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我经历了一段苦闷彷徨的日子。后来我决定去圣地拉萨,希望借此获得解脱之道。

在路途中,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当时,同行的人中有一人带着《转法轮》,他把书翻给我看,我看到首页作者照片,心一下安定下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安稳感觉让我心生一念:找到了!现在想来,那是一种全然的信赖!

我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时遭受过严重的迫害,那时我还小,母亲告诫我少说话,我就很少说话。长大后,我性格内向,不善交往,总爱独处,就喜欢看书,可越看心中的疑惑越多,很迷茫,甚至没有了人生的方向感。一看《转法轮》,我的心敞亮起来,我当即做出选择:修炼大法!从此我遵从师父教诲,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

不久, 邪党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造谣铺天盖地而来。来自家庭、单位、社会方方面面的压力让我必须做出选择,我没有多想,我就选择相信师父!在这样一个你争我夺、尔虞我詐的乱世,在这样的情形下师父还教我们真、善、忍,按照真、善、忍去做,这难道还不是最值得信赖的人吗?我就坚信师父!

当时单位有很多人在炼法轮功,单位领导把所有这些人都召集起来组织所谓的学习,然后叫大家写保证书,我不写。后来他们就给我丈夫施压,让他帮我写,我说他写的不算。可后来我被非法劳教,心智迷失,配合邪恶做了很坏的事。当我脱离那个环境后,一下子明白过来了,我哭倒在师父法像前痛不欲生。哭着哭着,突然,我头脑中冒出一念:你趴在这儿不起来,那才是师父最痛心的啊。

我停止哭泣,抬头望着师父法像,师父讲的法出现在脑海:“一个修炼的人怎能无过呢?”[1]我恢复了平静:大穹中生命无量无际,师父选择了你当大法弟子,那么你就一定能行,配的上大法弟子的称号。跌倒了爬起来再走!相信自己能行,其实那是对师父的信。

在我们修炼的道路上,时时都面临着选择,我们的选择不但对自身很重要,也直接影响到世人的选择。

后来,我又一次被非法关在劳教所,恶警利用那些吸毒犯当包夹,当时被安排到我身边的俩人,一个被人称为“假小子”,另一个绰号“鲨鱼”。她们的嗜好就是变着花样折磨人,下狠手打人。

有一次,“鲨鱼”挥动着拳头,猛击我的头部,看着她年纪轻轻就因长期暴力而扭曲的脸,我不禁悲从心来:是什么东西让她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产生这么大的仇恨呢?可怜她吸毒已走上自毁之路,共产邪党打着“教育,感化,挽救”的幌子,实则在鼓动、逼迫她们犯下更大的罪恶,可怜的人在无知中作恶,将来可怎么办哪?!想到此,泪水涌出我的眼眶。那一刻,她挥动的拳头在空中停住,然后缓缓落下。她选择了放弃行恶。这以后,她不再打我,还叫别的人也不要打。师父讲:“这个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2],我深深体会到一个生命无论迷的多深,选择善,就有希望。

我刚進看守所时,看到有个中年妇女在墙角哭泣,一问原来她是菜农,因土地被强行征用,又没得到适当的补偿,她失去经济来源就去上访,为此被抓了進来,顺不过气,又别无它法,只得哭泣。谁也劝不住,就任她独自哭泣。

晚饭后,我给监室里的人讲法轮功的真相,还讲了“红眼石狮”的故事,大家围着听,我注意到她在一旁听的很用心,然后她径直走到我面前,说:“我明白了,你就象那个观音菩萨一样,变个模样来告诉我们法轮大法好。”然后她对着窗外跪下默默祈祷。

我不知道她祈祷了什么,但我知道她选择了相信。之后她便安安静静的睡了。第二天一大早,警察就打开门,放她回家。在惑乱当中,她选择相信真相就为自己选择了福份。

我从黑窝出来,心里想的就是学法、学法。每天哪儿也不去,就是关起门来学法。有一天,我头脑中突然出现一念:你这样把自己关在家里,与在监狱有什么两样呢?我一惊:世人被谎言迷惑,处在危险境地,你还关起门在法中索取,你还配的上大法弟子的称号吗?我马上收好经书,骑上单车沿乡间公路而行。

没出多远,就遇上一个瘦骨嶙峋的人,我停下与他攀谈,他告诉我他得了癌症,他以前当过民兵连长,入过党,我告诉他三退保平安的事,他连声说退,退,退!我心中升起对师父的无限感激,师父给了我选择放弃自我的机会,更给了世人选择未来的机会。一个月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再次遇见了他,他面色红润,与先前判若两人。

现在,我发现一切都变得很简单,就是选择。师父的选择,大法弟子的选择,众生的选择。师父要什么我就做什么,这就是我的选择。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如何辅导〉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