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 救检察长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一九九四年四月初,我喜得法轮大法,走入修炼。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经常和检察院的领导接触。虽然我只是单位一位普通职员,可是我是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辛勤工作,任劳任怨,因此领导和同事都很尊敬我,在生活上关心我,每当逢年过节,领导都会额外给我一份礼物,还嘱咐我不要告诉其他同事。

我在单位工作十年了,由于怕心,一直不敢给检察院的检察长讲真相,怕失去这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可是每次看到同修被迫害到检察院时,我心里就非常难过,恨自己没有胆量利用自己的条件尽最大努力制止对同修的迫害和对大法犯罪,更恨自己虽知道同修遭到迫害,却不敢去营救。

二零一八年秋天又有几位同修被非法抓捕,案子转到了检察院。我得知后天天在那里发正念,解体迫害同修、毁灭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可一直到二零一九年春天,同修还没有无条件释放。我心里着急,希望在检察院工作的众生不要再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更希望同修早日回家多救众生。我告诉自己,不能再犹豫了,必须去掉怕心,利用我工作的便利条件,向那里的众生讲清大法真相,营救同修。

二零一九年四月份的一天,在去上班的路上,师父的一句法:“迫害是表相另有目地”[1]反复在我脑海里出现,我悟到是师父要我抓紧时间,快讲清真相,救检察院的众生。于是我心一横,不再考虑个人工作的得失,并求师父加持我去掉怕心,于是当天我就堂堂正正的走進A检察长办公室。

進到他的办公室,我开门见山说:“A检你好,我今天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想跟你说一件事。”他先愣了一下,马上问:“什么事?你说。”我微笑着说:“我来此机关工作都十个年头了,感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信任与关照。我心里有一件大事,一直没敢告诉你,但是不说我又觉的对不起你,今天必须得说了,因为这事关系到你的未来与平安。”他有些不解,让我坐下。

我告诉他不要参与迫害炼法轮功的人,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大法,大法师父是来救人的。于是讲了法轮大法目前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盛况,是江泽民不顾中央六常委的反对,当时中央有不少高官炼法轮功,七个政治局常委的老婆都炼法轮功。江泽民看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出于小人妒嫉,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说什么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对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又给他讲了所谓“天安门自焚”伪案,我说,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谁能带着大瓶汽油進去?自焚者王进东全身衣服都烧破了,脸上烧的变形,可是他的头发却毫发无损,放在他两腿间装汽油的大雪碧瓶竟然完好无损;一个叫刘葆荣的自称喝了大雪碧瓶的半瓶汽油却啥事没有接受记者采访;五个人同时自焚,那么多灭火器瞬间就到了那些警察手中,哪里来的?漏洞多去了,A检,这些问题你想过吗?

他在深思。

我接着说:大法师父在《转法轮》中明确指出,炼功人不能杀生,在一九九六年澳大利亚《悉尼法会讲法》中更明确说:“自杀是有罪的。”[2]也讲了江泽民亲自指使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利这种令人发指的罪恶等等真相。

A检察长一直默默的听着,还问我:“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讲到这我的眼泪几乎要流下来了,我告诉他都是真的。江泽民已被中国国内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与民众起诉到最高检察院。

我又给他讲了自己因久病不愈,痛苦无奈中走進大法修炼的。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彻底痊愈。我二十五岁得法到现在没吃过药没打过针,无病一身轻。他惊讶的说:“你炼法轮功这么多年了,看来我一时也给你掰不过来。 你炼了病就好了,你还打坐吗?”我肯定的回答说:“法轮功第五套功法就是打坐。A检你也懂得打坐呀?”他说:“哦,瑜伽不也打坐吗?”说完笑了。

我说不是说看了书、炼了功病就好了,得真正的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大法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3]得做一个完全为别人好的人。我们单位历届领导都说我好,工作不挑不拣,与世无争,同事有事有困难,我都毫无怨言的帮助。其实不是我好而是法好,我要不修炼法轮功我也做不到。

A检说:你咋不信伊斯兰教、基督教还有别的教什么的,法轮功被定为×教了。我告诉A检,在你这个位置上应该知道啊,就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的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和公安部联合颁布了《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即公通字三十九号),在这份《通知》中,明确认定的十四种邪教组织中,不包括法轮功。中国大陆有那么多的律师冒着被打压的危险为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难道他们都傻吗?

A震惊的看着我。我说世上有那么多得了绝症、疑难杂症,医院都判死刑的人,修炼法轮大法痊愈的例子太多了。用乔石委员长的话说: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不信你用手机上百度搜一下《新闻出版总署令第五十号》,看一下废止的一百六十一个文件里面第九十九和一百个,就明确说明了“禁止出版法轮功书籍的禁令被解除了。”

我告诉A检: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中央政法委出台 中政委二十七号《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明确规定“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

紧接着讲道: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新修订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正式施行,规定:“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错案,不受执法过错责任人单位、职务、职级变动或者退休的影响,终身追究执法过错责任”。这无疑是告诉各级警察,只要是不合法的上级命令,警察就应该不执行,谁执行错误命令,将来追究谁的责任。

我告诉A检有机会去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看看,那里出现一块天然巨石,上面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A检说:“这事我也听说了。”我告诉他灭中共是天意,只有从心里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命、保平安。如今用真名、小名、化名,甚至假名都可以,神看的是人心。今天我给你取个化名加上你的姓,从心里退出党、团、队就能保命、保平安。

A检笑而不答,我马上告诉他,也可以公开粘贴出去,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A检说:“好,以后真有大灾、大难你知道一定来救我。”

我说,你知道周永康、李东生、徐才厚那些高官为什么锒铛入狱,表面是贪污、腐败其实是迫害法轮功遭报应了。A检,我今天想跟你说的是法轮功离昭雪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你有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利,千万不要参与迫害。无论是谁迫害法轮功都得去承担,去偿还。希望在你的法官史上留下一个无悔的公正之名。

A检站起来说:“你放心,我不会参与迫害的,我谢谢你能跟我说这些,我能真切体会到你是真心为我好。你放心吧!今天你我之间的谈话,我会为你保密的。最近也总是能接到国外打来的真相电话。”最后他说:“我也想告诉你一件事,你和其他大法弟子有联系吗?你可千万别和他们联系,一定要小心。黑龙江所有大法弟子的电话都被监听、监控了,注意安全。”我双手合十说:“谢谢A检。”

从此A检再也没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深切体会到了师父讲的“难行能行”[3]“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的一层法理。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我在帮你〉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