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走出迫害

读同修文章有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日】读了上周明慧周刊《放下被迫害的思维》《体悟慈悲》,感悟很深,这正是我一直想说但又因为自己是新学员怕认识不到位没好意思写出来。近日在我身上发生的一件事想和同修们交流一下。

元旦前的一天我和往常一样上午学完法下午背上一包资料骑上电动车出去讲真相。骑了一段还没讲一个,心里有点急了,琢磨着上哪去讲呢?有种感觉应往北走,就在一个十字路口处停下来准备过路对面的村子里去,前面只有一个女子骑个自行车也准备过路,本打算给她讲又想都急着过马路不方便就没讲。这个路口没有红绿灯,我一望两头车还很远,对面没车,能过。我就抢先在她前面过,我加大速度想快点过,安全。突然我身体被猛击一下,只听到一阵“咔嚓咔嚓”的断裂声,我不知什么情况,是梦还是现实,赶紧求师父救我,就倒下了。从一辆黑色的轿车下来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赶紧把我电动车扶起来,我被撞到车头底下,她不知我是死是活,不敢来扶我,颤抖的问我怎么样。我第一念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没事,我有师父呢,我得赶紧救她,不能错过,我边爬起来边对她说:“别怕,我是炼法轮功的,是修炼法轮佛法的,我们师父叫我们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做道德高尚的好人的,你放心我不会讹你,你不用对我负任何责任,我们有师父保护,我没事,你别怕,都是我的错,不该这么穿路,让你受惊了,实在对不起,可别吓着车里的孩子。”她一下子放松下来说:“以前听人说过法轮功,但从没遇到过。”我赶紧给她讲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讲中共为何迫害法轮功,讲善恶有报,讲迫害佛法,迫害好人天理难容,藏字石是警示天灭中共,退出邪党组织保命。她听得很激动,说自己是党员,为了避免她有顾虑我只问了她的姓起个化名给她退了党,我还担心挂在车子上的资料会散落在地上,一看还好好的,我送她个大法洪传的挂历和《三退手册》,又给她个护身符叫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祝她永远平安,让她走。她感动的要落泪,说从没遇过我这么好的人,一定要留我个电话,我说我们这样的人现在还在受着中共的迫害,搞手机监控,所以我们不用手机,你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就行了,都是我们师父在救我们,师父叫我们这么做的。她千恩万谢的走了。一个生命得救了,这又是一个活媒体。

我坐上电动车,心想给车撞了得赶紧回去,刚要转车头又一想,这啥事没有啊,回去干啥?养伤?出来不是救人的吗?刚出来又回去吗?不行,我得去救人。心里求师父加持,扑了扑土,一看车也没坏,骑上车進村里去了。这村子来过几次,转了一个多小时又劝退了十九个陌生人,挂历也发送完了,听到的大都是感谢的声音,我知道是我做对了,师父鼓励我呢。往回走突然又发现我穿公路时在我前面骑自行车的那个女子又在我前边骑,我想这是有缘人,刚才没讲得补上。我赶上她说:“咱俩有缘又遇上了,我是刚才抢前过路给车撞的那个人。”她一听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白日见鬼了。看她惊呆的样子,我说我转了一圈又遇上了。她说:“啊,你还活着?你还转了一圈?”她停下车子,绕我一圈仔细看我,我说这车子护板还掉了一块,真是我。她掏出手机说:“以前总是在网上看到过车祸,今天我头一回亲眼目睹,太惊险了!我还特意拍了下来呢,我就是不解,怎么你起来你们都走了呢?难道你先倒下,车正好刹住没挨上?不可能啊,明明撞的那么狠哪,我亲眼见的,当时对面真没车啊。我还刚想跟你后面过呢就看你撞上了。”她边看手机边说。我赶紧给她讲真相又送她小册子和护身符,她也是个党员,高兴的退了。

回来后我仔细回想当时的情景,当时路两头车都很远,对面路很宽也很长一眼望去真没车啊,我穿过也就几秒钟,哪来的车?当时撞上的一瞬间,一个念头先打过来:旧势力迫害你了。这念头刚一闪我马上一念打过去:不是的,是来找我得救的。求师父救我,然后就倒下了。所以一看到有人过来时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得赶紧救她,证实法,好机会呀。我也忘了想身体是什么样子了,那都由师父管,我操什么心?我只管救人,只要我还能说话,还有一口气,我就是讲真相,没别的。正是因为心态摆正了,师父才能救了我。

