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宝鸡市杨占堂经历的种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宝鸡市陈仓区阳平镇六寨村法轮功学员杨占堂,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陈仓区看守所,被强制服不明药物,失去记忆,不会说话,不吃东西,十月十八日被家人从医院接回家。

一、在宝鸡县看守所、洗脑班遭受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也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那天上午杨占堂去岐山县蔡家坡参加法轮功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来的学员有四、五十人,正在他向大家交流自己通过修炼大法心性得到升华,在村上无偿修桥铺路的心得时,突然闯进来一大批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团团围住。

围困了将近一小时后,宝鸡市公安局陈仓公安分局政保股股长康宝栓等几个警察,叫来了第六寨村四组的杨社军认领法轮功学员,后来把杨占堂按地区关押到阳平派出所,同时被关押的还有:张双爱、苗瑞兰、王乖巧、杨科祥、赵明珍、杨石头、王永玲、陈园园、王明占、卢拉草等。

在阳平派出所一整夜,法轮功学员们都被关在同一个铁栅栏里,杨占堂被铐在铁栅栏上整整一夜。中午、晚上和第二天早上都没给法轮功学员吃饭,直到第二天上午才让学员们自己掏钱买了饭吃。整个一上午都是在轮流隔离审问。他们准备下午用车把法轮功学员送往宝鸡县看守所。

就在下午两点左右,派出所上空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夹杂着冰雹从天而落,院子里的雨水象决了堤的洪水一样往外涌,可派出所外面四处都没见下这么大的雨。有个老警察说:“人家就炼个功,强身健体,有啥大不了的,下这么大的雨真是怪事啊!闹得天怒人怨!”二十分钟后雨停了,阳平派出所找了一辆班车把法轮功学员们劫持到宝鸡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在看守所里,法轮功学员受尽打骂、体罚,杨占堂所在号室的牢头吴续祥半夜用拳头猛打杨占堂;又一次犯人孙红平用拳头猛打杨占堂的胸部,致使他胸部疼了好几天。还有一次犯人陈春雷用鞋底在杨占堂脸上扇耳光;犯人吕社会上到厕所的炮台上,用脚狠踢杨占堂的左肩膀。以吴续祥为首的犯人们还多次打骂、体罚杨占堂,逼迫他钻在大通铺床下擦地板,蹲在地上擦过道,累的杨占堂直喘粗气,衣服被汗水浸透;吴续祥还利用报数惩罚杨占堂等。这些迫害都是政保股股长康宝栓授意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干的。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又把杨占堂劫持到七九二宾馆“洗脑班”继续迫害了一个月。此次参与迫害洗脑的有:宝鸡市政法委书记景某某、姓白的科长和几个警察;时任陈仓区宣传部长的魏宏发;陈仓区政法委书记高宗文、贾佛生,陈仓区六一零办公室的段九州;陈仓区公安局的康宝栓、贾宝庆等;还有阳平镇副镇长唐明录、王憋锁、徐红、小青和小黄等;第六寨村的邪党书记杨安乾、村长杨拉乾、妇联的姜占草等。

洗脑班上放的都是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恶徒们狂妄叫嚣:中共已把法轮功定位×教,就是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时任陈仓区宣传部长的魏宏发污蔑、诽谤大法,真是穷凶极恶。

二零零二年冬,杨占堂他们村上一家办丧事,晚上放电影,杨占堂和来看电影的法轮功学员说了几句话,被唐明录、王憋锁头看见了,当即把他们叫到邻近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家里讯问,当晚就把他们绑架到七九二宾馆再次强制洗脑迫害。

二、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左右的一天,陈仓区六一零的人员伙同阳平派出所一伙警察象土匪一样闯进杨占堂的家,强行抄家,非法抢走了明真相世人的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名单、《转法轮》等几本大法书和《明慧周刊》等,杨占堂第二次被劫持到陈仓区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左右,陈仓区公安局非法劳教杨占堂两年,十二月二十日把杨占堂劫持到凤翔县枣子河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杨占堂受尽了犯人的打骂、欺凌,甚至于敲诈、勒索。杨占堂曾被一个叫张永强的劳教人员强制在全组人员面前跪地哭着给他磕响头,以此来侮辱杨占堂的人格。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结束劳教迫害回到家中。

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晚上,杨占堂骑着自家电动三轮车和一位法轮功学员去钓渭镇西崖村给世人送真相资料,被钓渭派出所几个便衣警察绑架到派出所,杨占堂被铐在铁栅栏门上。另一法轮功学员被铐在铁椅子上,手、脚、腿根本无法活动,直到第二天上午。他们从杨占堂的身上抢走了两部手机、三轮车钥匙、还有一串钥匙、两件衣服、手电筒、二十多元钱和电动三轮车以及少量的真相资料。从另一位同修身上抢走了钥匙、裤带、一部手机、还有一百七十多元钱。电动车至今(二零一九年八月)还被扣押在钓渭派出所。

三、被灌不明药物、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上午,阳平派出所以张熠华副所长为首的几个警察伙同第六寨村会计等闯进杨占堂他家,实施抢劫,抢走大法经书《转法轮》、《明慧周刊》、护身符、李洪志师父讲法录音卡、炼功音乐卡、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

第二天中午刚过,阳平派出所的警察又到杨占堂家,强行把他绑架到阳平派出所非法审讯几个小时后,一姓尹的和两、三个年轻警察把杨占堂送到陈仓区医院进行各种检查,没发现有什么病症。杨占堂要求送他回家,警察们却没有任何理由的把杨占堂送进陈仓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在看守所,有一天,杨占堂往床上坐时不小心坐倒了,看守所警察就以此为由给杨占堂强灌不明药物,灌完后杨占堂就感觉头发晕,眼前发黑,出现幻觉,逐渐失去记忆,慢慢的也起不了床,穿不上衣服,也走不了路、说不了话了,两只手连饭都送不到嘴里了。后来牢头每天负责给杨占堂灌不明药物,杨占堂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他们就派两个犯人伺候杨占堂衣食起居。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上午,阳平派出所又用车拉着杨占堂去陈仓区医院,还戴着脚铐和手铐。杨占堂被送进医院时是大白天,而他恍惚觉得是晚上;又恍恍惚惚觉得在手术台上;又觉得好像是睡在病床上。直到十月十八日下午,杨占堂回到家里醒来后才发现,什么时候已经给他插上了导尿管,还给他床头挂了一大塑料包吊针。

回来后才得知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上午,陈仓区看守所打电话,让杨占堂的家人接见杨占堂,还要签字,准备做开颅手术。儿子吓得六神无主,双手颤抖的不敢签字,杨占堂的妻子质问道:“我家人被你们绑架走时身体很好,这才二十几天,就把他迫害成这样了?我要控告你们!”邪恶之徒一看家人不配合,只好让家人接杨占堂回家。

杨占堂回家后,妻子给他喂了二十多天饭,每天搀扶他上厕所,陪他学法,鼓励他炼功,使他恢复了健康。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