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六年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在中国读完高中就来到美国定居,算起来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大学毕业后,我在美国的两大私人银行工作近十年,接触了不少高端客户,也经常在主流社交场合里出入。后来成了家,整天奔波于家庭和事业中,生活条件虽优越,但内心总感到一丝空虚。也曾经去过几次教堂,但我在那里没有得到答案。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六年前,一个偶然机会,不听中文电台的我,偏偏参加了一个当地中文电台举办的社区活动。那个中文电台就是“希望之声”。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位当天为电台活动做义工的女士。之后的几次与她交流和熟悉过程中,她给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在她的多次鼓励下,我在二零一三年年底开始阅读《转法轮》和《法轮功》两本书籍。渐渐的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炼,我的人生观也因此有了彻底改变,我的生活有了新的起点,新的方向。回首这六年的修炼道路,自己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深感来之不易。这里交流一下我修炼中的心得,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处理好家庭关系

在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接触最多的还是自己的家人。我有一个西人丈夫和两个年幼的孩子。丈夫来自一个基督教的家庭。他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修炼文化了解的甚少。他在网络上读了一些诋毁大法的内容,所以他对我修炼大法很不能理解,还有很强的抵触情绪。在我得法初期时,只要我哪里没做好,不顺他意了,他就会说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才造成这样的。然后说一些他从网络上看到的诋毁大法的话。每次听到他这么说,我很是难受,心里象堵了一块石头。我几次想告诉他什么是修炼,什么是法轮大法,但因为我带着埋怨心和争斗心,所以我的话一直没能打动他,反而还给他机会说一些讽刺我的话。表面上我忍着,没和他争执,但内心翻腾,对丈夫有了很多负面想法。渐渐的,我就选择了逃避。尽量避免在他面前提大法的事,避着他学法炼功和做证实大法的项目,也很少要求去户外炼功或参加大组学法。好不容易有一次我鼓足勇气告诉他,我要去大组学法。他脸一沉,说我因为法轮功家也不顾了,孩子也不管了,那我们就各过各的。虽然那天我去了大组学法,但是心里老挂记着家里,最后九点过后我就离开大组回家了。这么长时间了,我对丈夫的不支持,一直以来使我内心苦恼,但又不知所措。

师尊说:“真正的能成为一个修炼人的时候,真正堂堂正正成为一个大法弟子的时候,一切都会改变。”[1]

我向内找,发现自己在面对丈夫对我修炼不理解不支持的这件事上被“情”带动着,因为害怕听到丈夫说我不喜欢听的话,虽然表面强忍着,但心里在生气,觉的他“不可度”。因为我学法不深,正念不足,所以我会选择用躲避矛盾来获取暂时的家庭中的缓和气氛。久而久之,丈夫心里对大法的误解没有去掉,而我在家庭的修炼环境没有很好的打开。

我悟到,在丈夫面前我必须坦坦荡荡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首先我要放下对丈夫的负面想法和观念,用善念和真心去关心他在生活上的需求。比如:他早上六点要吃早餐,我就算好时间,在早上炼完静功,在炼动功前先下楼给他做早餐并给他准备他带去办公室的午餐。晚上他一到家,晚饭也已经准备好了。我承担了家里大部份的家务,孩子接送上课和辅导作业的事项。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以祥和坦然的心态去面对可能突如其来的任何家庭矛盾。

因为心中对丈夫善念多了,埋怨心少了,我又能看到丈夫的很多闪光点。他扛起了这个家基本上所有的经济责任与负担。他对两个孩子也是全心全意的付出。我也突然发现,丈夫对我修炼的不支持和抵触心从表面上是给我的魔难,但也是在帮助我在修炼上提高。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处理好家庭关系是必需的。这是我们救人的基础。于是,我下决心一定要放下对丈夫的“情”,坦然地面对他对大法误解的心结,并帮助他解开那个心结,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二、带着小同修学法,修心性