当时对面路上确实没车,我刚过去就撞上,假如这真是旧势力安排来迫害我的,但我根本不承认这回事,我只知道我们和众生的关系就是救度和被救度的关系,必须制止邪恶利用众生对我们行恶。师父讲了将计就计和坏事变好事的法理,就算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们也不能顺着这种安排去想,我们得听师父的“这都是好事”[1],如果都是好事的话,那么她是不是以这种方式来和我结缘让我救度呢?以特殊方式来向我们求救的还有警察绑架这类的,不都是这回事吗?

记得在四年前我刚得法不久,有个同修来找我母亲(同修),正好几个警察上门来调查诉江,我下楼开门,问他们什么事,领头的说是公安局的,你妈告江泽民了。我大声说:“那好事啊,只要是人,都知道江泽民是个什么东西,告他那不正常吗?!你们也应该告他啊,那怎么了?”听我这么一喊,他们脸色都很难堪,怕街坊听见,心虚的说:“不在家,那我们先走了。”就都走了。我上楼来,那个同修吓的藏在我的卧室里,我说没事了,出来吧。

之后又是什么“敲门行动”,来了两个警察找我妈,正好她讲真相又没回来,我想我是新学员不能暴露,不方便讲,这次不能再错过了,就告诉他们下午两点我让她在家等着,你们可要来。他们一听觉得我很配合连连说:“好,好,我们一定来!”我妈回来后我告诉她,你天天出去找人讲真相,现在两个警察主动送上门来了,我约他们两点来。我妈也很高兴说我做的好。下午两点他俩准时来了,我到别的房间发正念,我妈妈先发制人讲真相,几乎没他们说的,他俩听明白后当时就都退了党,就象来访的亲人一样寒暄几句就高兴的走了。我们也没觉的他们是来干扰什么的,根本也没那么想,就想机会别错过。之前我听学法小组的同修们相互交流都说不能配合,不承认,不给开门或者是出去避一下。

还有一次很晚了一个同修用别人的手机给我打紧急电话,说她从一个警察亲戚那得知我妈发《九评》给监控拍到了,今晚要来绑架她,叫我快收拾家里,让我妈赶紧避一下。放下电话,我想他们说的那算什么呀,师父又没说,管他们说啥跟我们没关系,就这个还用打紧急电话呀。但又想同修也是为我们好,就去转告母亲,当时母亲正在炼静功,我说完后她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丝毫没动仍然炼功。我这就是资料点我也没动就去睡了。第二天上午她照样出去救人了,几天后吃饭时我偶尔提起这事,她说当时给那人劝退了后发个《九评》,刚一抬头正好在摄像头底下,心里不由担心了一下,过后她马上否定那一念,那个电话就是针对那不正的一念来考验的。我想起师父说:“那个物质的本身并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扰人的就是那颗心。”[2]并不是摄像头带来了不安全,而是那个不正的人心让自己不安全。满街摄像头,若做不到堂堂正正,带着这种怕心去讲真相,恐怕自己的安全都难保,更别说救下对方了。我妈象这样的人心招来的干扰有过几回,就是给警察讲完真相当天就回来了。我妈七十四岁,修大法二十几年了,一直很精進,讲真相十几年每天风雨无阻,劝退几万人了。走到公安局门口看到610警察,也给劝退了党,人家还直谢她呢。能这样一直平稳的走到今天,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行为上做到了不承认旧势力,否定了迫害,用慈悲心看待警察,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所以才安全。

说到安全,我想谈谈我对安全的一点认识。很多同修认为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面对面劝三退最不安全,其实不是。自己是否“安全”应问自己三个问题:做到心如止水了吗?近来为什么事心里放不下没有?学法入心了吗?正念发的怎样?我这回撞车就是因为近来对配合的同修行为不满产生了怨恨。《转法轮》我已背得很熟了,所以顺嘴就出,也不入心了,我也一直很困惑,学法不入心可是大事。正因为法没学好所以人心难去,明知怨恨心不能有,还是人心总往外冒,心不净,正念发的也不好,时常晚上正念也没发,安逸心重。我还有一个隐蔽的人心,一直认为修大法了,这没病又没灾了,有师父看护呢。经常出去救人骑车闯红灯,还以为这是正念强,想多救人抢时间,其实就是一种损人利己的党文化作风。这和法中说的那人拿大法书不怕车撞一样,走入另一个极端了。正因为这些问题才给旧势钻空子想迫害我。修炼中难免有漏给旧势力钻空子,但师父也给了我们应对的方法:将计就计,坏事变好事。只要我们按这个去做就一定能否定迫害。

