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三年冤狱折磨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被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二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三年,在提篮桥监狱长期被关在严管大队与禁闭室,屡遭酷刑折磨。因长期迫害导致脑梗,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再次被绑架、当天出现脑溢血症状,一直被严密监控,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一岁。

江勇
江勇

江勇,男,生于一九六八年,家住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净化,十五年的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年年出血得到根治,告别了“药罐子”,脾气性格也变的平和,真正地能从内心深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被原单位(上海汽车二场)评为先进工作者。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江勇再次被徐汇国保警察绑架、非法抄家,恶人抢走手机及笔记本电脑。江勇当天就出现脑溢血症状,随时有生命危险,二天后因身体原因看守所拒收,被取保候审回家。

回家后,江勇仍不断遭到“六一零”人员及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威胁,当时正值“进博会”及“十一”期间,一直被严密监控,十月一日至十月七日有多人24小时轮流值班日夜看守,贴身跟踪,江勇精神和身心受到极大的折磨。十一月十九日,江勇突然出现脑干出血症状,昏迷不醒,七天后去世。

第一次被非法判刑八年

在江泽民一手制造的红色恐怖下,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江勇与二名功友坐在公园聊天即被当地湖南警署抓走。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行使一个公民应有的合法的上访权利到北京上访,被上海驻京办拦劫挟持回上海,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并被非法抄家而无任何凭证,单据,签字,并施压江勇原单位(上海汽车二厂)使其被迫辞职。

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江勇被徐汇分局及湖南警署劫持到当地警署,警察丁克明等人在零下三度的寒冬扒光江勇全身衣服用冷水浇,用空调冷气吹,电棍,胶皮棍等酷刑折磨,在这样的严酷的环境中连续审讯八天左右,七天七夜不让睡觉。

二零零一年九月,江勇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提篮桥监狱。

在提篮桥监狱遭残忍折磨

在提篮桥监狱,江勇遭受了非人性的折磨与虐待,被殴打体罚虐待,强迫坐线圈座子(酷刑工具),强迫面壁反省,禁闭无期限(不认罪就永远关禁闭)。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td

二零零五年五月,在提篮桥监狱六监区,狱警沈言荣将江勇一天二十四小时关在3.3平方米的小监内,并强迫江勇坐在很小的凳子上,双手背在后面不得动弹。
二零零七年江勇向驻监狱检察信箱投诉,控告监狱没有人权,被狱警钱海峰、成玉标借闹事强行送二监区严管大队。他因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口号被塑料胶带封嘴。在严管队,狱警郭海(以前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的小队长)指使犯人将他打倒后双手反铐,郭海觉得还不够狠,又命令用一个10厘米不到的粗短铁链将江勇反铐的双手再牵拉到地上固定铁环上。这样江勇无法站立,睡觉只能趴着,每天只能睡几小时就被看管犯踢醒。

回到六监区后,江勇因公开炼功被狱警葛遵阳指使犯人殴打,将江勇头按在马桶里,并把尿液倒在地上,将他的脸按在地上尿液里。驻监检察官孙黎明看见当时江勇被殴打情况,可他一声不响就走了。

江勇再一次炼功又遭殴打,还被卡喉咙。当时为了抗议,他就把囚服脱下,又被送入严管大队。严管队狱警王锡斌指使犯人谢薛平殴打,并猛踢江勇前胸,后用皮鞋狠踩大腿根部,将他双手反铐,双脚绑上死刑犯枪决前用的绳子。恶警王锡斌还不罢休又命令上一套“啃骨头刑具”,使得江勇嘴角流血发紫。江勇被殴打与剥夺一切人权的情况下采用绝食抗议,后生命垂危送往监狱医院救治。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左右,江勇因绝食而再次被送到严管大队,严管队不想收, 监狱刑务处主任杨昌元要求严管大队收押江勇。提篮桥监狱中明确规定,被捆绑在床上不能自理的人,一个星期要放下,让他得到清洗及四肢活动后再绑上。可是在二监区的严管中,江勇却因绝食被捆绑在木板长达四个星期,最后因胃出血才不得不被解下,送往上海南汇监狱医院抢救。江勇在出院后几天又因胃穿孔危及生命而再次被送入监狱总医院治疗。

二零零八年九月期间六监区二中队狱警中队长丁俊(警号:3101595),吴乐鸣(警号:3101373)等几个监狱警察强行将江勇五花大绑拉出南汇监狱总医院。江勇当时见此情景,高喊“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共产党是邪教!”几名狱警气势汹汹用随身携带的电警棍开始电击江勇,并还用封带封住他的嘴。

回到六监区,六监区副大队长樊振群(警号:3101368)伙同恶警徐猛(警号:3101395)等六、七个人同时使用电棍残酷电击江勇。副监区长樊振群亲自动手电击江勇身体各个部位,边电击边狞笑说:“医院疗法不如我的电刑疗法!” 因长时间的被电击与殴打,江勇的嘴被电击的肿大出血,耳朵被电得皮焦肉烂流水,身上多处被电焦流血。即使折磨成这样,恶警樊振群仍不放过他,继续将他全身捆绑在木板上不让动七天七夜。因长时间被高压电击、紧绑,致使江勇双腿出现麻木,不能正常行走达一年之久。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出狱时,江勇已皮包骨头。同年六月十二日江勇又被徐汇分局田林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看守所。他绝食抗议,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回家;十二月三十日,江勇再次被徐汇国保警察和田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徐汇区看守所。

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及所谓的笔迹鉴定前后矛盾的情况下,江勇再次被诬判五年,并且在他上诉后,居然不开庭,却伪造开庭记录。

在提篮桥监狱,江勇再次被孙苗俊等人迫害,孙指使死缓犯沈建新,孙永康及徐文林等人对我殴打体罚虐待,诬陷,谩骂,江勇被关禁闭(三点三平方米小间)长达一年半左右。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结束冤狱,从提篮桥监狱出狱时,在监狱大门口有大批警察及当地“610”、居委街道人员严密监控下移交家属,被提篮桥“610”许金龙及警察倪红兵、孙苗俊、王浩成等近二十多人专程劫持回家。

在江勇被非法关押期间,他的母亲和父亲不堪承受精神压力相继去世,监狱当局还剥夺江与亲人最后诀别的权利,使他没能在父母临别时见上最后一面。一系列的迫害给江勇和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