我有两个年幼的孩子需要我照顾。我天生是个急性子,照顾这两个孩子真的把我这颗急躁的心暴露无遗。我会责怪孩子们做事太慢,吃饭慢,做功课慢。我每天对着孩子们说的几句话就是“快起床啦,快吃饭,快刷牙,快睡觉。快,快,快!”她们一旦不能赶上我的节奏时,我就会拉高声音,有时还会发发脾气,训她们几句。弄的孩子们也和我一样变的急躁。有时对我的催促,她们不知道如何表达不满情绪的时候,就会学我一样,拉高嗓门,还发公主脾气哇哇哭,弄的我感觉身心疲惫,越发急躁。

我的这个急躁心在得法前就很突出,但修炼后知道要克制自己的情绪。但面对自己的家人,特别是自己的孩子,就不太注意了。

师尊说:“大家又都知道法好,又知道要维护法,必须得去做,必须得去救度众生,去证实法,常人心在正念不足时就会掺進去,从而产生一种常人式的急躁情绪,甚至于有些人觉的我就要坚持我的等等因素,从而产生了一些在大法弟子中不该有的状态。”[2]

读了师父这段法后,我才明白,原来急躁情绪是一种常人的状态,是一个正念不足的修炼人表现出来的状态。而一个修炼有素的人应该是淡定从容的,是时时刻刻能够保持一个慈悲和祥和心态的。

师尊说:“是你修炼的状态会体现在你的一切生活当中,不是有意的去做什么,有意做那都是强为。但是我们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约束自己,保持一种祥和的心态。做任何事情都要用善心去对待,这是我们应该做的”[3]。

我认识到,我必须要把这个顽固的急躁心去掉,因为这个急躁的背后还有一个很大的私。我在明慧网上读到同修交流说:急躁心是后天观念,也是党文化的表现。急躁心会把好事做成坏事,不善,不忍,与大法法理背道而驰。

表面上是我要专心做好三件事,没人能够影响我,孩子也不能耽搁我的时间,影响我做救人做大法项目。其实,我心里想的都是自己,自己的时间宝贵,自己的救人项目不能耽搁,而没有考虑到我的两个孩子还小,需要我去时时关心她们,爱护她们,聆听她们的需求,给她们足够的耐心和关心。而且她们也是为法而来的,也是小弟子,我的小同修。作为母亲,我不仅要教育好她们,还有责任带她们学法炼功。

于是,我计划每周尽可能抽三天的时间带大女儿一起学法,老二在旁边边玩边听。因为大女儿平时接触的主要是英语,中文字认识的少,带她学法,我一开始心里没有谱。不知道什么方式才是对的,我就让她捧一本《转法轮》,我捧一本《转法轮》,我读几个字,让她手指着字,跟着我读。我以前在明慧网常常读到说大法小弟子跟着父母读法,自然而然的,《转法轮》里的字基本都认识了。于是,我也挑了一个我们读到过多次的,是不是的“是”字,问她记不记的。大女儿摇摇头。我于是再找个字问她,她也摇摇头。我心想,我们这个字都读到了好几遍了,你怎么就不记的呢?这样几次后,大女儿看出我的心思,就不乐意了,开始不愿意读法了,眼泪在眼眶里打滚。我悟到是自己的急躁心和有求之心在往外冒,觉的自己花了时间带她学法,但她也不懂里面的内容,那怎么办呢?如果这个时间给我自己学法,可以学好几页的法呢。这个想法一出来,我意识到不对,这又是我“私”的表现。我不要这样的想法。我要发正念马上灭掉它们。于是我马上向孩子道歉,发正念清理自己。

过了几天,一个同修告诉我,带孩子读法,还得一边给她解释一下字面的大意。光读法,不懂法,也是不得法呀。我感谢同修的提醒。于是我放下自己求進度的心,求孩子自己就能认识字的不正确想法,带着平和的心态,再和妍妍一起学法。我们读了几句法后,我就给她解释字面的大意。很快,孩子在理解表面意思后也有了自己对法的理解,还迫不及待地想告诉我她的理解。就这样我们读三行字,停下来解释一下字面大意,再读三行字,再解释。我们现在每次学法可以维持起码半小时的时间。我不求進度。孩子能学多少学多少。因为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值得欣慰的是,大女儿愿意和我学法了。而我在和孩子几个字几个字的读,然后一句一句做表面解释的过程中,居然发现自己对师父的法有了新的理解和新的领悟。知道这也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三、在拉神韵广告赞助中修炼