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2]对这种突发事件的应对平时要修出慈悲心,这种慈悲心是看众生都苦要救度众生的那种慈悲。旧势力安排的这种“突然”事件发生时,我们的瞬间思维非常重要。旧势力挖的坑就在脚下,顺着它去就跳到坑里了,然后又在法中归正往出爬,这就是在承认迫害中再反迫害。这就象法中说的相信那个算命的然后人为的增了一难再多吃苦去难。更有甚者跳坑里了感觉无奈把旧势力看大了只好默认,或把肉眼看到的当成真的用人的办法来解决,最终给埋坑里了。旧势力虽然钻我们有漏的空子下黑手,但我们只要扭转思维就能走上师父指的光明正道。

有些被绑架到黑窝里的同修,绝食反迫害遭很大的罪,最后恶警看人不行了怕担责任放回来了,这就算正念闯出来了。我对这种做法很不理解。竟然敢拿命去绝食,为何不吃饱了讲真相啊?我们修炼是为什么呢?不是为了救人吗?在哪不能救啊?非得出来救,那里面的警察才是最最可怜的众生啊!我们再苦也是走在神的路上,前途光明,他们那些人该怎么办?都是为法来,可他们的下场多可怕,不觉得他们实在太可怜了吗?不想发生的但是已经发生了,那么就将计就计,把坏事变成好事,抓住这个机会想法子救他们,不要总琢磨着怎么出去。有这样的大慈悲心,我想那黑窝它也只能是关人能关的住神吗?

也有同修说:“你根本就不知道情况,那里面的警察可邪恶了,根本就不听真相,哪个关在里面的同修不知道得讲真相啊?可越讲,迫害的越重。”不知道那是为了自己能出来才讲真相,还是确实大慈悲心出来想救他们?也有些同修确实出于想救他们的心,但讲了却没多大效果。这让我想起了我刚得法时,我看我母亲给人讲真相,就那几句话,对方很乐意的退了,我当时想这太容易了,我比她还会说呢,我也去讲,我先给和我很要好的同学去讲,几乎照着我妈讲的话给对方背了一遍,结果同学不但不退还极力劝我千万别炼。我又找几个我认为不错的朋友讲,对方很排斥,我就给送真相册子,人家也不要,有个别要了的我过几天去回访,对方说都看了但就是不退。我很是纳闷,我这样的难道还不如一个没文化的老太太会说吗?这让我很受打击。我用了三个多月把所有讲法全学了一遍,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正邪大战啊,不是人的事,讲出的话得有法的威力解体操控人的那个邪灵,那人才能得救啊。正如师父说的:“说发气能治病,那不闹笑话吗?你也是气,他也是气,你发气就给人治病了?说不定人家那气把你给治了呢!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2]从那以后我就背《转法轮》,用了近一年时间背熟了又默写,我妈也背下来了,我们都是一年内一次性全背完的。以后学法就是背法。然后我再出去讲真相,感觉大不一样了,一次又遇上我那个同学,几句话她就很乐意的退了,真相资料也收下了,护身符也要了,也没再劝我别炼了。

师父明示:“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够彻底治病的。”[2]

我这种撞车事件也不是头一回了,十五年前的这个时候也是来势凶猛的夺命车祸,同样都是毫发无损,那时师父是以佛像显现给我,亲手救起我,那回的神迹已经写过了就不再写了。从得法前师父就一直看护我到现在……痛恨自己迷在红尘中太深,醒得太晚,来的太迟,实在愧对恩师。

写出此文主要是为了证实大法的超常与伟大,以此感恩师尊的佛恩浩荡再造之恩!也希望能和同修们多交流这方面的体会相互促進,在这条看似充满荆棘的回归路上少走弯路,全面瓦解旧势力设在人间企图迫害我们的这套破机制,走出旧势力的迷阵,圆容师父要的,多救人。

个人的一点浅谈,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