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法缘 解积怨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二岁,家住河北省秦皇岛的一个小山村。我家和大伯住在隔壁,大伯原来是生产队队长,他一向专横霸道,在我们庄里是出名的恶霸。我们又和他住的最近,公公又是个老实厚道、软弱怕事的人,大伯当然欺负我们就成了家常便饭。

我们家有肥沃的地,如果他喜欢,不是被他霸占,就是用一小块薄地交换。生产队分果树,我家抽签抽到一棵大树,又长在肥沃的地方,长的果实又多又好,而大伯家却抽到一棵小树,还长在大山顶上没有土的地方,长的果实又小又少,或者根本不长果,于是,大伯就用他这棵树与我们交换,有些树干脆就被大伯无条件的占为己有。

我家地和他家地挨着,他就把树栽在紧贴我们地,树长大了,把自己这边的树枝砍了,让树枝往我地伸,使我们那地被他的树遮挡着阳光,什么也不长。庄里人都骂他缺德,往往都为我们气不公。而公公又不敢和他理论。

当我结婚后,看别人有果子吃,还能卖钱,而我家什么也没有。我就生气,看到树也生气,看到地也生气,看到人更生气。怨大伯不讲理 ,怨公公软弱,没本事,受欺负。

自从学了大法,我明白了人世间的因缘关系,知道了只有行善积德才会有福份,只有遵循真善忍这个普世价值,才会有美好的未来。大法教会我忍耐。宽容,不计常人之过,做事多为别人着想。于是,我不再怨老公公,也不再怨大伯。

大伯八十多岁了,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大儿子当村干部,住在他隔壁,根本不管他,说是分家时说好老人归二儿子管。二儿子第一个媳妇死了,后来又招赘到别人家,根本不管他,甚至自从打招出去,媳妇根本就没回来过。

老俩口有病了,更是没人管,根本没钱买药,连饭都没人做。大妈说她在年轻时坐月子落下不少病,也吃过不少药,都治不好,医生说坐月子的病得在月子里才能治,劝大妈别治了,根本治不了。就这样,大妈全身都是病,很少出过大门,更不用说上山下地了,甚至连家务都很少做,就是做饭大多都是大伯做。这回大伯有病了,连饭都吃不着,上山砍柴更是问题。

大伯到这种地步,庄里人都说他是做恶的报应,都在解恨,谁都不去管他,儿子也不管。

结法缘

我知道这事后,主动给他们送饭送菜,关心照顾他们,别人都说,他欺负你们最狠,你还去管他,他自己儿子都不管,只有你们炼功人才这么好心眼儿。

后来我又告诉大伯、大妈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强身健体,还会有大福份,大妈看我这样对她好,说是比亲儿子还好,于是大妈就跟着我念。

第二天,大妈急急忙忙来我家,激动的告诉我说,大伯的病好了,她的腰也不疼了,腿也好了,说我教她念的那两句话真灵,她谢我来了。我说,要谢就谢大法师父吧,是大法师父救你们了。大妈急忙问,你师父在哪?我要亲自谢他。我说,大法师父就在我们的身边。于是大妈扑通一下就地跪下,虔诚的向师父磕了好几个响头。

后来大妈天天到我家来,我就教她炼功,我耐心的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教,大妈眼睛看不清东西,看什么都模糊,耳朵也听不着,得在耳朵边大声说,才能勉强听着点。所以教大妈炼功得相当有耐心,好长时间才教会她。不过,大妈学功心很诚,虽然学的很慢,但从来不言放弃。

为了让大妈能听到师父的讲法,我自己花钱给她买了一个助听器,天天给她戴好,这样大妈就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了。

自从炼功后,大妈一天一个变化,天天都会和我们谈起她炼功后的感受,那个高兴劲,笑的象个孩子。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说,她眼睛不模糊了,还能看到墙上时钟分针和秒针走动了,也能听到钟的声音了,手也不麻了,头脑也清醒了,她还下地背玉米,上山搂柴了。

庄里人都知道,大妈一辈子从没上过山,下过地,长年有病,现在看到大妈红光满面,走路轻快,人都会觉得很惊讶,都会好奇的问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精神,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于是大妈都会激动的说起她炼功的情况,往往会围一大群的人来听她说。听完大妈的叙述,人们都不自觉的大声喊起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太神了”,有人还想跟大妈学炼法轮功。

一天,我看到大妈把树枝伸到我家地上方的那些树都拉倒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