就背,繁体字不认识就问我。做好饭吃饭时,小欣说:姥姥,我背了十一首。吃完饭我就考小欣,没想到她竟背的很熟。我说:“小同,你看小欣都背了十一首,你下午也背十一首,你俩要比学比修啊! ”下午小同也背了十一首。晚上她爸回来我和她爸说了两个孩子的情况,她爸说考考她俩,结果小欣背的很熟,小同磕磕绊绊的每句都有提醒。我说:“小同你为什么背的不熟,因为小欣是主动背的,你是被动的学的,所以不用心,如果你学习也能主动学,不是别人逼着你学,你也一定能学习好。 ”

晚上,小同让小欣和她睡一张床,小欣想和我在一起,小同说不行,必须和她睡。我和小欣说:“小同喜欢你,你就和她一起睡吧。”小欣问:“那姥姥干啥?”我说:“姥姥炼功,你们先睡吧。”我刚炼了两套功,小欣悄悄的推门出来,我问她起来干啥?她说:“我要和姥姥炼功”。我说:“好吧。”我又从头开始和她一起炼,她五岁的时候在我这呆了一年,我教过她动作,但从没和我炼过。这次竟然动作一点不差的和我炼下来了。

过小年,小同爸爸带她去她爷爷家过年了。我和小欣回家了。我们每天晚上学法后炼功,小欣她奶奶让她年二十七回去,小欣说再背四首《洪吟》,共十五首,当她背到《学大法》时,背了六、七遍也背不过了,别的三、四遍就背过了。我说:这首长不好背,背下一首吧。她说:不行,必须背下。就反复的背,直到背熟。

这让我看到我的不足,我修炼了二十一年了,到现在一遍《转法轮》都没背下来,就是觉的太难背,《洪吟》、《洪吟二》能背过,但《洪吟三》、《洪吟四》觉的太长就放弃了。碰到困难就想逃避,安逸心、懒惰心,怕麻烦的心,糊弄事的心,执着时间的心全都暴露出来了。

年二十六的晚上,我和小欣学完《转法轮》第三讲时已经十点五十五分了,我说睡觉吧。我们刚躺下,小欣说:“姥姥我看见一只大眼睛,好吓人哪!” 我说:“那是师父给你开天目了,那是你自己的眼睛。” 她说:“不是,比我的眼睛大二十倍。” 紧接着她又说:“姥姥我看到来了一帮魔。”。我问:什么魔?她说:有龙、老虎、大乌龟,还有很多。我说起来发正念。我俩坐起来发正念。她说,姥姥,越来越多。我说撒下天罗地网一网打尽。过了一会儿,她说:“姥姥,我说撒下天罗地网一网打尽,那些魔就被网一下子网住了,我巨大无比,把它们抓在手里销毁。姥姥,其实它们很小,什么也不是。”一会儿她又说:“姥姥,我看到一片大法弟子在那打坐,我从他们头上飞过去,他们都不看我。我在找姥姥,我看到姥姥了,我喊姥姥,姥姥不吱声,我看到师父坐莲花来了,菩萨也坐莲花来了。师父说:‘她在修炼,不要打扰她。’”小欣又说:“姥姥,我看到姥爷在吃一种虫子,那虫子有毒,他吃的还很香。” 我说,那是烟,在另外空间是毒虫,解体它。又过了一会儿,她说:“我看到姥爷和妈妈了,他们也坐在这里了。” 我说:“嗯,他们快修炼了。” 直到过了十二点,她说,好了,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一只大眼睛和一个黑天空了。我说,躺下,睡觉。

这让我悟到发正念的重要,如果不是孩子看到,我就睡过去了,这让我想到,很多同修为了能早上起来晨炼,晚上八、九点钟就睡下了,白天忙于工作、家庭、讲真相救人,加上学法、炼功,发正念的时间很少,晚上睡的再早,有的半夜十二点的正念不发,有的发也是迷糊做做样子,这可能也是导致遭迫害和病业的原因吧。

年二十七小欣要回奶奶家了,临走时,她去和师父说:“师父啊,我要回奶奶家了,我今后一定听您的话,好好学习,做好人,我再也不骂人了,师父再见。”这一切从来没有人教她,这孩子就是为法来的,师父一直看护着她。

小同的变化

大年初一,小同爸爸把小同送到我家,让我看着她写作业。我把小欣的故事讲给她听,我说:“你和小欣根基都很好,要好好学法,师父一直看护你们哪。”

从那天起,小同开始学法、炼功了,这孩子根基真的不错,一炼功师父就给她清理身体,浑身痒的不行,手脚淌汗,恶心、呕吐一次,她说,师父把她的鼻管通开了,鼻子通气了,再不天天擤鼻涕了。一个月的时间,她背直起来了,脸色红润,小脸都圆了,她说:“姨,你做饭真好吃,你都把我喂成小胖猪了。” 我说:“是师父帮你清理了身体,清理了你家的环境,你才变好了,不挑食了,也懂事了。”吃饭她先让我动筷,她才动筷,也知道给她爸留饭菜了。她说:“我现在知道惦记我爸了。” 我说:“是因为你去掉了怨恨心,才有了善心。”

小同现在非常懂事,手机、电视戒掉两个多月了,主动学习,也愿意学法、炼功了。有一次腹前抱轮,她看到自己两臂有个金黄色的法轮在转。

小同还跟我说了一件事:有一天晚上她给同宿舍的同学劝三退,她说:“我和你说一件事,你不要惊讶也不要害怕。”同学说,什么事呀?她说:“你知道咱们戴的红领巾是烈士鲜血染红的吗?”同学说,当然知道。她说:“那烈士都死了,我们在脖子上围着鬼魂鲜血染的布你说不招鬼吗?多可怕啊!那不招附体吗?”同学说,那怎么办啊?她说:“你在心里和神说:‘我退出少先队组织,神就保护你了。’ ”同学说:“你说的是法轮功吧?”她说:“法轮功信神,他们是救人的。”同学说:“在街上有个老奶奶和我说过,我吓跑了。”她说:“那你退了吧。”同学同意了。当晚她就做了个梦,梦见她在一个山洞里,能看见远处有亮光,她当时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皮球,突然冒出一个红色的怪物,瞪着象牛一样的眼睛挡住她的去路,她没有害怕,把球打过去,那个怪物就不见了。她问,为什么做这个梦。我说:“你想救你的同学,因为你同学入了邪党组织,身上就有邪灵附体,你救她,那个邪灵不让你救她,就出来吓唬你,幸亏师父给你一个法器,把它灭掉了。”从此小同更加相信大法了。

我把两个孩子的故事讲给小同爸爸听,小同爸爸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打骂孩子,也不发火了,自己也开始学法、炼功、发正念了。

旧势力抓住大法弟子的漏想毁掉大法弟子及其家人,师父慈悲,将计就计巧妙安排,既解决了同修的经济困难,又挽回掉队的同修,同时解决我工作和时间的难题,又在这个过程中暴露出我很多的执着心,去掉它,提高上来。真是一举数得啊!谢谢师父的良苦用心,弟子无以为报,只有实修、实修、脚踏实地的修,才能兑现我们的誓约!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弟子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