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饶阳县杨忠慎女士在集市被警察围殴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点多,河北省饶阳县法轮功学员杨忠慎女士在饶阳大集上被同岳乡派出所一群警察暴力殴打、绑架。据目击证人讲:一群警察一哄而上围殴她,把她摁倒在地,一名男警居然骑在她身上打她,并把她绑架到饶阳县公安局。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在饶阳县公安分局局长赵建华和国保大队长赵西托指使下,警察非法抄了杨忠慎的家。当天晚上八点杨忠慎被劫持至衡水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详细情况还在调查中。

杨忠慎,饶阳县城关乡孔君道村人。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严重失眠、头痛、神经衰弱、心脏不好等多种疾病。一九九七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周后,身体所有不好的症状完全消失,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丈夫也跟着走进了大法,全家老少和睦,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首江泽民全面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二十年来,杨忠慎女士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关押洗脑班三次,看守所四次、非法抄家三次,非法劳教两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杨忠慎本着善意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中途被饶阳城关乡派出所截回。当时,她在饶阳县燕陵棉纺织厂工作,为了不让警察再去骚扰工厂领导,辞去了已有十年工龄的工作,企业破产后对她至今没有任何补偿与说法。

杨忠慎的丈夫自一九九四年在县城开了个理发店。迫害开始后,当时的县委书记王宝军直接点名理发店。七月二十日,她的丈夫正在给顾客理发时,被警察强行带走非法关押在饶阳县党校洗脑班。理发店被迫关门,杨忠慎当时住在店里,被警察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一个星期后理发店被非法查抄。

一九九九年十月,杨忠慎再去北京上访,被河北驻京办事处劫持,傍晚被铐在驻京办的暖气管上。晚上十一点多钟,饶阳县公安局三个警察将她劫回后直接关押在饶阳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她被非法审讯,遭全屋的人攻击,被罚坐铁椅子、戴手铐,还被威胁要游街示众侮辱。半个月后,她被直接送洗脑班,非法关押了很长时间才放回。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零零年秋,杨忠慎的妹妹只看了几天《转法轮》,在电线杆上书写“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劳教一年,留下一个还未断奶的孩子,家里塌了天,亲人们急成一团。

二零零零年初冬,杨忠慎和丈夫再被绑架,劫持到饶阳县党校洗脑班。在洗脑班半个月后,她又被送饶阳看守所。因绝食抵制迫害,被转送安平县看守所,一个月后被接回。第二天,再被送到县党校洗脑班关押两个月,临近过年才回家。期间,理发店被迫关门,没有了经济来源,孩子只能留给老人,老人每天担惊受怕,边干繁重农活、边带孩子。

杨忠慎被非法关在安平县看守所时,她父母被公安警察欺骗恐吓,家中被敲诈一万元,那次大绑架公安一次性勒索饶阳县法轮功学员家属钱财三十多万元,没有开任何收据。

二零零一年,杨忠慎给时任县委书记王宝军与公安局长写了两封要求退还法轮功学员钱财的劝善信。九月中秋前,她在私企纺纱厂上班时再一次被非法抓走。在饶阳看守所,被所长宋某某用板子毒打,她绝食抵制迫害。第二天,被送武强看守所时,在门口挣脱手铐又一次遭宋某某拳打脚踢的一顿毒打,致使头发被揪下来一绺。

在武强看守所,她继续绝食反迫害,被武强看守所所长恐吓、殴打,戴手脚连铐,使她不能正常直立、睡觉。看守所所长咆哮着威胁要给她灌屎,第二天端着一盆尿进来恐吓、殴打她,还扬言:就不信制不了你一个女的。同屋一老太太吓得大哭,差点背过气。绝食六天后,杨忠慎因行走困难再被送回饶阳看守所,看守所十来人一齐动手对她暴力灌食,嘴被掐破,衣袖被扯掉,十七天后她被放回。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杨忠慎与丈夫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在武强县被绑架。她的丈夫被政保股长高建玺大骂送回饶阳看守所,并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寒冷的夜里被铐在室外铁笼子上,导致她的丈夫腿部冻伤落下了脊髓炎的毛病,一年后因身体原因保外就医。

当时,杨忠慎正念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因孩子才四岁无人照管,在被逼无奈、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她想去北京告状。过程中因给亲戚一封告状信被圣水村干部私拆,上交同岳乡派出所后又上交到县公安局,致使她被饶阳县公安全面追捕,并被网上非法通缉。有几次,她只能在冰天雪地的野外、玉米地里过夜。

那时家里老人害怕至极,担心进一步受到迫害,要与她断绝关系。为了不连累家人,杨忠慎不敢回家、不敢见孩子。就是这样,她五岁上学前班的儿子在学校里,家人不知的情况下,两次遭到政保股长高建玺等公安人员的恐吓、骚扰,威逼着孩子说出:你妈在哪儿?吓得孩子不知所措。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两天夜里,一伙不明身份的人跳墙、夺门而入,把杨忠慎的妈妈惊醒,老人问谁派你们来的?其中一个竟无耻的说:“是江泽民派我们来的。”哭声、喊声惊扰了四邻五舍,乡亲们实在看不下去将他们赶走。

第二天,老人到祖坟上哭了整整一天,被村里人发现后抬回家。这次骚扰导致杨忠慎的妈妈受严重惊吓得了心脏病,听到摩托的声音都会吓得浑身发抖,以为是来抓女儿。她的爸爸到公安局讨说法,没有任何答复。事后她妈妈自语幸亏孩子不在家,否则把孩子吓坏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二年冬,杨忠慎和三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在安平县被绑架到保定徐水县公安局。在公安局因不配合恶警审讯,她被从早上毒打到半夜共十七、八个小时。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十几个警察将她按在两个椅子上过高压电流,一头接在肩上,一头在脚上,看反应大小加长时间、加大电流,每一次电流穿过就象大锥子硬扎在身上。同时被木棍抽打膝盖及脚踝骨等处,脚趾甲全被打烂,后脱掉,脚踝骨被打得比面包还高,膝盖呈血饼,身上被打得黑紫,每一棍下去都直冒汗,加上不断的高压电流。她善意的告诉他们善恶有报,并绝食抗议暴力、酷刑,恶警将她送到医院,在医院她对着人群讲述因修炼“法轮大法”被无辜迫害的经历及家人的遭遇。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竞用脚镣、铁铐将她铐在铁床上。一个星期后,杨忠慎被截回当地关押,继续绝食十几天后,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杨忠慎被恶警酷刑折磨留在腿上的紫色网状血管纹十几年后才彻底消失,脚踝骨被打的痕迹至今依稀可见。

二零零四年,杨忠慎从劳教所回家后,仍然遭到当地骚扰,村支书打了一个骚扰电话,她的妈妈在炕上发呆了半个月都回不过神来。所谓“敏感日”乡里派人到她上班的地方骚扰。

二零零八年秋,以政保股长高建玺为首公安去绑架杨忠慎时扑了个空,当时她在外地打工。他们几次恶意骚扰她家,挑拨是非制造麻烦。父母不敢让女儿回家。后回家又被举报,城关派出所又打电话骚扰她的婆家。

在中共恶党残酷迫害的二十年中,杨忠慎和她一家人已经被摧残的身心痛苦到了极限,如今,杨忠慎再次被绑架至衡水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无辜的亲人们该怎样面对这一切?!

相关责任人:
饶阳县国保大队长 赵西托13383683382
同岳乡派出所所长 李伟华13931812308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