二零一八年年中,平时很少去大组学法的我,有一次去参加了。正好那天当地神韵项目协调人在大组学法交流时说,希望大家能配合多找一些神韵广告赞助商。我当时听后,感受到正法進程已经飞速推進。作为弟子应责无旁贷的去找广告赞助商呀,为神韵十二月开始的演出做好准备。于是我暗暗决定,我要每天抽出两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打电话或登门找赞助商。

我首先是从当地的精品杂志着手找线索。我发现有好几家名牌珠宝店和高档酒店都在这个杂志里固定每月做广告。于是我就给这些商家酒店打电话。也和两位同修分别在一起配合到名牌街和几个不同的名牌店商场去拜访,推广神韵,要求他们考虑给予广告赞助。有的店经理很热情友善告诉我们这个决定是由总公司做的,并给了我们联系方式,也有表现冷漠的。无论什么态度,我们都利用这个短暂的见面机会给他们介绍神韵的使命,告诉他们神韵是个世界级高品质的秀。很多人表示,以前他们对神韵并不了解,以为就是一个来自中国的舞蹈表演。通过我们的简单介绍,他们有了新的认识,也表示等神韵来了,一定考虑去观看。

我也打电话给一些大的酒店希望能找酒店市场部经理洽谈赞助。但是很多时候不是找不到关键人,或留了言没有回音,就是告诉我酒店没兴趣或者是酒店有政策不能以换票的形式在神韵节目册上做广告。就这样打了十几通电话,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我开始感觉有一点失落,负面想法开始往上涌,但很快意识到这是人心在作怪。我不能顺着这个负面想法走。

师尊说:“我告诉大家,不管怎么难受,千万要坚持来听课,只要你走進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这一点跟大家说,你觉着“病”的怎么难过,希望你都坚持来,法难得。”[4]

我悟到,师父说的这个“病”就是我此时体会到的失落和沮丧。那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深挖下去,我看到了这个失落沮丧背后的求名求利的心,和急功近利的心。带着这样不纯净的心打电话,我的话怎么能影响到对方呢?我必须很快在法上归正,调整心态,带着正念和无求的心继续联系更多的酒店。

很快我拨通了在神韵即将演出的某剧院附近的酒店,市场部经理直接接了电话,并对我提出的合作想法很有兴趣。于是我联系了神韵项目协调人,一起和这个市场部的经理见面。当协调人知道我约到的是这家酒店时表示很惊喜,她说她一直就想找学员帮助联系这家酒店,因为它离剧院非常近。就这样,我和同修们配合,在通过几次和酒店管理层面对面讲真相,洽谈合作关系,和多次的价格谈判后,对方不仅仅把订购房间的价格降到最低,而且还愿意赞助我们的电子票上的广告位。

在这次拉神韵广告赞助的过程中,我的体会很深刻。也时常感觉有点象在云游。面对不同的人和他们不同的反应,我和同修都是正念对待,我们没有被人心干扰,坚持互相配合,互相信任,互相鼓励走访了湾区大部份名牌店商场。我也感觉自己是个神的使者,能够有如此的机会把神韵的神圣使命和众生分享,希望最后因为他们看了演出而得救。感谢师尊的苦心安排。

六年前,因为看到大法能教人向善,能祛病健身,心中觉的大法好,带着一颗平常心就走入了修炼。到后来我才意识到,我有多么幸运,能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上修炼这部真正教人返本归真的法,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内心对伟大师尊慈悲救度的感恩。弟子一定要遵守师尊的教诲,多学法,学好法,用善念对待众生,用心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实修,实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合十叩拜师尊。

谢谢同修!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九年旧金山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